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飞机上本来是不能使用手机的,乘客起飞前也按照空姐的要求将自己的手机给关机了。 因为手机通讯的信号极有可能会干扰到整个飞机的通讯和飞行,虽然这并没有什么切实的科学依据可以证明。

    不过,现在都到了这么关键的生死关头了,连两名机长都已经挂了,飞机上的乘客们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除了恐惧和恐慌之外,更多的人选择拿出了手机争取在死之前和自己的亲人联系一样,或者争取在死之前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发布到网上。

    “喂!妈,对不起,儿子不能给您尽孝了。没……没什么,我就是可能回不去了。其实,妈,我早就想要跟您说的是,您尽管改嫁,真的不用在意我的想法。其实十岁那年我就想这么说的,我一直很后悔,如果当时我说了……您是不是就不会这么苦,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孤单了……”

    后排座位上,一名看起来才十**岁刚刚上大学的学生,已经泣不成声。

    “丽丽,我的乖乖宝贝!真的对不起,妈妈可能……可能暂时回不来了,而且,妈妈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不不不……妈妈真的不是不要丽丽,也不是不爱丽丽了。妈妈是为了去给丽丽赚更多的钱买漂亮的娃娃。那里没有手机,打不通电话的,所以丽丽不要太想妈妈,一定要听爸爸的话……”

    这是一名温柔的母亲,尽管她的手已经因为害怕不断地颤抖,但是却依旧控制住声音不颤抖,忍住抽泣和千里之外的女儿解释着。

    “张丽娟,我跟你说,我就受不了你这样的臭脾气。对!今天我没有飞过来,我在这边找到新的女朋友了。所以,我们分手吧!以后再也不要联系了,你的电话我都会拉黑,你也打不通我的电话。你不是说那个什么集团的公子在追你么?你有本事就答应他呀!我一个穷小子根本高攀不起你……我警告你别去打扰我的家人,我也跟我妈说了,和你一刀两断了。你要是敢去我家闹,我就让你不得安生……”

    一个小伙子假装怒气冲冲地打完这个电话之后,又立刻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母亲,“妈!儿子对不起您,现在飞机马上要坠毁了。儿子只能下辈子再给您当牛做马了,还有……最后一件事拜托您,千万不要和娟儿说我这事,我刚刚已经骗她说我另结新欢和她分手了,希望她别耽误了自己……”

    “老婆!我们家的存折密码是2390876,还有床头柜里面有我的一个私房钱银行卡,密码是你的生日,都是我外快赚来的,打算我们二十周年纪念日带你去巴厘岛的。可惜现在我没有那个命了,我死了以后你不用为我守节,只要对方人好,能够好好对我们的儿子就好……”

    ……

    人之将死,其实每个人在恐惧之余,都想要把握住这人生最后的几分钟,尽量让自己少在人世间留下一点遗憾。

    当然了,也有很多人把飞机上的这些照片和事发到了各大贴吧和微博去,一瞬间便被网友们发现并且顶了上去。

    “我勒个去!不是吧……这年头直播玩游戏的,直播吃饭的,直播泡妞的,直播什么的都有,怎么还有……直播飞机坠毁的啊?”

    “真的假的啊!可是我在好几个地方看到了,应该不会是假的吧?如果不是真的,那就是有组织的营销事件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政府或者航空公司没有人出来声名一下啊!”

    “事情发展太快了吧?可能政府部门还没有来得及了解……”

    “为飞机上的乘客们祈祷,但愿有奇迹发生啊……”

    ……

    短短一两分钟,关于这次飞机事件的帖子和微博便立刻成为了炙手可热的头条,不过因为时间太短,这个事件还在发酵当中。甚至是国家相关部门都没有接到消息和反应过来,微博和贴吧上就已经火热一片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顾吉阳却是立刻压着那两名自告奋勇地飞机维修技工们到了驾驶室。

    “老顾,你怎么这么慢啊?还有点一分钟……不……五十七秒就要坠毁了……这两人是会开飞机的么?”钟里松也急得满头大汗。

    “不是!”

    “那你带他们进来干什么?你这不是捣乱么?”

    “不过他们是修飞机的!”

    “啊?那太好了,赶紧过来,让他们试试看。”

    钟里松也是死马当活马医,立刻按照通讯器那边喊道:“朱局长,你快……把你刚刚教我的再说一遍,这些表我真的看不懂也不敢乱动。但是这两人是修飞机的,他们肯定懂。”

    “好!你们赶紧先查看一下飞机的飞行高度、动力系统和压力表等等……马上将飞机的大体情况报告给我……”朱德新也是刚刚将情况上报,可是时间太紧迫了,根本来不及,而且飞机马上就要坠毁了,如果拉不起来的话,就极有可能会引发防空导弹部门直接的雷达轰击了。

    现在最要紧做的便是找个懂开飞机的人,汇报飞机的状况,让在想办法将飞机高度先抬升起来。

    两名修理飞机的技工还算是有两把刷子,虽然没有真的开过飞机,但是基本的仪表仪器都看得懂。可是看完之后,却是心里面更是一凉。

    “动力系统已经完全损坏了,只有方向控制还勉强能够动,但是电力也已经快要耗尽了……”

    “液压系统也坏了,油箱的油全部都漏光了……”

    ……

    还有三十秒,两名技工立刻将情况汇报了一遍之后,朱德新看了一下飞机的航线和高度之后,果断下命令道:“不管了!你们两个现在立刻改变飞机航线方向,偏向西北角37度的位置,只能拼一下,借助风力抬升高度了……”

    这是朱德新在这短短几分钟当中思考的唯一的一个办法可以暂缓危机了,他本来教了那钟里松半天,他根本就找不到这些控制和仪表,但是这两名技工就不同了,他们虽然不会开飞机,但是按照朱德新的吩咐,立刻改变了飞机的航线方向设定还是可以做到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