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现场的朋友在哪里?

    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和我一起共同喊出来啊!

    不不不……

    这可不是在开什么演唱会,也不是运动会,但是这欢呼呐喊和呕吐声齐飞的场面,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周副省长也是好样的!”

    “周副省长加油啊!”

    “周副省长,喝喝喝……”

    ……

    听到大家真的跟着自己的节奏,也喊着让副省长周南一起加入卫生间内副市长黄涛的队列当中,林烽真的是乐坏了。  .  .

    看着副省长周楠那铁青阴沉下来的脸,林烽真想大声地问一下,求此时周副省长的心里阴影面积有多大。

    “过分了吧?林烽,适可而止,不要再起哄了。”

    一向沉稳的市长陈露萍,虽然此时也在极力忍住自己的笑声,但是理智告诉她,还是不要玩得太大了。黄涛还无所谓,毕竟是自己这芝安市的官员,可周南却是省里面下来视察的领导啊!是一名副部级的省级高官呀!

    “你这是在胡闹!你们这是在胡闹,有让我们周副省长去喝马桶水的么?”

    “陈市长,你们芝安市的官员们,难道都是这样的素质么?简直和街上的农村妇女没有什么两样……”

    这个时候,跟着副省长周南一起下来视察的那些随属省级官员们,也发话了。大概有三四个人,之前一直是跟在周南的身边,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和话语。

    可是现在看到周南也被拿来起哄了,自然要维护一下副省长的尊严了,虽然他们知道周副省长是绝对不可能去帮他的外省黄涛的,但是这些人起哄也有些太可恶了。所以,这些人就来责问市长陈露萍了,还将芝安市的官员们类比成农村妇女。

    不过,他们这么一说,林烽却是不干了,立刻上前顶嘴道:“农村妇女?农村妇女怎么了?难道说,在你们这些高官们的眼中,农村的妇女就一定是素质低下的代表么?谁家往上数三代没有当过农民的啊?

    你的母亲,奶奶,太奶奶,太太太奶奶……我就不相信没有不是农村妇女的!你们每天吃的那些粮食,穿的那些衣服,甚至于,生活的一切物质资源,都是建立在我们这些底层老百姓的辛苦劳动下的,我问一下,你们有什么资格拿农村妇女来贬低人?”

    噼里啪啦!

    林烽这义愤填膺义正言辞的一段话,顿时让那几个官员们无话可说。

    “你你你……你一个才十八岁的小孩子,知道什么道理?”一个官员脸气得通红地指着林烽,只好拿林烽的年龄说事儿。

    “哟呵!王处长,你这话可就说得有些不对了!你见过一个上百亿集团的ceo被人称作小孩子的么?”秘书小刘就是出生农村的,她母亲就是一名非常贤淑的农村妇女,所以刚才听到那个王处长这么说的时候,也是心里面气不过,现在也站出来替林烽说话。

    “上百亿集团的ceo,这……”

    王处长被秘书小刘的话一堵,顿时更加无话可说,只好抛开这个话题,指着卫生间那边说道:“我现在不跟你们打嘴炮说这么小的问题,好好好!我不说农村妇女的问题行不行?就看看你们这些芝安市的公务员们,哪里有一点像当官的样子?有这样让副省长去喝马桶水的么?”

    “当官的样子?呵呵!王处长,我倒是要问问你了。什么才叫做当官的样子啊?成天坐在办公室喝茶,穿得名牌人模狗样,出门有高档轿车,打着视察的名义到处公费旅游,住高档酒店,吃公费大餐,到处有人拉关系请客,然后还看不上我们这些底层老百姓……这难道就是你眼中当官的样子了?”

    说到这个,林烽更是一连串地反驳,让那些省视察团的官员们更是语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尤其是在林烽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们都不自觉地往彼此身上看了看。

    名牌服装,高档轿车,视察的名义到处旅游,各种待遇……

    这说的不正是这些来视察的省级官员他们自己么?毕竟他们还是要点脸的,听到林烽这么一说,都羞愤红了脸,知道林烽是在讽刺他们没有当一个人民公仆的觉悟。

    “你你你……你胡说八道!总之,撇开别的不说,反正你们这样用舆论来威逼周副省长就是不对的。”王处长实在无法辩驳,便红着一张脸,强行争辩道。

    “我们威逼周副省长?哎呀!王处长,我看你这里面肯定是有所误会了。我们芝安市的人从来都是热情好客,通情达理,从来都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从来不会去威逼别人做任何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不管是用言语上的还是动作上的……”

    一连着说了好几个“从来”,林烽的脸一点都不红,笑呵呵地看着那王处长又反问道,“你们怎么就知道周副省长不是走过去不是自愿想要帮助他优秀的外省黄副市长减轻负担的呢?”

    “你……林烽,这怎么可能?周副省长怎么可能会愿意主动去喝那马桶水?”

    听到林烽的这个问题,真的是所有人都晕了一下,这个问题不用问也知道答案的呀!哪儿有人会真的主动愿意去喝马桶水的啊?

    尤其是副省长周南自己听到,就更是火冒三丈了,刚才他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一直在旁边干发火看手下的人帮自己出气,可是谁知道手下这些都是草包,连林烽这么一个小孩子都说不过,这下是真的火了,他怒瞪了眼睛,深吸一口气,刚打算狠狠地反驳和教训林烽一顿的时候,屁股上突然感觉被谁摸了一下,然后眼前就是一黑……

    “哇!你们快看,周副省长真的朝卫生间过去了!”

    “什么?难不成,真的被林烽说中了?周富贵红还真的是那么关心黄副市长,为他分担去了?”

    “竟然是真的!快看啊!周副省长,朝着第三个隔间去了,俯下去了……喝了!呕……真的喝了……好恶心啊……”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