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晚上,回到了家里,林烽从电脑上已经收到了李雨彤准备好的关于这一次旅游景区开发的所有资料。

    道路交通开发,国内第一建设集团,在全世界建设集团当中排名前三。

    旅游景区建设开发,由李雨彤牵头组建了全新的建设旅游规划公司,聘请了国内最知名的景区规划专家。

    ……

    才不过一天的时间,李雨彤就已经将整个芝安市旅游开发的规划书都做出来了,基本上已经采取了国内可以找得到的最强大的配置了。

    当然,这也是林烽的意见,不找任何国外的团队,尽量找国内的公司,并且要求尽量惠及芝安市本地的老百姓们。

    “小烽,你今天一天都没有人影,跑哪儿去了啊?”

    吃过晚饭之后,林母还记得昨天新闻上市长陈露萍被质问的事情,有点愤愤不平地说道,“陈市长对你不薄,昨天那档子事,我觉得咱们家应该帮忙出出力。是不是要考虑着,投点钱帮帮陈市长啊?”

    林母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而且非常知恩图报,虽然她比较节俭吝啬,但是在大是大非上却是非常分的明白的。昨天晚上想了一夜,今天又想了一个白天之后,林母便打算和儿子林烽谈谈拿钱在芝安市投资旅游的事情来了。

    而林烽一听到母亲这个要求,却是乐了,笑着说道:“妈!还用得着等你说么?今天我就是去市政府大楼,和萍姨签订了一份投资协议的。”

    “好样的,小烽,妈没有白教你做人。陈市长为了我们芝安市做了多少牺牲和贡献,咱们现在既然富裕了,能帮一点就帮一点吧!对了,你投资了多少钱啊?可别太小气了。”林母笑盈盈地夸道。

    林烽伸出了一根手指,说道:“这个数!”

    “一百万?这也太少了点吧!”林母试探地回答道。

    林烽摇头。

    “一千万?这还凑合!投资一千万,也够盖一两个厂的了。”林母点头道。

    可是林烽依旧摇了摇头。

    “不是吧?一个亿?”林母张大了嘴巴惊道。

    “不是一个亿,是一百个亿。”

    林烽话刚说完,林母就砰地一下惊得从沙发上滑了下来,瞪大眼睛说道,“小烽,你没有搞错吧?一百个亿投资我们芝安市的旅游业,这……这不是打水漂了么?还有,你哪儿来的那么多的钱啊!我们家的钱不是都是股票么?”

    “妈,我现在的钱可不少,具体多少,我就不跟您说了。反正,一百亿还是能够轻轻松松拿出来的。而且,以后钱只会越来越多,多到你想花都不知道怎么花的地步。”林烽笑嘻嘻地说道。

    “花不完也不能乱花啊!一百亿,我的天,这得多少钱啊!我和你爸一辈子……不!是一百辈子,一万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的钱呀!”

    还好林母已经被林烽刺激过好几次了,不然的话,听到这个数字恐怕又要晕过去了。

    “妈,芝安市是我们的家乡,你愿意看到它被各种工厂污水废气污染么?现在的青山绿水多么得难得,我觉得我们有义务保护好它们,并且合理地利用开发,让它们不再成为村民们口中的穷山恶水,而是真正的金山银山。”

    看了看时间,马上就到晚上九点钟的省新闻联播了,林烽笑着打开了客厅的电视说道:“还有,妈,你昨天不是说那个副省长非常可恶么?一会儿新闻上,我想……应该就能看到今天的新闻了。”

    今天下午在政府大楼发生的事情,已经全程都被省电视台的记者和报刊的记者拍下来了,虽然这些记者是周南找来的,会顾忌到周南的面子,但这都是实实在在发生的新闻并且都记录下来,没办法擅自删除或者不报道。

    而且,当时芝安市的电视台记者什么的也都在场,就算他们不报道,芝安市的记者们也都会报道。

    “那个副省长?说起来老娘就生气,哼!如果被老娘碰到了,绝对要按着他那光头到厕所里面去喝马桶水去……”

    一想起昨天那光头副省长周南的嘴脸,林母就一脸愤愤地骂道。

    “咦?妈,你怎么知道他去喝马桶水了啊?哈哈……”

    听到母亲这话,林烽又忍不住乐了。

    “啥?喝马桶水?不会吧?”

    林母也愣了一下,刚好这个时候,电视新闻开始了,而且头条就是说的今天下午在芝安市政府办公大楼发生的事情。

    新闻主持人一本正经地播报道:“倡导清廉指正,讲究为民务实。今日,省委组织的考察团来到我省闽北芝安市进行考察,副省长周南发挥了党员干部的带头作用,主动放下身段,以身作则,帮助芝安市政府大楼清洗卫生间,甚至……最后为了检验自己刷马桶的干净程度,竟然不惜带头喝了马桶内的水……同时,省委组织部的王让处长、李博副处长等人也纷纷跟着效仿,为芝安市的广大党员干部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

    如果只是随意听到这个新闻的时候,并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可是仔细一听,再结合那生动活泼的新闻画面,顿时就有些啼笑皆非了。

    什么?放下身段!

    什么?以身作则!

    什么?副省长清洗厕所?

    什么?还喝了马桶里面的水?

    什么?一大堆省里面的高官争抢着喝马桶水?

    ……

    虽然画面经过了剪辑,但是却依旧可以看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无论怎么掩盖,真相却都暴露在了广大老百姓的眼中。

    顿时,此时正在收看新闻联播的几十万上百万闽省老百姓们都笑成了一团。这个新闻也有点太搞笑了吧?副省长去喝马桶水,最后还被救护车给抬走了,这也有点太过了吧?究竟是在作秀还是在作秀,还是在作秀呀!

    “哈哈哈……喝死他个死光头,让他说我们的陈市长……”

    林母看到那些画面,再看看一本正经的新闻报道说辞,笑得都快要肚子疼了,真的是应了那句话,恶人有恶报。

    “我听我在市政府上班的表哥说了,他们哪里是什么勤政爱民以身作则啊!明明就是和人打赌输了嘛……”

    “马桶水好像都不是干净的啊!你们看那个光头副省长的嘴角,啧啧……黄色的什么东西啊……”

    “该!这些成天就知道溜须拍马的官员们,还真的是应了那句话,领导喊他们去吃-屎他们也会义无反顾地去……”

    ……

    芝安市的老百姓们昨天可都被这光头副省长气得够呛,但是转眼之间,第二天晚上的省新闻联播,就看到了这么大快人心的新闻,一个个都乐开了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