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有错,就在那副省长周南打算发飙的时候,林烽让隐身状态下的寻宝鼠萌萌带着傀儡符,啪的一下一爪子拍在了周南的屁股上。

    顿时,林烽的灵识就取得了周南的身体控制权,尤其是这种成天烟酒熏陶的身体,精神和意志力是最脆弱的,林烽几乎没有遇到一丝丝抵抗,便彻底地控制了周南的身体。

    不过,和对付那副市长黄涛一样,林烽同样保留了周南自己的意识,就让他这么感受着所有的整个过程,并且还要让他觉得这一切都是他发自内心愿意这么去做的。

    修真者的傀儡符就有这么一个能力,被控制的人虽然觉得极其不能这么做,但是心里面说不身体依旧会非常老实地服从命令。

    “我……我我我……呸呸呸……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也会跑来喝马桶的水!呕……我真的要吐了,这厕所的水到底冲了没有啊……”

    副省长周南被一口呛到,无比奇怪为什么自己会不由自主地跑过来喝马桶的水,但是现实却不容他多想了,又不由自主地一低头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表舅……”

    而此时,满嘴污秽的副市长黄涛看到自己的表舅周南竟然也跟着过来帮助自己喝马桶里面的水,真的是不由得感动的眼泪在眼眶当中直打转。

    “表舅!你真的是我的好舅舅啊!”

    黄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真的履行了赌约去喝马桶里面的水,似乎真的如同林烽所说的那样,从内心有一股要“遵守诺言”的力量驱使着他。他都不知道吐了多少回了,心里面想要拒绝再喝,但是却完全无法违背内心深处的一股强大意志。

    正当黄涛死去活来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喝完这些马桶里面水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的表舅周南奋不顾身地闯了进来,和他同风雨共患难,一起努力发奋地在喝马桶里面的水,这个时候的黄涛心中的感动可想而知,简直都快要泣不成声了。

    “黄涛,你这个天杀的,为什么嘴贱说了这样的话,害得我现在要陪着你一起来喝这水,我都要吐了……”

    看到黄涛那一脸污秽的样子,周南真的是恨不得捅这个外甥几刀了。

    可是他的这话,听在了黄涛的耳中,却成了“爱之深责之切”,更加感动得不行不行的,以至于黄涛立刻主动地冲上前去,和表舅周南一起争抢着同喝一个马桶里面的水。

    “表舅,让我来!我来!我来……我年轻,我多喝一点……”

    “滚开!不要脸的家伙,这个马桶里面的水是我先抢占的,想要跟我抢?”

    ……

    一个表舅,一个外甥,竟然像争抢干活一样抢着喝那马桶里面的水。

    此情此景,真的乃人间绝景呀!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心里面一种非常古怪又散发着恶臭的感觉,根本就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汇来描述了。

    感动!

    只能说是感动了!

    甥舅之间的情深意重,简直是日月可鉴啊!

    林烽见状,忍不住拍起了手来:“啧啧啧……真的是想不到,周副省长和黄副市长之间的亲情竟然如此深重……”

    说着,林烽指着一边发愣的那些省里来的记者们喊道:“我说你们这些记者们都愣着干什么啊?还有没有一点职业操守了啊!拿起你们手中的相机**快拍啊!拿起你们手中的速记笔快记录啊!这么感人的画面,怎么可以被错过啊!生活当中真的一点都不缺乏新闻,缺乏的是一双发现新闻的眼睛啊……”

    在林烽的提醒之下,瞬间咔嚓咔嚓闪光灯朝着厕所拍了过去,将周副省长和黄副市长之间表现出来的“亲情”画面一下不落地给记录了下来。

    “瞎拍什么啊!停停停……住手啊!不准拍啊……”

    之前说话的那个王处长赶紧来阻止道,可是林烽却摆手道:“王处长,你是怎么当下属的啊!这可是弘扬周副省长高风亮节的一个好机会啊!你就算想要帮周副省长低调,也没必要刻意隐瞒这么感人的画面吧?”

    “林烽,你……”王处长气得脸都红到了脖颈,他还没有说出话来,突然在卫生间里的周副省长又站了起来,朝着一楼大厅的那些跟团来考察的官员们很严肃地说道:

    “谁说我们省里来的考察团们就知道吃喝玩乐?王处长,你们几个,还不赶紧过来,跟着我一起体验体验这底层人民的生活!”

    啊?

    什么?

    周副省长竟然发话了!

    并且是让这些嚣张跟团的省官们跟着一起进来,体验底层人民的生活!

    我勒个去!

    什么叫底层人民的生活啊?

    底层人民生活就算是再苦,可也不会喝马桶里面的水啊!

    顿时,包括王处长在内的五六名考察团官员们的脸都绿了。

    “哈哈!王处长,听到了么?周副省长这可是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啊!我觉得,你们这一次下来考察,收获一定非常丰富啊!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啊?赶紧一块去啊……”

    林烽乐了,围观的那些芝安市的政府官员们也都乐得不可开支,毕竟这些考察团的官员每次下来都是一副大爷的样子,对他们指手画脚挑七拣八,他们还不得不笑脸陪着。

    这一回,算是彻底地解气了,这可是周副省长的命令,看这些官员们到底从是不从!

    “周副省长,让我们也来喝……这……这不合适吧?”王处长顶着苦瓜脸弱弱地说道。

    “是呀!周副省长,我们和这事儿没关系的啊!”

    “我是不喝!”

    ……

    面对这些官员们的拒绝,周副省长却是抹了一下嘴角没有喝干净的液体,很威严地教训道:“我平常是怎么教导你们的?为人民服务,工作不分高低贵贱,人民群众哪里需要我们,我们就往哪里冲锋陷阵!现在不过是这么一丁点的困难在面前,你们就畏惧了?就害怕了?就退缩了?你们还配当一名合格的**员么?你们还配当一名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么?今天我就将话放在这里了,你们今天若是这么一颗为人民服务的心不够真诚和坚决,那么等回省城去,我立刻打报告向省委组织部正式反应你们的问题,解除你们的公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