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夜,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林烽的心情还算挺不错,今天铲除了墩徐镇的那些毒瘤地下赌场,也算是为了那一片的老乡们做了贡献。  .  .

    过几天就要去京城清北大学报道了,林烽看了看老妈给自己整理的几个行李箱,也收拾得差不多了。

    “不知道嫣然准备好了么?对了,问问她想什么时候去,刚好一起订机票。”

    虽然林烽是东南航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但是也不能每一次都那么高调地坐私人专机飞京城,这一次和嫣然一起去京城,定个商务舱什么的也就差不多了。

    不过,当电话接通之后,秦嫣然的心情却似乎并没有那么好。

    “嫣然,你怎么了?今天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么?”林烽觉察了出来,便问道。

    “没什么,林烽,我就是觉得妈妈今天好像有些不太高兴。平常妈妈下班回来不会这样的,今天晚上一回来,连晚饭也不吃,闷头就一个人关在书房里面。”

    秦嫣然有些担心地说道,“我刚刚煲了点汤想要给妈妈送去,妈妈却跟我说她现在的心情不是很好,让她一个人静静。”

    “啊?萍姨的心情不好?这是怎么回事?”

    林烽回想了一下今天的事情,墩徐镇铲除地下赌场的事情绝对是大快人心的,应该不会让萍姨不高兴。而且,林烽知道陈露萍一直是一个非常知性和乐观的女性,处在市长的高位之上,从来都是处乱不惊,拥有强大的抗压能力,可以说是一名女强人。

    “我也不知道,林烽,我从来没有见过妈妈这个样子,我……我有点担心她。我怕等我们去京城上学以后,妈妈还是这样。姥姥让我别担心,可是我……我总是放心不下妈妈……”

    秦嫣然就是如此多愁善感,也比普通人更加敏感。都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可是现在秦嫣然却觉得自己并帮不上什么忙,无法温暖此时陷入麻烦当中的妈妈。

    “嫣然,你别着急,我来想想办法。先弄清楚萍姨因为什么而心烦,再来解决。”

    安慰了秦嫣然几句,林烽挂了电话后,也皱起了眉头来,思索道,“难道是今天萍姨回去接待那些省巡视组的官员闹得不开心了?”

    而就在这时,楼下客厅的林母却是扯着嗓子大声地朝楼上喊道:“小烽、卿卿,你们快下楼来啊!”

    “妈!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林烽赶紧从卧室里出来,问道。

    “怎么了?张姨,有什么新鲜事啊!”罗卿卿也踏着拖鞋,一脸妩媚地走了下来。

    “芝安市晚间新闻开始了,你们快来看,今天放的就是我们母子俩双剑合并大破地下赌场的那些镜头,快看……那是我,坐在赌桌上面对那凶神恶煞一样的张大发,一点也不怕他。”

    林母乐呵呵地指着电视新闻里面的自己,兴奋地说道。

    “咦?还真是您,张姨,你们今天还真的去赌场砸场子去了?”

    罗卿卿也盯着液晶电视上的新闻画面,此时播放的就是林母和张大发在对赌的偷拍画面,而且还穿插着赌场作弊出老千的画面,同时配上了周芸旁白讲解这些千术的声音,立刻就让所有看到这则新闻的观众们明白了赌场当中的作弊手段。

    “什么叫砸场子,卿卿,我和小烽今天是去铲除毒瘤,配合公安干警们,将那些祸害我们老百姓的地下赌场都给铲除了的。同时,还要揭秘他们的千术,给广大老百姓们敲响警钟,久赌必输,赌博的危害那叫一个千千万啊!”

    林母这个坚定的反赌斗士,气势轩昂地叫道。

    “嘿嘿!妈,还真别说,你还挺上镜。往那麻将桌上一坐,就是一活脱脱的赌神呀!”

    林烽也笑着附和道,林父却是在一旁笑着直摇头道:“你们这两母子,真会玩。”

    而于此同时,当这则反赌的新闻在全市范围内播出之后,几乎每一个乡镇的农民家庭当中,妻子们都赶紧把自己痴迷赌博的丈夫叫了过来,让他们仔仔细细地看这一则新闻。

    认识到了赌场的作弊千术之后,许多赌徒们就像今天墩徐镇的赌徒们一样,幡然醒悟,同时痛恨过去那个输掉了许多血汗钱的自己。可以说,这一则新闻,给赌博风气盛行的芝安市直接吹来了一阵新风,吹散了那些赌博的乌烟瘴气。

    林烽一家正对着电视新闻津津乐道的时候,下一条新闻出来之后,却是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今日,由周南副省长带领的省巡视组来到我市视察工作,对我市的许多工作进展给与了肯定的表扬。同时也提出了一些不足需要改进之处……”

    在电视台主持人的一番简单介绍之后,新闻画面便转到了今天下午在市政府大楼会议室内的情况。看起来差不多六十岁的啤酒肚周副省长,正一脸严厉地在会议室内指责着面前的芝安市市长陈露萍。

    “陈市长,我记得五年前你像我们省旅游局要旅游资源的时候,可是承诺过的,一定可以将芝安市的各大景点发展起来,至少有一个国家5a级景点,两个4a景点,五个3a景点的。可是现在呢?五年!五年过去了!芝安市才不过一个4a景点,两个3a景点,年旅游人数不到十万人次,旅游产值连五亿都没有破,这就是你所谓的承诺?”

    在肃静的芝安市政府会议厅当中,周南副省长即使明知道面对新闻镜头,也丝毫没有给市长陈露萍留面子,当面毫不客气地问责了起来。而在他的一旁,负责接待的芝安市副市长黄涛的嘴角却是露出了一丝狡黠得意地微笑。

    “今天,我看到芝安市如今的情况,真的非常地痛惜。陈市长,我并不是在这里质疑你的能力,而是我在想,既然像你这么负责和有能力的官员都还不能大力将芝安市的旅游业发展起来,是不是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芝安市其实根本不适合发展旅游业呢?”

    周南的画风一转,说道,“前几天我看到了你们副市长黄涛的一个大力发展工业化的方案,我觉得就十分符合芝安市现在的发展情况,有利于解决你们如今的困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