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个刚刚上大学的少年,坐拥上百亿的资产?

    但凡是谁看到这样的消息,也觉得太过于荒谬和不可能。  .  .

    可是偏偏,丁力就将这么多的数据和证据摆在了谭胜勇的面前,他不相信都不行!

    和林烽的这数百亿实实在在资产比起来,刚刚谭胜勇所吹嘘的胡航宇那可以吹嘘到估值十亿的火箭公司,真的是小巫见大巫,根本就不值得一谈了。

    “丁校长,这……这绝对不可能是林烽个人的资产和能力。这可是数百亿啊!我敢保证一定是林烽背后的家族和父母的资产,即便这些资产都真的在林烽的名下,也不是他个人的努力。借助父辈的余荫,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能力和实力……”

    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的谭胜勇,立刻就找借口说道。

    “哦?那谭副校长,你真的觉得那胡航宇是靠着自己的能力和实力,才能够开起一家火箭公司来的么?”

    以牙还牙,丁力老教授的一个反问句,顿时便让谭胜勇哑口无言。也许他们对于胡航宇的包装可以骗得了大众和媒体,但是却骗不了丁力这个“老狐狸”。

    “丁校长,我……我没有意见了,我觉得林烽担任这一届的优秀新生代表非常符合我们清北大学的标准。”

    无话可说的谭胜勇,不得不同意了丁力的推选。至于其他的一些校领导,其实根本就不关心这一次的优秀新生代表是什么人当选,毕竟和他们并没有什么利害关系在。

    而此时,不仅仅是主席台上因为宣布了林烽是新生代表而导致了有些混乱,台下的那些新生们就更加骚动了起来。

    “卧槽!竟然真的是这个林烽?他也太拽了一点吧!这两天怎么都是他的新闻啊!昨天被安排到了女生宿舍当中,今天又牵手了两个准校花的美女新生……”

    “妥妥的人生赢家啊!哎!可是,他凭什么当我们这一届的优秀新生代表啊!就凭他是满分状元?我可不服气,有种让他来我们江苏卷考一下,如果还能拿到满分,我才服气。”

    “就是呀!我也不服气,不就是比我们多考了十几分么?这算什么了不起的啊!哪里有火箭少年胡航宇炫酷啊!人家可是造火箭的,公司动不动都是几百万研发……”

    “还有奥数皇后冯雨菲,连牛津剑桥两所顶级高校都争抢她呢!林烽算什么啊?你让他投给简历给国外的大学,看有没有学校要他?”

    “我觉得其他的几个候选人也比林烽合适,我估计呀!校方也就是考虑到林烽是满分状元而已,哎!没想到学校的领导们也这么肤浅,单纯就是看分数的!”

    ……

    果然,优秀新生代表是林烽的这个结果一公布,便引发了新生们的轩然大波。基本上,十个新生当中,就有九个不服气,毕竟,林烽在他们的眼中,只是顶着一个比较水的“满分状元”荣誉罢了,其他的还真的没法和那些优秀的新生代表候选人比。

    “林烽,你是给学校领导们塞钱了么?他们竟然瞎了眼,让你当这一届的优秀新生代表?”

    惊讶过后,萧霓裳也是不忘笑着挖苦林烽道。

    “疯丫头!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好么?我怎么就要给领导们塞钱了?学校领导们选我当新生代表,正好说明他们是慧眼识珠,领导们的眼睛是雪亮的好不好?”

    林烽狠狠地瞪了萧霓裳一眼,但是萧霓裳却是更加得意地笑道:“林烽,你自己听听……同学们可不是这么认为的哦!他们才不觉得你是一名合格的优秀新生代表。”

    “那是他们有眼无珠,疯丫头,难不成你也要和他们一样肤浅?”

    自然,林烽也听到了这些新生们对自己的议论和不服气的看法,他一边往主席台上走去,一边经受了许多人诧异和嫉妒的目光,心里面其实都明白得很。

    “人气最高的胡航宇,不过是凭借父亲的能力和影响力,打造出来的‘火箭少年’罢了。噱头倒是足够,但是真材实料,恐怕还差一点。其次的那个奥数皇后冯雨菲,倒是比较变-态,不过奥数也仅仅只是一门深奥的学科罢了……”

    一边往主席台上走去,林烽的脑子里面便开始琢磨着,一会儿要给这些不服自己的新生们好好上一课,让他们的脑子里面的想法不再那么肤浅。

    “航宇,就是他!这个林烽竟然抢走了你优秀新生代表的荣誉,你说他凭什么啊?那一点比你强了啊?”在胡航宇身边的叶舟气愤地说道,“你不是说谭副校长和你爸私交很好的么?保你这一次当优秀新生代表的么?”

    “该死!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昨天谭副校长还和我保证了呢!怎么会被这种乡下来的家伙给抢了?”

    目光死死盯着林烽,胡航宇攥紧了自己的拳头,也充满了恨意。

    而在另一边,当林烽从理学院那边走过的时候,人群当中一双明亮的眼睛也是好奇地盯向了林烽。

    “雨菲,依我看,这个优秀新生代表就应该是你的。那个林烽除了是满分状元之外,哪里有一点特别的才能啊!学校这一次估计就是有意偏私了,要炒作一下林烽这个满分状元。”

    在奥数皇后冯雨菲的身旁,好几个女生都有点为冯雨菲不值道。

    但是冯雨菲却是微微一笑,一直盯着林烽,淡淡地说道:“林烽是么?我倒是想要听听,你在台上准备说些什么呢?”

    主席台上,看到林烽正往这边走上来,主持的女老师便拿着一些关于林烽的资料,兴奋地念叨:“同学们,也许有些人还不太了解林烽同学。我在这里介绍一下林烽同学,他是的闽省今年的高考状元,而且……是全科满分的第一名。

    闽省今年的高考卷难度,经过高考专家组的整体评判可是全国难度最高的试卷。同时,林烽在这一次的高考语文考试当中,作文是用文言文写作的《宫闺赋》,趁着林烽同学走上来的时间,我就给大家朗诵一遍林烽同学写的这一首宫闺赋吧!

    《宫闺赋》,帘卷朱纱,朱帘散漫长朦胧。雨渐风台,风雨凄稀洗天穹。燕歌醉舞,舞歌梦里长乐宫。若市门庭今不复,落寞心头空清愁……”

    底下那些不服气的新生们,吵吵闹闹,议论纷纷,可是当主持人老师张盛玉刚念出林烽的这一首《宫闺赋》第一句之后,下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继续往下念,一句一句,抑扬顿挫,充满着感情,行云流水一般的赋,优美的韵律,工整的文字,充满情感和思想的内容,顿时便再度将在场所有的新生们给震住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