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姐,你不能跟他们赌!他们这赌场当中肯定是有问题的,不然我也不会一晚上输了那么多的钱。”

    吃到了苦头之后的张贵亮,此时才幡然醒悟,见自己的大姐张贵珠还要和他们赌,便赶紧劝说道。

    “张贵亮,你就得了吧!你输给我们,那是你的技术和运气不行,在这一点上,你的大姐可比你厉害多了,刚刚拿到了一个同花大顺,你懂么?”

    张大发生怕林母不和他继续赌下去,所以立刻打开了电动麻将桌,说道:“一局定胜负,二人麻将,谁先胡牌就是谁赢。”

    按动了色子,张大发实际上已经让手下的人通过电脑芯片的控制,让电动麻将桌给了他一副绝佳的好牌。

    但是,谁让他的对手是林家的赌神张贵珠呢?她虽然没有什么本事,但是却有一个身为修真者的儿子林烽。

    “电动麻将桌竟然还可能够这么换牌?啧啧……这些人为了赌博出老千,硬是将智商提了上去呀!”

    林烽的灵识时时刻刻在关注着这电动麻将桌的内部结构,结果发现每一个麻将的内部都有磁性大小不同的磁石。这便相当于说是一个磁性记号,每一张牌的磁性大小都不同,所以可以被准确地识别出来。然后通过电脑远程控制,便可以通过不同的磁性记号将指定的牌型都给安排好。

    要实现这一点,就算是在一些科研大学当中,磁性识别分类技术也算是一个上得了台面的科研成果了。就好像林烽之前看到的网络上的一个新闻,某个商人因为打麻将倾家荡产了,然后愤怒之余将自动麻将桌给全部拆开,最后反倒是从麻将桌的内部机制上得到了灵感,发明了一种独一无二的优质高效率的碎石机器。

    “哟呵!这张大发还真的是会玩,竟然想要给自己来一副大四喜的牌……”

    用灵识弄清楚麻将的作弊机制之后,林烽通过推算得知,张大发的牌型是大四喜的牌型,而且只需要再摸一张牌便可以自摸大四喜。而林母这边却是一副烂牌,根本就没有赢的可能。

    不过,既然现在林烽发现了这一点,自然不会再让张大发的阴谋得逞了。好在他的灵识也可以轻易地改变物体的磁性,麻将还没有推送上来,林烽便用灵识推算了一番,改变了其中的一些牌的磁性。

    如此一来,虽然张大发的作弊程序并没有改变,但是那些磁性所对应的牌型都已经被换了。但是,林烽却故意恶搞了一下,并没有换了张大发的那一副大四喜的牌型,照样留了这么好的牌型给他。

    咔咔咔!

    当自动麻将机将麻将牌都给送了上来,张大发和林母分别开始抓牌,张大发嘴角微微翘起,当他将自己抓到的牌型翻开之后一看,的确是大四喜的牌型,就差一张“中”,便可以胡了。而那一张中也近在咫尺,只需要再进行第一个回合的打牌摸牌,便可以摸到手了。

    “我去!大发哥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这么好的牌?是天听了吧?”

    “我打了几十年的麻将,还从来没有抓到过这么好的牌型……”

    ……

    站在张大发身后的那些赌徒们,看到了张大发翻开的这一副牌,立刻都惊呆了。麻将牌的组合有千千万,能够在一抓上手就听牌等胡的牌型叫做天听,这本就已经十分不容易了。更不用说张大发的这一幅天听牌型还是大四喜听天,但凡是会打麻将的人,恐怕做梦都想要拿到这么一副牌了。

    并且,张大发听天糊大四喜的还是“中”牌,这个胡牌的机会便又更大了几分。

    那些赌徒们不敢大声说出张大发具体的牌型,但是一个个都是惊呼不已,而且在心里面也已经认定了张大发这一次应该是必赢无疑了。

    可是,这些站在张大发身后的赌徒们才刚刚惊呼了几声之后,那些站在张贵珠身后的赌徒们却爆发出了更加惊讶的呼声来。

    “不是吧?这也能抓到?”

    “这简直都不用打了……”

    “贵珠大姐赢了……”

    ……

    听到这些赌徒们的惊呼,站在张大发身后的那些便不服气了起来,叫道:“你们那边能有什么好牌啊?就算是再好,还能有大发哥这边的好?这一回,大发哥是赢定了。”

    “呸!你们赢定了?哈哈……贵珠大姐才赢了呢!人家是天胡,你们连打的机会都没有了!哈哈……”

    张贵珠背后的这些赌徒们仿佛是自己拿到了这么好的牌,痛快地叫道。

    “什么?天胡?这怎么可能?大发哥的可是大四喜天听呀!就这么被天胡给憋死了?”

    “不可能!不可能!我们才不相信呢!既然是天胡,让张贵珠推倒下来看看……”

    张大发这边的赌徒们一个个也不服气,但是当张贵珠笑盈盈地将摆好的天胡牌型放下来之后,所有人都无话可说了。

    “屁屁胡的天胡?这……这也太扯了吧?大发哥的可是大四喜天听呀!就这么被一个屁屁胡的天胡给憋死了?”

    此时此刻,不知道有多少赌徒们心里面一阵肉疼。毕竟,拿到这么一手大四喜天听的牌型简直是千载难逢的,许多人玩了一辈子的牌,恐怕都不可能抓到这样的牌型。而林母的这一副牌虽然是天胡,也比较难得,但是却没有任何特殊的牌型,只是最普通的屁屁胡而已。

    但是,天胡就是天胡,一副牌抓起来不用打牌也不用抓牌,已经是胡牌的牌型,让任何对手都无可奈何,就算牌再好也是输了。

    “不可能!你出老千,张贵珠,刚才玩德-州-扑-克的时候我就怀疑你出老千了。不然你怎么可能拿得到同花大顺?这次又是天胡,你当我们这些人的眼睛都是瞎了么?这一盘麻将不算,而且上一轮的德-州-扑-克也作废……你们敢在我们赌场出老千?来人,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

    张大发顿时恼羞成怒,翻脸不认人,直接招呼了手下的马仔朝着林烽等人围了上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