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着这么多芝安市大小官员的面,当着新闻媒体镜头的面,副省长周南就是这么直接地指责了市长陈露萍的办事不利。  .  .

    同时,周南也点出了黄涛的那一套工业化建设方案,实际上就是来给黄涛撑腰的,通过贬低斥责陈露萍打击她在芝安市的威信,以便扶植黄涛的这一套方案出台和实施。

    不过,周南这么一说,在场的有些官员就开始为市长陈露萍说话了。

    “周副省长,陈市长这几年来,一直就在落实旅游方面的开发方案的。只是因为我们芝安市的条件实在是太差了,通到各大景区的公路现在都还没有全部通……”

    “是呀!周副省长,芝安市的条件太差了,陈市长虽然在努力改善当中,但是还是需要一个时间……”

    ……

    听到这些官员们为陈露萍说话,周南很圆滑地点了点头说道:“各位说的很对,我前面也说了呀!并没有否认陈市长的办事能力,只不过……如同你们所说的那样,芝安市发展旅游业比较勉强,需要耗费的代价比较大。不如改变发展方针和策略,发展工业,结合当地的一些矿产和稀土,兴建化工厂和重机械工厂……”

    周南的话还没有说完,市长陈露萍就忍不住反驳了起来:“对不起,周副省长,现在全国各地都受到工业污染的困扰。我们芝安市有幸没有多少工厂,环境指数一直是全国前几的地区和城市。如果现在兴建大量的工厂,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提升整个芝安市的经济水平,但是却是在舍本求末,牺牲的反而是整个芝安市老百姓几十年乃至上百年以后的健康……”

    “陈市长,你这样是什么意思?你给芝安市的定位是发展旅游业,可是旅游业现在半死不活发展不起来,还不准我的工业化方案咯?工业化进程不管是哪个国家还是城市,都是一套基本方案的。建立的工厂多了,不一定污染就严重,我们可以设置严格的环保标准,让兴建的工厂严格按照我们的要求排污。”

    有了表舅周南撑腰,副市长黄涛便在这公开的场合反驳了陈露萍的话。

    “工厂都是逐利的,一旦他们兴建厂房起来,成为了我们芝安市的纳税大户,关系到几千上万人的岗位工资。即便到时候他们不符合我们的排污标准,也可以用这些作为要挟和筹码,一直拖着不整治,我们政府一样没有办法。这样的案例,在全国各大城市,还少么?到时候,得到了一点蝇头小利,牺牲的却是关乎环境生态的百年大计啊!”

    对于副市长黄涛的短视,陈露萍觉得十分气愤,她不在乎有人跟她唱反调,也不在意手底下其他的官员有和她意见相左的想法,但是这一切地最根本都要建立在芝安市老百姓的根本利益之上,而不是某个人自己的功绩上。

    “陈市长,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们政府还管不住那些工厂的商人咯?我们国家一向是有法必依,执法必严。你不要用这些作为借口,我觉得黄副市长的这一套工业化方案非常好,而且我是主管整个闽省旅游方面的,芝安市能不能发展旅游业,难道我还不清楚么?”副省长周南立刻替黄涛说起话来。

    “周副省长,我有信心,再给我三年的时间,我一定会……”陈露萍有些着急起来,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立刻又被周南给打断了:“一个市的发展,不是你个人的试验田。过去的五年时间,就是被你一个人的想法耽误了。你看看芝安市附近的几个城市,不都是靠着发展工业,趁着亚洲金融危机获得了不少国外的订单发展起来了么?反观你们芝安市,这十年来的经济发展非常地缓慢,陈市长,我要的不是你现在气急败坏的承诺,而是深刻地反思,知道么?”

    “不是这样的,周副省长,一年!再给我一年的时间,我陈露萍愿意立下军令状。如果无法发展好芝安市的旅游业,带领芝安市的老百姓们一同致富的话,我陈露萍自愿辞去芝安市市长的职务。”

    被逼到了这个份上,陈露萍虽然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但是为了芝安市的老百姓和环境,却是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

    “陈市长,你疯了啊!一年的时间,恐怕连芝安市的这些公路都修不好,怎么发展好旅游业啊!”秘书小刘是最清楚这里面的门门道道了,急忙拉了一下市长陈露萍,希望她赶紧收回自己的话。

    现场的其他芝安市官员们听了也被吓了一跳,陈露萍的性子他们是知道的,一向都是求稳,从来不会说一些做不到的话和政策来,可是今天却被副省长周南逼得下了这样的军令状,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

    “好!陈市长啊!难怪省里面的领导经常夸你是我们闽省为数不多女市长当中最有魄力和执行力的,我相信,有你的这个军令状在,芝安市一年左右的时间,一定可以将旅游业发展好,成为我们闽省的旅游大市。”

    见陈露萍跳进了设计好的陷阱当中,周南心中大喜,笑道,“不过,你的这个军令状,我可是记在了心里哦!你看电视媒体也记录了下来,我们就等着一年之后,检验你陈市长的成效咯!”

    ……

    新闻画面到了这里便被切换了出去,但是整个芝安市的老百姓们看了之后,一个个都觉得心里面不是滋味。明明市长陈露萍那么努力地发展芝安市的旅游业和各项经济,偏偏却不见什么起色,以至于那个副省长周南有借口问责下来,才导致陈露萍不得不立下这样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军令状来。

    “呸!那个什么副省长,也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也不看看,我们芝安市的山有多少,这几年来别的不说,就老娘我看到的,陈市长主导之下修建的各类乡道和山路就一大堆,从前那些只能够堆积在山上运不出去的瓜果,如今都可以勉强运出来了,陈市长的这些功劳,他难道就看不到么?”林母坐在沙发上,看完这个新闻之后,也是气得直骂,为市长陈露萍打抱不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