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天一大早,林父林母也没有打算要去英雄食府打理生意了,二老的脸上充满着高兴和伤感的矛盾表情。

    “臭小子,赶紧起床了!今天早上十点钟的飞机,拿上你的行李。”

    六点多,林烽还没有起床,罗卿卿就不耐烦地跑下来敲林烽的房间门了。

    “卿卿,让小烽再多睡一会吧!七点再叫他也来得及,哎!马上就要去上大学了,住在宿舍的床上,小烽从小就没有上过寄宿学校,也不知道他住不住的习惯。”

    林母听到罗卿卿在喊林烽起床,赶紧走上来,说道。

    “哎呀!张姨,我说你还怕臭小子去京城吃苦么?他现在这么多钱,这全天下最有钱的大学生恐怕就是他了。他还能苦着自己?说不定到了京城以后就花天酒地,立马转头就把我们都给忘咯!”罗卿卿嘻嘻直笑道。

    “那也是,依我看小烽去清北大学,就别住什么学生宿舍了,直接出来租一套……不!是买一套房子住不就得了,反正也没有多少钱。”

    京城的房子虽然贵,但是现在林母的整个价值观完全不一样了,哪里还在乎那一平米几万块的价格呢?当然了,这是对自己的儿子花钱舍得,对于她自己来说,哪怕现在让她去买一些二线品牌几千块的衣服,林母也是绝对舍不得,还是会觉得肉疼的。

    “嘻嘻!张姨,这你恐怕就不了解了。上大学不管你多有钱,都是要在学校里面住宿舍的。至少前面两年肯定是要的,而且,哼!让臭小子在外面买房子的话,他还不得上天去啊!指不定每天带不同的女孩子回家呢!”

    罗卿卿说这话的时候,一脸酸溜溜的样子,十分吃醋。

    “卿卿,小烽才不是那样的人。”林母还是为自己的儿子说话的。

    “切!臭小子怎么样,我还会不知道?就是一个纯种的花心大萝卜……”

    罗卿卿说完,见林烽还没有开门起来,就打算继续敲门,刚伸手门就开了,林烽一脸鄙视地走了出来说道:“卿卿姐,在背后说人坏话可不是什么好人哦!”

    “嘻嘻!是么?那我就当面说好了,臭小子,你这个花心大萝卜。”罗卿卿也最喜欢和林烽做对了,笑着说道。

    “你就尽管损吧!嘿嘿……反正一会儿我就飞走了,以后你想要损我也损不着咯!”林烽做了一个无所谓的表情说道。

    “那可不一定!臭小子,我刚刚申请了和小丽换班,你们这一趟航班的乘务长,就是我罗卿卿!”

    罗卿卿指了指自己身上空姐制服上的名牌,坏笑地说道,“这位乘客,您请放心,我们东南航空公司会给您提供最贴心最专业的空中服务的。”

    “啊!卿卿姐,你怎么能这样?我就是为了躲你才选了这个航班的。”林烽嘟囔着嘴巴说道。

    “切!你想躲开姐姐我?我跟你说,以后我就专门飞京城到芝安市的航行了,到明珠市的不飞了。那么这样一来,什么清北大学、什么长城故宫、什么颐和园圆明园、什么后海南锣鼓巷等等,姐姐我都因为没有钱从来没去玩过。以后,你这个大土豪就要负责带我去玩咯……”

    原来,罗卿卿昨天晚上考虑了半天之后,最终做了这个决定,以后就专门申请飞京城到芝安市的单线航班,并且尽可能将航班时间错开,便可以有较多的时间在京城待着了。

    而林烽一听到罗卿卿这女魔头的计划,便立刻做出挠头的状说道:“你还会没钱?卿卿姐,之前从我这可拿去不少呢!”

    “切!那些钱对你来说都是毛毛雨,你这个铁公鸡,以后姐姐我还打算从你身上再压榨一些来呢!嘻嘻……”

    之前罗卿卿拿到林烽给自己的五十万的时候,开始是坚决不要的,因为她觉得林烽家也不宽裕,毕竟如果宽裕的话,当时就不用自己借钱给林母筹钱帮弟弟还赌债了。

    可是现在嘛!林烽动不动就是投资一百亿人民币,这样的大土豪,罗卿卿可就不会再和林烽客气了。而且,她从入住到林家之后,心里面就已经将自己当做这个家未来的女主人了,并不会有太多的见外了。如果真的还假惺惺的扭捏客气,那可就太做作了。

    “行行行……卿卿姐,算你狠!看来以后我是真的逃不了你的魔掌了!”

    林烽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面其实就已经在盘算着,到了经常以后一定要在学校附近买一套房子,然后卿卿姐如果三天两头飞京城的话,自己岂不是就比较多机会一起共度**了?

    这么一想,林烽的心里面还有点小激动起来。不过下了楼以后,林烽的心情就又变得感伤了起来。因为父亲一大早就开始和母亲一起在厨房忙活了起来,今天早上的早餐做的全部都是芝安市独有的菜肴和小吃。

    烫裸粿、豆浆粉、特制的油条、纳底等等美味……

    这些都是芝安市独有的小吃,也是林烽最爱吃的,其他地方想吃都吃不到的,有些还需要芝安市特有的一些材料才能烹饪的。

    尤其是当林烽看到父亲在厨房里一直忙个不停,都没有空和自己说话,他的心里面就是莫名的一酸。有时候就是这样,都说父爱如山,父亲不懂得说一些什么深情的话,不会用言语表达自己,甚至说只会在教训你的时候严厉的说几句。

    但是,父亲的爱,却是最直接最直观的,他会为了这个家而努力奋斗赚钱,他也会细心地为马上要离开的儿子准备他最爱吃的特色小吃,他会将无数想要说的关怀化作自己的举动。而真正等到要用言语表达离别的时候,他往往都说不出口内心的那些感情,有时候就是简单的那么一两句话而已。

    “小烽,快趁热吃,这豆浆粉,外面可都没有的。爸记得你从小就爱吃……”

    看着父亲端着热气腾腾的豆浆粉招呼着,林烽的眼眶真的湿润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动情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