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许拍!不准拍……”

    “你们笑什么?你们还是人么?”

    “救命啊!别拍了,丢死人了……”

    ……

    面对这么多同学的讥笑和拍照,叶苗苗和林悦简直都快要疯了。

    平常她们两个可都是男生眼中的女神院花,是女生眼中羡慕和嫉妒的对象。她们基本上每一天都要接到不少男生的表白短信或者情书的,走在校园里面从来都是昂首挺胸无比骄傲的。

    可是今天,她们却成为了整个学校的笑话,从前那些她们正眼都看不上的男生,今天可以光明正大地看着她们最落魄最恶心和糟糕的样子,甚至于将她们此时此刻的样子拍了下来,传到了网上去,传到了论坛和贴吧当中。

    呜呜呜……

    叶苗苗和林悦的家境都非常之好,从小到大都是这么盛气凌人,从来没有吃过什么亏受过什么委屈。但在今天,她们恐怕已经将一辈子的人都丢光了。浑身上下都充满着恶臭,简直是比街上最恶心的乞丐还要臭烘烘。

    “林烽,她们这……这也太惨了。赶紧想想办法帮帮她们吧!”

    到了这个时候,徐敏静在一旁看着二人哭泣的样子,反倒有些不忍心了。

    “敏静,帮她们做什么?她们这是咎由自取的。谁让她们的心肠如此的恶毒,刚刚你也不是没有听到,她们竟然想要捏造谣言毁坏你的名声。像这种心肠恶毒和肮脏的女人,就应该让她们自己也尝尝被所有人嫌弃和厌恶取笑的滋味……”

    见徐敏静依旧是这么一副善良的样子,林烽也是忍不住摇了摇头,叹道,“敏静,你就是太善良了,所以才会被人欺负。我相信,这两人在宿舍里面即便表面上对你客客气气的,也一定会在暗处有动过手脚吧?你不可能没有发现的……”

    “这倒是有过一两次……可是,我以为她们都是不小心的啊!没想到,她们的心里面竟然真的……真的是这样想我的,把我当做敌人一样。”

    想起刚才二人想要陷害自己的那些话,徐敏静的内心再一次翻江倒海起来了,一股没来由的悲伤便涌了上来,不解地问林烽道,“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我应该怎么办呢?林烽!”

    “敏静,像她们两个这样的,你就要坚决和她们划清界限,也不要同情她们。你看她们现在的下场,完全是自作自受恶有恶报。而且,相信这件事之后,她们二人恐怕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再兴风作浪了……”

    林烽利用自己的控水能力,让叶苗苗和林悦二人变成了“屎壳郎”,这一下恐怕是师范大学校园内的男生对二人再爱慕也绝对没有人再向她们二人表白了。

    几分钟之后救护车和消防车都应声开进了师范大学的校园当中来,是林悦自己用手机拨打的求救电话。可是当救护车和消防车一来,她便立刻后悔了。因为那一路从校门口鸣笛开进来的救护车又带来了一大堆围观的同学们。

    原先还只有一两百人捏着鼻子围在这边看热闹,可是现在几乎半个学校的人都闻风过来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包括一些照片发到了论坛上,许多在图书馆和自习室的同学们也好奇地冲了下来看她们二人出丑。

    “我不要做人了……让我死了算了……”

    “这个样子,我还怎么见人啊?浑身都臭死了,我的嘴里面……噗噗噗……”

    ……

    浑身撒泼的样子,林悦和叶苗苗二人在消防车的高压水枪之下暂时将身体冲的稍微干净了一些,然后救护人员赶紧上前将两人用担架抬上了救护车运走了。

    然而,她们二人虽然走了,围观的人群却还没有散去,大家都在议论纷纷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看来是老天有眼了,这两个骚浪贱在学校里面成天搔首弄姿,以为自己长得漂亮就和全世界都欠了她们一样。”

    “活该!这回看还有哪个男的敢和她们表白!哈哈……”

    “苍天啊!大地啊!这究竟是哪个天使大姐替我出的这口气啊!”

    ……

    不仅如此,师范大学的论坛和贴吧也是被这一则新闻刷新了热度,无数围观的同学们将自己手机里面的照片发了上去。不过有些照片真的是有些太黄暴和恶心了,以至于他们不得不进行打码处理。

    《这回真的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了!》

    《贱人自有天收,今天真的是老天开眼了!》

    《慎点!正在吃饭的童鞋千万别点进来……》

    ……

    类似这样的帖子,一下子将师范大学的论坛给暴了。即便许多在家里还没有来学校的同学们看到了,也忍不住回帖子吐槽几句,让本来比较冷清的师范大学贴吧和论坛一下就火热了起来。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二人平日里面在学校里面是多么地让人嫉恨。

    这件事还在师范大学当中持续发酵热闹着,大家议论纷纷,但是徐敏静却是有些落寞地和林烽在小路旁走着。徐敏静一脸愁容,哪怕她已经毕业了三年,却依旧在社会关系和人际交往当中比较弱。

    她不像李雨彤那样从小就看透了人心和人际关系,她至始至终都是以诚心待人,一直以来碰到的朋友伙伴都算是挺不错的,即便偶尔有些小摩擦也没有什么大碍。大学的时候,更是因为有李雨彤这个智商和情商超高的女闺蜜在一旁保护着她,才使得那些嫉妒她漂亮的贱人们没机会中伤到她。

    可是这一下,徐敏静算是真正体会到了人心的可怕,也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一丝无可奈何的恶意。

    “林烽,谢谢你。不过我还是觉得有点难以接受,我……我想静静……”徐敏静坐在一旁的花圃石凳上,黯然神伤地说道。

    “你想静静?敏静,你怎么这么自恋呢?静静不就是你自己么?”林烽却是故意开玩笑说道,这一句话却是瞬间将本来在伤感的徐敏静给逗笑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