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同花顺?”

    “不对!这是同花大顺,最大的……”

    “不是吧?这么巧?没看牌,却拿到了一副最大的牌!”

    “赢了!赢了!张贵珠竟然真的赢了大发哥,四条被同花大顺干了,这简直了!”

    “太精彩了!谁能想得到呢?张贵珠该不会是早就看了牌,知道拿到的是同花大顺吧?”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荷官发完牌之后,这两张牌就没有动过,我们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呢!她如果看了牌,我们还能不知道么?”

    ……

    本来还觉得这是一场很无聊并且力量对比悬殊的对赌,周围的这些围观者觉得没有看头,但是当林母亮出了她的底牌之后,原本张大发稳赢的局面瞬间翻转,被林母绝地反击,以压倒性的优势赢了张大发。

    大家都纷纷觉得不可思议,从林母一直自信无比的态度之下,大部分人觉得林母肯定是知道自己的底牌的。但是,至始至终林母的的确确没有翻开底牌看过,这便让所有在场的赌徒们都有些看不清楚门道了。

    张贵珠到底会不会赌术呢?

    表面看起来是不会,但是实际上却能够抓到一手好牌,将张大发都给赢了,这哪里有一点像不会赌术的样子呢?

    “哈哈!同花大顺,张大发,你输了!老娘怎么说来着,今天的运气就是无比逆天的,这最大的一副牌型都被我抓到了。活该你要输给我……”

    林母也没有想到,竟然真的能够抓到这么两张底牌凑成同花大顺的,自然也是乐开了花,指着张大发叫道,“愿赌服输,现在你马上将我小弟放出来。而且,还要赔偿五万块的损失费。”

    “恭喜阿姨!阿姨的手气还真的是好啊!”

    周芸虽然不太会玩牌,但是同花大顺比四条大也还是能看得出来,同时她也知道要拿到这一手牌是有多么不容易。不过,她可不会单纯地真的认为这是林母的运气好,在恭喜完林母之后,便转过头去看嬉皮笑脸地林烽,眨了眨眼睛,意思是在问林烽是不是他在后面搞的鬼。

    不过,林烽却是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冲着周芸微微一笑,表示不关自己的事情。

    “绝对不会这么简单的,林烽敢这么有自信地走到赌场来,肯定是有所准备的。”周芸现在可不敢再小看林烽了,虽然她并不知道林烽是怎么出手的,但是却坚信一定有林烽在背后操纵。

    而现场如今最难以置信的人,恐怕就是愣愣盯着林母两张底牌的张大发了。

    “这怎么可能?黑桃a怎么可能在她的底牌里,她的底牌不是4和7么?明明我刚才拿到手上的就是黑桃a,被我换走了而已,为什么会出现在张贵珠的底牌里?她明明刚才连牌都没有看,更不用说是换牌了……”

    在赌场当中用惯了无数种老千术的张大发,怎么也想不出,那一张黑桃a究竟是如何跑到林母的底牌去的。甚至于,他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看花了眼,原先自己拿着的底牌里面的不是黑桃a,而是黑桃4。**捕捉到的林母的底牌,也完全失误了?

    不管怎么样,无论张大发如何不相信和不愿意认输,现在这么多赌徒们围观看着,他也是骑虎难下,如果不认输的话,他以及他的赌场的信誉都会被败坏。

    所以,他只能够咬了咬牙,命令着自己手下的马仔道:“来人!去吧张贵亮给带过来……”

    不一会儿,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张贵亮踉踉跄跄地被两个混混押了过来,一见到林母等人,便立刻大喊道:“大姐、小烽、秋萍,救我啊!快救我啊……”

    啪!

    林母看到自己的小弟这幅摸样,便立刻上前摔了他一巴掌,恨铁不成钢地骂道:“你学什么不好,偏偏要学人赌博?上一次老娘是怎么跟你说的?再敢去赌博的话,老娘就剁了你的手。你看看你自己现在成什么样了?家里面的冰箱彩电都被人搬光了,你的娃儿在空荡荡的家里面哭,你的老婆到处哭着打电话找人来救你,你你你……你还是个男人么?我们张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老幺?”

    “大姐!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就是鬼迷心窍了,觉得自己不会赚钱很没用。我也不想一辈子靠着你们的接济和帮助,我也想要给秋萍和娃儿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都怪我自己太没用了,连运气都没有人家好,赌博都是输钱,这一次又连累了你们……”

    到了这种时候,张贵亮还是没有看出赌场都是坑人的,以为输钱不过是因为运气不好而已。看到这一幕,林烽摇了摇头,上前说道:“小舅,久赌必输,十赌九输。这些成语你又不是没有听过,你见过谁靠赌博发家致富的?即使有,也都是瞎编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你们将辛辛苦苦的钱送到赌场这张狮子嘴来。这里的每一个地下赌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这一番话,林烽是说给自己的小舅张贵亮听的,同时更是说给周围这些赌徒们听的。毕竟,张贵亮的前车之鉴就摆在面前,让许多原本只是来看热闹的赌徒们此时心里面也不是滋味,纷纷想起了自己家里面的妻儿来。

    如果今天输了钱,又不服气的借了还不起的高利贷,那是不是自己也会变成张贵亮现在这副田地了呢?几乎每一个围观的赌徒,此时心里面都在这么设身处地地考虑着,他们可没有像林烽一家这么有钱的亲戚来帮助,恐怕到时候欠了高利贷最容易的解决方法就是卖房卖地了,不然就是断手断脚了。

    这么一想严重的后果,顿时许多被赌博和金钱冲昏了头脑的村民赌徒们便清醒了过来。不过,清醒归清醒,他们玩牌赌博都已经上瘾了,成为了生活必须,要让他们立刻杜绝每天来这地下赌场玩两把,简直是剥夺了他们生活当中唯一的乐趣和暴富的希望。

    (ps:再次强调一下,会重复都是盗版,正版是不会重复的。另外,不出意外初十左右回北京就开始爆发更新,弥补过年期间的更新不足。在此之前都是一天两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