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名技工立刻按照吩咐,设定飞机的方向。

    还有十秒钟,飞机的方向开始改变。

    还有五秒钟,从东北方向刮来的海风猛地一下将飞机整个机身给提了起来。

    “朱局长,现在dn7896号的高度从500米提升到了1300多米了……”

    听到身边助手汇报过来的高度信息,朱德新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危机已经解除了,相反危机才刚刚开始。

    “妈的,真的提起来了?哈哈!这是不是就说明我们得救了?”

    钟里松本来也觉得必死无疑了,可是这关键的一下,那两个技工就是按了几下按键就让坠落的飞机又爬升了起来,不由得让他的心头一喜。

    “呼……得救了么?”顾吉阳也是松了一口气。

    “两位不要太乐观了,我们刚刚只是避免了第一次的坠落……”朱德新擦了擦汗说道。

    “什么?第一次的坠落?难不成说还有第二次第三次了?”

    钟里松一听这话,脸色又立刻难看了起来。

    “这倒也不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只有第二次了,飞机目前飞行高度是1300米,还在往上爬升,要感谢这一股海风。不然的话,动力系统缺失,是绝对不可能再爬升高度的。但是,接下去的话,差不多按照这个趋势,还有十分钟左右……飞机就会坠毁在津门市的……市中心位置……”

    说完这话之后,朱德新自己的心脏就是猛地一跳了。因为津门市可不是之前那个小城市可比的了,它可是拱卫京城的直辖市,人口一千五百多万的大城市。一旦这一趟航班坠毁在津门市中心,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什么?津门市?这下更麻烦了……还有十分钟!十分钟的时间……朱局长,接下来有什么办法再改变一下方向或者安全降落么?”

    刚刚才乐一会儿的钟里松,又立刻皱紧了眉头来,顾吉阳则在一旁立刻打电话给了龙组的长老们,挂了电话之后脸色也非常不好,对钟里松苦笑了一声。

    “老顾,你这是什么表情啊?快快说说看,总部那边长老怎么说的?”钟里松急忙问道。

    “老钟,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也有一个坏消息,你想要先听哪个?”顾吉阳无奈地笑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跟我开什么玩笑?好消息,赶紧先说好消息……”钟里松道,“难道是长老们有解决的办法?给我们立刻空派飞行员来?”

    “不是!老钟,好消息是……刚刚长老们将这次给我们俩的任务等级,升为了s级。”顾吉阳说道。

    “什么?任务升级了?这算什么狗屁好消息啊!”钟里松吐槽道。

    “我们不过是后天巅峰的武者,竟然可以接到先天长老们才能够执行的s级任务,这难道算不上好消息么?”顾吉阳道。

    “那坏消息呢?”钟里松催道,“到底长老们有没有解决的办法啊!”

    “坏消息就是,这恐怕是我们执行的最后一个任务了。长老们目前也束手无策,诸多航空专家们都在商讨方案,可是……目前来说,我们似乎只有一个命运……”

    “什么命运?必死无疑了?”

    “飞机坠毁。”顾吉阳无奈地说道,“一旦我们的飞机真的无法控制了,长老们让我们做好准备……”

    “做好准备?做好他娘的什么准备?英雄就义为国牺牲的准备么?”钟里松忍不住就骂了起来。

    可是,他们两人说这话的时候,却是忘了身边还有其他人。罗卿卿听到这话,也陷入了绝望当中,不再考虑什么生还和营救的方案了,她只想要在这生命的最后阶段回到林烽的身边去。

    而另外的那两名技工听到钟里松和顾吉阳争吵说话的内容,也是惊得赶紧跑回到了机舱里面,大声地喊了起来。

    “大家快点找降落伞跳伞逃命啊!不然的话,就要坠毁了……”

    “飞机要坠落到津门市……”

    ……

    两人这么一说,顿时刚才松了一口气的所有人,立刻都又恐慌了起来。纷纷到各自的座位下面想要找降落伞,但是却悲剧的发现航空客机上没有配备降落伞的。

    “天呐!这回死定了……而且竟然是死于飞机爆炸?”

    “我宁愿马上跳下去可能还有一条生路……”

    “不行!我要发到微博上面去……”

    “他们不能这样对我们,这是谋杀!真真正正地谋杀……”

    ……

    立刻,这个消息一发到了网络上,又在几分钟之内引发了轩然大波。就好像那个国外著名的哲学命题一样,如果一辆火车刹车失灵,你看到远处的铁轨上有15个人,这时你只要把站台上的一个胖子推下铁轨,就能阻止火车,你会选择推胖子下去么?

    一架失控的飞机要坠落在繁华的城市中心,极有可能导致数千上万的老百姓身亡,但是只将这一架飞机想办法弄到其他的地方去,就可以救这整个市中心的老百姓和建筑。可是如果这么做的话,飞机上的人可就必死无疑了。

    本来这个哲学命题是假设的,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现实生活当中竟然真的发生了类似性质的案例,网络上登时便引发了轩然大波起来,这明明就是一个生死悖论。

    “反正这些飞机上的人就算没有采用其他的措施,他们也是要死的,为什么不牺牲他们保全更多的人呢?”

    “这是谋杀!绝对是谋杀,至少在飞机坠毁之前,这些人都是活生生的,而且也都还有可能生还的希望,哪怕这个希望再渺茫。”

    “可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那津门市中心的那些老百姓怎么办?就算现在立刻通知他们撤离,时间上也绝对来不及了……”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