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和张真住在同一个宿舍的其他几个男生,从一开学没几天,就组团一样地在欺负张真。

    平时忙着军训的时候还好,顶多就是把张真整理好的东西给弄乱了,或抢在张真前面故意插队去洗漱等等。

    但是今天就有些过分了,这几个男生跟说好了一样,当听到张真打了电话有约会的时候,便都一个个态度十分恶劣地找起张真的茬儿来了。

    “喂!真仔,你听到了没有?赶紧去给我们带饭回来,我要一份葱爆羊肉盖饭,饿死了,限你十分钟之内回来。不然的话,有你好看!”

    说话的这个是宿舍里公认的老大,叫做王飞,家就是京城本地人,听说家里面在京城还是有些势力和关系的。他的块头也很大,似乎会什么武术,宿舍里其他的几个男生,刚进宿舍没几天,就已经公认让王飞当中宿舍的老大了。

    张真本来对于大学的生活,是充满着期待的。他幻想当中的大学宿舍生活,就应该是那种宿舍几个兄弟很铁很团结充满着兄弟情的,但是刚开始的两天还好,宿舍几个哥们甚至晚上还经常一起喝酒烤串,但是从前几天开始,张真就发现不对劲了,大家以王飞为首开始特别针对他起来了。

    “不好意思!飞哥,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不能给你们带饭。”

    虽然张真的心里面很气愤,凭什么这么欺负人啊?但是他的个性上本来就不是一个会惹事的人,再说同一个宿舍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王飞还是一副京城阔少的模样,张真就更不敢得罪他了。

    然而,张真的好言好语换来的却并非宿舍王飞他们几个人的理解,那王飞闻言更是把眼睛一瞪,上前抓住张真的衣领道“真仔!你他妈还是不是我们的好哥们了?叫你帮忙洗个衣服带个饭都不行?你要出去干嘛?急着去泡妞么?”

    “对!老大,真仔就他妈是一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之前我也看错他了,什么口口声声说我们一个宿舍都是兄弟,有事情多帮衬着一点。结果呢!大家也都看到了,他成天不就是忙着去私会他那高中一起考来的女朋友呗!连帮我们带个饭都不肯……”

    “是呀!帮我们带个饭,能浪费你多久的时间啊?真仔,我真没有想到你是这种人,亏我们和飞哥还把你当做兄弟一样……”

    ……

    在宿舍老大王飞的带动之下,其他的四个男生,也都一个个在张真面前说着风凉话。

    这些话听得张真的心里面格外地不舒服,几天以来,宿舍的这几个人变着法子让他做事情,只要一不做,他们就说他不够哥们不够兄弟,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么?

    “飞哥,我……我是真的有事……不是去见我女朋友,是我有兄弟来学校,大家一起聚一聚……”

    不过,即便心里面再气愤再不甘,在这么一个陌生的城市,完全人生地不熟的学校里,张真是真的不想和一个宿舍的哥们闹掰。而且,张真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和人闹的本事,别说是王飞那个大骨架了,就是旁边一个来自东北的沈冬冬,他都打不过。

    所以,基于这种情况之下,张真一向都会选择是忍气吞声,也是出门在外他爸妈告诫他的,遇到事情要退一步海阔天空,做事不要太冲动。

    “聚一聚?你兄弟?真仔!你的意思就是,我们就不是你的兄弟咯?你宁愿去和其他人聚会,也不管我们这些同宿舍好兄弟的死活了,是不是?”

    抓住这个点,王飞就更是装出一副怒气冲冲地样子,抓住张真的衣领喊道,“我告诉你,你今天如果走出这个宿舍门口去见你那什么所谓的兄弟……那以后,就别说你是我们宿舍的,我们根本没有你这个不讲义气的兄弟。”

    “对!就是……飞哥,好兄弟都是要两肋插刀的,真仔连给我们买个外卖都不情愿,一点也经受不了考验。”

    “指望这种人当我们的兄弟,哪儿敢将后背交给他呀!飞哥,我看还是趁着军训没有结束,我们向辅导员申请,集体投票把真仔赶出我们宿舍呗!”

    “他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待在我们宿舍当中……”

    ……

    听着这些同宿舍哥们一句句冷言相向,看着他们的白眼和不屑的表情,张真的心里真的很难过,他想不通,自己究竟是做错了什么,竟然要受到这样的排挤。

    他回想起自己从一进入宿舍,就将从家乡带来的好吃的,请大家一起吃,有什么心里话,也放开和他们诉说。出去一起吃饭,他也争着买单,喝酒的时候从来就不含糊……

    可是,自己对他们付出了百分之一百的真心,希望能够交到一辈子的好哥们,可他们却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像奴才一样差遣自己,做的不满意了,甚至还会动手打自己几拳,脏活苦活累活也都只有他一个人干。

    “啊!”

    想到这些委屈,想到这些不干!

    张真这一次是彻底地爆发了,真的是到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地步,他怒吼一声,狠狠地一把将抓住自己衣领的王飞给推开。

    “哟呵?怎么着?真仔,你敢推我?”

    被张真的怒吼吓了一跳,不过王飞通过这几天已经十分了解张真了。就是从一个小城市考上来的软蛋罢了!平常吹牛逼说几句话还可以,根本就是一个软趴趴的性格,被欺负根本就不敢怎么反抗的。

    所以,当王飞这么一厉声质问张真,张真就本能地缩了缩脖子。但是,此时的张真也正处于怒火的爆发阶段,想起这些天受到的委屈,他不甘心地握紧了拳头,将他们丢给他的臭衣服直接甩到了一边。

    “推你就推你,王飞,我告诉你们几个,别……别欺人太甚。我……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说着这一番话,张真的手其实都在些微地颤抖,他这辈子还真的没有这样和人发生过冲突。

    &nbs//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