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警察局长龚方德摇手一指,市长陈露萍看了过来,林烽便也笑着朝陈露萍挥了挥手打了声招呼。

    “还真的是林烽!”

    陈露萍露出了一种既惊讶又不觉得意外的复杂表情,然后也笑呵呵地朝着林烽走了过去。

    “你呀你!林烽,老实跟萍姨说说,你是怎么剿灭这些地下赌场的?”

    现在陈露萍和林烽已经根本不会见外了,有问题就直接问道。

    “萍姨,你这可是抬举我了。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哪里有什么能力剿灭地下赌场,这可都是龚局长和广大人民警察的功劳。”

    林烽一点也不居功,笑着说道,“我只是做了一个良好市民应该做的事情。”

    美女记者周芸却是听不下去了,报道完现场直播之后,便跑过来说道:“陈市长,你可别听林烽那张嘴巴的。他就是想要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只管着自己低调,从来不管我们这些新闻工作者们有多么辛苦。好不容易出了一点好人好事英勇事迹,偏偏每一次这个小英雄都是隐姓埋名不肯彰显功绩,害我们这些记者们找的多辛苦啊!”

    被周芸这么一说,在场的所有人都哈哈笑了起来。因为大家都想到了之前林烽做的几次好事,不都是做好事不留名,只留下了一个“雷锋”的亲切称呼么?那时候作为芝安市电视台记者的周芸,每一次报导这几个事件的时候,都只能够无奈地用无名英雄来替代林烽的姓名。所以,今天周芸这么说不是没有原因的。

    “听到了么?林烽,你做的这些都是好事,是有利于人民的事情,为什么不敢大大方方将名字留下来呢?难道你还怕我表扬你不成?”陈露萍笑呵呵地说道。

    “萍姨,你还真的是说对了。我这人脸皮太薄,就是受不住太多的表扬。”林烽厚着脸皮说道。

    “就你那脸皮还算薄的?林烽,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周芸立刻反驳道,两人之间你一句我一句的斗嘴,却是妙趣横生,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哈哈直乐起来。

    林母笑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看着这妙语连珠的美女记者周芸,也是怎么看怎么喜欢,尤其是她在挤兑儿子林烽的时候,那一副打情骂俏的样子,和林烽活脱脱就像是一对欢喜冤家。

    “大姐,我怎么觉得这个周记者对我们小烽挺有意思的啊?”

    小舅妈方秋萍见状,也看出来一点问题了,小声地和林母讨论道。

    “好像真的有那么一回事,不过……”

    林母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不过什么?这周记者有什么问题么?我看她也没有比我们小烽大多少岁呀!最多大个三四岁而已,女大三抱金砖,多好啊!”方秋萍不明所以地说道,她哪里知道林母这“不过”二字后面要说的是对林烽有意思的漂亮女生实在是太多了,现在竟然又多了一个出来,简直是有够乱的了。

    “你知道什么!我这外甥还会缺女孩喜欢么?上次你去英雄食府吃饭的时候难道没有看到么?连大明星苏紫萱都对我们家小烽倾心呢!还有那个彤彤姑娘也是美若天仙,可不用我们瞎操心咯!”

    小舅张贵亮却是在一旁偷笑道,同时心里面也难免羡慕一下自己外甥的桃花运。

    而墩徐镇的这些村民们,看到连公安局长龚方德和市长陈露萍都亲自到现场了,反赌的呼声便更是高涨了起来。甚至有一些资深的赌徒们,含着泪走上前来向陈露萍忏悔了起来。

    “陈市长啊!我们千不该万不该走上这一条赌博的不归路呀!哎!还辜负了政府对我们的期望和帮助……”

    “我向陈市长保证,以后一定勤劳致富,绝对不会再贪恋上赌博暴富的海市蜃楼了。”

    ……

    看着这一个个幡然醒悟的赌徒们,陈露萍很欣慰地点了点头道:“只要大家靠着勤劳的双手,挥洒汗水,就一定可以致富奔小康。作为本市的市长,我向大家承诺,一定会为大家多带来就业致富的机会,把我们芝安市的经济给提上去。不过这一次,你们最应该感谢的人可不是我,而是林烽,是他深入险境,才成功地将你们从赌博的深渊给拉出来……”

    村民们一通感谢的鼓掌之后,本来热闹的墩徐镇市场口,现在只剩下一些破败被查封的地下赌场。林烽站在这些赌场的门口,还真的是有些唏嘘不已起来。饶是他本来就带着要拔除这些毒瘤的目标而来,也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够把这些赌场彻底地铲除了。

    “怎么了?林烽,要跟萍姨的车回去么?”

    看到林烽一个人站在赌场门口发呆,陈露萍走上前问道。

    “不用了!萍姨,我也是开车过来的。只不过停在我小舅家那边而已,对了,萍姨,芝安市可不止墩徐镇一个乡镇赌博风气严重,我觉得可以借助这次的机会,将整个芝安市的赌博风气都给改善一遍……”林烽补充说道。

    “恩!这个问题我刚刚和龚局长还有周记者已经在讨论了,会联合公安局、市电视台还有市宣传部,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一次反赌宣传和打击活动周,必定在这一周的时间内,把芝安市范围内各个乡镇的地下赌场全部铲除。”

    这些计划实际上在很早以前,陈露萍就已经列出了详细的策划方案来的,只不过因为大环境上因为这些乡民对于赌博的执着和暴富的向往,根本没有办法实施。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露萍的秘书小刘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后,便脸色十分凝重地跑了过来,小声地说道:“陈市长,省巡视组来了,我……我们最好马上回市政府去一趟……”

    “这个时候,怎么会有省巡视组?而且,他们来他们的,让市政府的副市长和工作人员先招待着。我现在外面处理事情,晚点回去不行么?”

    陈露萍从来就不是那种擅长阿谀奉承的官员,所以并没有将上级下来的巡视组当一回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