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因为这几天是暑假的最后几天了,再过几天便是新生开学了。 所以,钱爱莲便和自己认识了两个月的男朋友,一起约好了出来玩。

    一切都进行地比较顺利,他们两人在外面一起游玩的时候,她的男朋友也十分规矩,两人也是开了两个房间住宾馆,算是相敬如宾吧!

    但是,就在刚刚晚上的时候,她的男朋友突然抱紧了她,让她不知所措。从来没有和男生这么亲密接触过的钱爱莲,便立刻推开了她的男朋友,然后慌乱之间一下就跑没影了。

    这么晚,她也不敢跑回家去,怕家里人问起来一不小心就说了实话。所以钱爱莲这才连夜赶回了宿舍当中来。正好徐敏静在宿舍,加上刚刚得知徐敏静有了一个相处挺久的男朋友,钱爱莲才将心里面的这个困惑问了出来。

    “啊?爱莲,你……你和他才认识两个月,他就提出了非分之想了么?”

    原先对于这些男女之间的事情不懂的徐敏静,现在可完全不一样了。她经过了林烽的开发和自己的恶补之后,已经明白了女生和男生的相处之道。

    “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非分之想,敏静姐,我以前连手都没有和男生牵过。他这样突然冲过来抱住我,我……我也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可是我心里面就是莫名其妙地会慌乱,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所以只好选择逃避了。”

    对于这一点,钱爱莲也是相当纠结的。她对男朋友也并非没有感觉,可就是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太担心和害怕了。从小家里的父母只会叮嘱她好好读书学习,不要和男生交往之类的话,从来就没有真正教她这方面应该要怎么和男生相处。

    平常在宿舍里面,虽然经常聊到其他几个舍友的男朋友之类的八卦话题,但是显然都不会涉及到这么私密的部分。所以在这种时候,钱爱莲很明显就是不知所措了。

    像这样白莲花一样的小女生,是非常需要一个过来人的经验的。在这一点上,徐敏静真的是感同身受了,至今想起来还觉得脸红心跳觉得十分丢脸。枉自己当了三年的高中班主任老师,但是对这方面的事情,竟然连一个高中生都不如,有点纯洁得难以置信了。

    所以,当听到钱爱莲在害羞扭捏之下说出了和男朋友之间的经过之后,徐敏静便更加知道此时钱爱莲需要一个过来人经验的正确引导。

    本来,这一切都没有任何的问题,男生之间经常会交流这些方面的事情,女孩之间交流一下也无所谓,这都属于比较私密的话题。可是偏偏,在这么私密的话题交流时间,在这么私密的女生宿舍当中,却躲着一个一点也不符合私密性质的男生。

    “敏静姐,你倒是说话啊?说说看,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呢?怎么对待他的这种行为呢?我……我现在真的都不敢去见他了。一看到他,我就觉得十分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见徐敏静半天没说话,钱爱莲很不安地说道。

    “爱莲,你等等,这个问题……其实……哎呀!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

    徐敏静并不是不知道怎么说,而是不知道在有林烽在场的时候,应该要怎么说了。

    反倒是林烽,就这么躺在徐敏静的被窝里面,听得很舒服。其实他很想开口说话的,如果可以的话,像一般的朋友聚会聊天场所,林烽碰到这样的话题,也十分愿意出来以男生的角度和观点给钱爱莲解惑的。

    可是偏偏这一下,时间和地点都无比尴尬,林烽是一个字都没办法说出来的。不过他可以听呀!这种偷听女孩之间私房话的感觉,简直不要更刺激和令人感到兴奋了。

    同时,林烽也很想知道,徐敏静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哈哈!当初那个连怎么怀孕都不知道的白痴老师,现在能懂多少了呢?

    “这样吧!敏静姐,要不……你就说说看,你男朋友第一次牵你的手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反正这里没有其他人,钱爱莲也毫无顾忌地问道。

    “啊?牵手么?我想想看……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呀!”

    钱爱莲的一番话,将徐敏静拉回了几个月前,她在回忆,自己第一次牵着林烽的手到底是什么时候呢?对了,好像是在那一次唐文举来像自己表白的时候,林烽来救场的时候,还是自己主动牵着他上楼的吧?

    当时有什么感觉呢?好像也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反应吧?

    好像的确是这样的,徐敏静仔细回忆着,毕竟当时她真的只是将林烽纯粹当做是自己的学生而已,把他当做一个逃离开唐文举表白场面的借口罢了。

    “怎么会?敏静姐,你再想想看嘛!第一次牵男生的手,怎么会没有特殊的感觉呢?”钱爱莲不死心地追问道。

    林烽听到徐敏静的回答,也显然是不满意的,于是他坏坏地从被窝里面一把抓住了徐敏静的手,心里面暗道:“徐老师,既然你觉得当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那就现在试试看呢?”

    “啊!”

    被林烽突然这么紧紧抓住双手,徐敏静也是吓了一跳,尽管她知道林烽就在被窝里面和自己紧贴着,但是林烽这么大的动作,却是让她有点被惊吓了。

    “怎么样?敏静姐,想起来了么?”钱爱莲听到徐敏静的叫声,又问道。

    “恩!有……有一点紧张,然后……手心都是汗,心噗噗噗直跳……会……会很慌张……”

    此时此刻,林烽这么一抓,让徐敏静彻底地回想了起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牵着林烽的手,不是那一次,而是在酒店被唐文举陷害的时候,被林烽拉着手在酒店内跑,甚至还被林烽背着跑。

    那种感觉,估计是自己第一次将林烽当做一个男人,而不是自己的学生吧!

    那种小鹿乱撞的感觉?

    那种心慌意乱的感觉?

    那种前所未有的紧张和期待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