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呐!这位同学,球还给你……而且,再次跟你强调一下,我是真的不会打篮球!刚刚是你硬要我投的,我就随便投了一下。以后你要真的想打球,还是找那些会打球的男生吧!就别为难我们这些不会打球的了,我可不想再被你砸一下脑袋……”

    啪一下,林烽又将篮球捡了起来,一边说着一边抛给了萧霓裳。

    “你……你连这样的球都能投进,还……还说自己不会打篮球?你刚刚的那个球眼看着连篮板都沾不到,最后到底是怎么进的呀?”

    一把接住林烽抛过来的篮球,萧霓裳却是不服气地说道。刚刚林烽的那个球,在她看来,肯定是林烽故意那样投的,故意装作连投篮姿势都不会的样子,但是却用了特殊的技巧,把球给投进了。

    很明显,林烽如果真的是故意这么做的,无疑心里面还是在生萧霓裳的气。这就让萧霓裳的心里面有些很不爽了,从来只有自己拒绝别人,从来也只有自己生别人的气,什么时候自己会在一个男生的面前,如此的憋屈呢!

    可正当萧霓裳想要上前和林烽好好理论一番的时候,林烽却只是微微笑了笑,也不回答她的问题,留下一个背影,潇洒得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哼!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恶了!他还没说……他刚刚那个球是怎么做到的呢!我就不相信了,他可以那样投进去,我难道就不行么?”

    气冲冲的萧霓裳,却无处发泄,拿着手中的篮球,用力地拍打着,然后竟然也学着林烽刚刚的动作和角度,投出了一个很不专业的三分球。

    一道难看的轨迹划过空中,萧霓裳的这个三分球,虽然开始的轨迹和林烽那个很像,但是最后却并没有像林烽那个一样改变轨迹,而是直接落了下去,连篮板都没有碰到。

    “怎么不行?哼!总有一天,我会弄清楚,你是怎么样投篮的……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在篮球场上,打败你!”

    倔强的萧霓裳,十分不服气地将篮球捡了回来,瞪着林烽远去的背影,在心里面暗暗地说道。

    而这个时候,给她办入学手续的黄叔从办公楼那边走了过来,朝着篮球场喊道:“小姐!入学手续,我已经和学校领导办好了,不过最后需要你过去签一下字确认才行。”

    “我就过去!”

    简单干脆,萧霓裳嘟着嘴,气呼呼地将篮球放回体育馆后,走了过来。

    “小姐,怎么了?有人……惹你生气了?”黄启明最会察言观色,一眼就看出了萧霓裳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没有!黄叔,是我自己生自己的气!”

    萧霓裳当然不会承认,自己会生一个男生的气。

    “小姐是还在为转学的事感到不高兴么?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萧司令临时职位变动,要是还将小姐留在京城的高中,怕是……有些人会对小姐不利,所以……只能将小姐也一并带到闽省军区来了……”

    听萧霓裳这么一说,黄启明便又开口耐心地解释道。不过萧霓裳可没心思听他的那些话,直接摆了摆手,干脆利落的就冲着办公楼走去:“好了!黄叔,别说了,我能理解爸爸!在哪里签字,带我过去。哼!没想到在芝安一中还有这样的篮球高手,我就不信了,最后的一个多月时间,我要将你所有的篮球技巧都扒出来……”

    再次被人惦记上的林烽,此时正很悠闲地朝着学校食堂走去,还没有到中午放学的时间,而且高三考试也没结束,所以一向拥挤不堪的食堂,此时空荡荡的,林烽很轻松地就打到了饭菜,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嘿嘿!真的是没有想到,我的控水能力,竟然连空气当中的水蒸气也能控制。这么一来,能发挥的作用就更多了……”

    一边悠哉悠哉地吃着午饭,林烽欣喜自己又发现了控水能力的新作用。就是刚刚投篮的时候,当林烽发现球投偏了的时候,意念一动之下,便感受到了篮球周围空气当中肉眼看不见的水蒸气。

    于是乎,林烽就稍微尝试着控制一下那些水蒸气,让它们托着本来要落下来的篮球,再次朝着蓝框抛了过去,有了水蒸气时时刻刻的精准控制,林烽是想不进球都难了。

    “有了这个能力,以后真的在篮球场上,我想要谁的球进,谁的球就能进……想要谁的球不进,他就肯定进不了……”

    一向缺乏运动细胞的林烽,此时却发现,打篮球好像也挺有意思。只不过,他发觉自己的投篮姿势好像还真的是有些不够专业,决定下次如果还有机会投篮,就别去管球能不能进,重点要落实在如何摆出看起来专业好看的投篮姿势来。

    时间过得很快,当林烽慢悠悠地吃完了午饭,其他的考生才陆续的考完从教室当中走了出来。

    和林烽同一个考场的那些考生们,一出考场,就有许多将考试期间发生的神奇事件传播了出去。

    一向都是都是垃圾成绩的林烽,竟然提前交卷。他的卷子差到让监考的徐老师都潸然泪下,徐老师严厉的劝他仔细地再做做卷子,可是林烽却还不知悔改,执意要提前交卷。

    “这个林烽,到底要怎么样?把徐老师都给气哭了,真的是太过分了。”

    交完卷,从教室里面走出来的秦嫣然,小脸蛋气得鼓囊囊的,显然是对林烽考试提前交卷的事情十分不满。

    “嫣然!你考得怎么样啊?这一次的试卷真的是太变态了,我空了好多题,甚至差点连作文都写不完呢!”

    往食堂走去的秦嫣然,恰好碰到了也刚从考场出来的同桌闺蜜洪芳芳。一过来,洪芳芳就耸着一张脸,叫苦不迭。

    不仅是洪芳芳一个人觉得这次的语文试卷难,大家普遍都体会到了试卷的难度,所以从考场出来之后,集体脸色都不是很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