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京城师范大学虽然是师范类学校,女生会比较多,但是考上这所学校的男生当中多半都是有一些文艺气息的。 (.  . )

    平常写点小文章和诗词,对于大部分的男生来说根本就不在话下。哪怕是刚才那个彭氏集团的公子彭铭,也能够随口来几句像模像样的现代诗。

    所以,当林烽从人群当中走出来,嘴里面念出一句文绉绉的文言诗的时候,并没有引发什么惊叹,反倒让其他的男生觉得一股弄弄的装-逼味道。

    “这人是谁啊?念的是什么玩意儿啊!是在读唐诗三百首么?”

    “哈哈!他什么东西都没有带,难道期望靠着这么一首破诗引起徐敏静的关注么?”

    “啧啧!我看这人就是疯了,我敢打赌徐敏静连头都不会回一下的。”

    ……

    林烽才念出这么一句,几乎所有人都对他不看好,看过来的都是讥笑和等看笑话的目光。但是,这一句诗词传到了徐敏静的耳中,本来已经走进宿舍围栏内的徐敏静却是猛然之间一个回头,一眼就看到了人群当中微微笑着在念诗的林烽。

    “卧槽!回头了,校花徐敏静回头了……”

    “不是吧?这么一首破诗,也能够让徐敏静回头?”

    “我觉得徐敏静一定是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念出这么破的诗来吧?”

    “那也值了啊!原来徐敏静喜欢的是文言诗词啊!改天我也去将唐诗三百首给背下来,只要能够博得徐敏静回眸一笑……”

    “不对啊!我就是古汉语专业的啊!基本上出名和不出名的诗词我都至少听过的啊!这人刚才念的那两句诗,我怎么从来就没有听过呢!”

    ……

    终于,在徐敏静回头看向林烽的时候,有人发现林烽念的这一首诗似乎并不是历史上流传下来的。

    “林烽!是林烽!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是我看错了吧?”

    而此时,回头一眼就看到林烽的徐敏静,内心也是突然猛地为之一振。本来她都已经走进宿舍围墙里面了,却听到了这一首林烽专门写给她的诗词,而且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她才难以置信地转过头来。

    没想到,这一切竟然是真的,林烽那带着一丝坏笑的表情,让徐敏静的芳心忍不住萌动着。

    “清水红颜花繁景,孤叶守花自飘零。未知浮萍身是客,漓水江头独撑舟……”

    见徐敏静转过身来了,林烽的笑容便更盛了,一边往前走去,一边念出了这首专门写给徐敏静的《别红颜》的第二句。

    未知浮萍身是客,漓水江头独撑舟。

    这一句,是当时林烽专门写给徐敏静的,在那离开芝安市的飞机上,徐敏静不就正是像一点漂浮在水面上的浮萍么?无依无靠,不知道前途在何方。

    如今林烽再一次念出了这么一句来,便瞬间将徐敏静拉回了那时刻的心情和光景来。

    “林烽……”

    忍不住,徐敏静脸上便簌簌流下了两行清泪,这是当初伤离别的泪水,也是此时感动的泪水,徐敏静此时的心情难以言语。

    而旁边的那些男生看到徐敏静竟然哭了,立刻都被吓了一跳。

    “卧槽!不是吧?念两句诗词就将徐敏静给念哭了……”

    “这两句诗到底是谁写的啊?有这么大的魔力?”

    “天呐!徐敏静哭起来还是那么地好看,而且一点也没有化妆的痕迹,完全是素颜啊!”

    “我敢保证,这两句诗一定是这个男的自己写的。妈蛋!我们师大竟然会有这样的才子,会写文言诗词……”

    ……

    林烽一步步朝着徐敏静走去,念出了剩下诗来:

    “潺潺水流空泛愁,瑟瑟冷风寒心扉。”

    念到这里的时候,林烽其实已经走到了徐敏静的面前。林烽没有说话,徐敏静也没有说话,就这么四目相对,相互凝视着,却是羡煞了旁边的诸多男生和女生了。

    “要表白了么?天呐!好浪漫啊!真的没想到,那些文言诗词念出来,竟然比山盟海誓的现代诗更加感人……”

    此情此景,让一些想象力丰富的女生们瞬间就感动得不行不行的,抹着眼泪,期待着从林烽口中说出更加令人感动的表白情话来。

    而男生们却都是一脸羡慕嫉妒,而且都咬着牙在心里面喊道:“拒绝他!徐敏静,给他发好人卡啊!”

    “千万不能答应那小子啊!”

    “这哪儿来的臭小子啊!念了几句像模像样的诗,难道就想要抱得美人归了么?”

    “不可能!徐敏静可是我们师大最高冷的女神校花,没有人可以让她心动呢!”

    ……

    在许多女生期待的目光下,在许多男生嫉恨的期盼下,林烽微微笑,看着梨花带雨的徐敏静,却是根本不需要再说什么表白的话语,而是将这首《别红颜》的最后一句话神情地读了出来:

    “此经心别人两处,珍重佳人我尤怜。”

    没有缠缠绵绵的情话,没有山盟海誓的表白,一句“人两处”,一句“珍重”,一句“我尤怜”,瞬间就戳中了徐敏静心窝里那最脆弱和柔软的地方。

    “林烽……”

    不需要什么其他的言语,也不需要任何的交流,一个眼神,一首诗就已经足够了。当这一首诗全部念完之后,徐敏静已经控制不了自己,忍不住扑向了林烽的怀里面,这一刻,她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

    紧紧地抱着徐敏静,林烽闻着那熟悉的发香,感受着怀里面的柔软,轻声地在徐敏静的耳边抱歉道。的确,看到围绕在徐敏静身边的这么多追求者,林烽可想而知这几个月来徐敏静在京城师范大学进修没有少收到表白和骚扰。

    “天呐!不是吧?我一定是看花眼了……我的女神徐敏静竟然……竟然主动扑向了那个男生的怀里面?”

    “这怎么可能?不可能!一定是我在做梦!那个男生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他甚至连表白的话都没有说,徐敏静怎么就投入他的怀抱啊?”

    “老天不公平……我刚才也念诗了啊!而且我的诗那么深情和浅显易懂,他那什么狗屁诗词文绉绉的,根本都听不懂,怎么能让徐敏静就动心了啊!”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