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么?梭哈了?”

    “这张贵珠到底会不会玩德州-扑克了啊?连底牌都不看,直接就全压了。 这也太……太儿戏了吧?”

    “我敢说,她就是在胡来,她以为这样全压下去,大发哥还会像前几次那样弃牌么?简直是太天真了。”

    “完蛋了!这一次张贵珠肯定要输光了,既然大发哥这一次跟了注,至少说明他的底牌肯定不小。张贵珠没有看牌,绝对输定了。”

    ……

    大家都没有想到,林母非但没有看牌,而且直接梭哈了。而且,她的这种情况和一般德州-扑克当中玩家的梭哈还有很大的不同。在普通玩家当中,梭哈都是在看了牌之后,觉得自己牌很不错,或者是牌还可以底气却有些不足,企图通过全压的方式,逼迫一些牌型同样是中等水平的对手放弃继续跟注的行为。

    可以说,德州-扑克一方面靠的是手气和运气,另一方面靠的更多的是心理战术和胆量以及把握时机。可是这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建立在看了自己的底牌之后,才能够做出相应的策略应对的。

    如今,林母连底牌都没有看,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牌型,有多大的胜算,就这样盲目地将所有的筹码都丢了下去,这简直是在和自杀没有什么区别了。

    桌上的公共牌现在已经放出了三张,分别是红桃j,黑桃q,黑桃10,都算是不错的公共牌,如果底牌也都是10、j、q、k、a之类的牌型,就会有不错的组合,诸如同花顺、顺子、葫芦、三条等等组合,都算是威力比较大的牌型了。

    可是,现在张贵珠手中的两张底牌却根本没有看,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底牌是什么。反倒是对面的张大发从二楼的提示人员那知道了,张贵珠手中的两张底牌分别是梅花4和方块7,基本上这样的底牌和三张公共牌,根本不会有什么强力牌的组合。

    即便是后面的两张公共牌是和4/7相关的牌,所能够组合而成的牌型都比较有限,最多来一个三条,或者一对,连顺子都不可能成型。

    “哈哈!这个张贵珠,看来还真的是不会玩牌的。老子还以为她是故意扮猪吃老虎在设圈套坑我,没想到,她是真的不会玩,这种时候还不看牌就全部梭哈了。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底牌,我可全知道了,一张4一张7,我就算是不换牌也比她大无数倍。”

    张大发得意洋洋地再次看了一下自己的底牌,是一张方块q和一张黑桃a,即便还没有发那另外两张公共牌,他手上的两张底牌和三张公共牌就已经可以凑成一对q,基本上稳赢张贵珠了。

    所以,张大发觉得这是自己的机会来了,便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把所有的筹码也推了出去,喊道:“梭哈就梭哈!贵珠大姐,今天你输定了,我张大发的牌技在墩徐镇,还从来没有人敢赢我……”

    “张大发,难怪老娘今天出门的时候,看到有牛在天上飞,原来都是你小子在下面乱吹呢!少废话,荷官,发牌吧!老娘赌的就是今天的运气,既然都梭哈了,直接将剩下的两张牌都发了。”

    林母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底牌是什么,但是既然儿子林烽给了暗号要梭哈,她肯定是百分之百相信林烽,依旧信心满满地指挥荷官发牌道。

    “大发哥果然也梭哈了,就是不知道大发哥的底牌是什么,我估计肯定有三张公共牌当中的一张组成一对或者是三条,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这么有底气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凑成同花顺了。”

    “张贵珠没有看底牌,肯定是要输的。她哪儿有那么好的运气啊!”

    “没看头,张贵珠根本就不会玩德州-扑克的呀!”

    ……

    基于林母一系列业余的表现,在场的这些资深赌徒们,都觉得林母肯定没有丝毫的胜算了。

    荷官继续发出了剩下的两张牌来,一张是黑桃j,一张是方块j,如此一来,便使得桌面上的五张公共牌当中有了三条j,分别是黑桃j、红桃j、方块j,加上另外两张是黑桃q和黑桃10。

    看到五张公共牌都已经发完了,张大发的嘴角更是微微一笑,因为如此一来,张贵珠手中的两张小牌根本就是无用的,她的最大牌型就是桌面上的这五张公共牌的组合。而他张大发手中的一张q可以和桌面上的四张公共牌凑成三张j带一对q的葫芦牌型,算是稳赢张贵珠了。

    不过,张大发却并不满足于这样的葫芦牌型,也许这基于他是处女座的原因,既然要赢就要赢得完美漂亮,所以他故意触动了赌桌的机关,立刻从机关当中以非常快的速度,将桌上的黑桃a直接换成了一张梅花j,如此一来,就和桌面上的公共牌组成了四条j的牌型了。

    但是,就在他动手换牌后的一瞬之间,林烽也微微一笑,既然你张大发会换牌,我林烽难道就不会了么?而且林烽换牌的速度更快,他指挥着隐身状态下的萌萌,也悄然地完成了给自己母亲换牌的动作。

    “公共牌已经发放完毕,现在请二位开牌。”

    因为双方都已经梭哈压上了全部的赌注筹码了,就没有必要再询问是否加注了,所以荷官直接请二人打开自己的底牌。

    张大发笑哈哈地掀开了自己的两张牌,正是一张方块q和一张梅花j,组成了四条j的牌型,得意地笑道:“我是四条j,贵珠大姐,这回你可要输得心服口服了。”

    “哇!四条,难怪大发哥开始的时候敢跟注了,当时才发三张牌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两对,这的确算是很好的牌型了。”

    “我就说大发哥这一次赢定了,张贵珠就是瞎来。现在大发哥都拿了四条j了,就算她手里的两张底牌都是q,也顶多是三条q,根本不是四条j的对手。”

    “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呀!没有可比性……”

    ……

    当张大发亮出了四条j之后,周围的围观赌徒们都唏嘘不已,毕竟哪怕是他们玩了这么多年的德州-扑克,拿到四条的机会都不算多。尤其是四条j已经算是很大的牌型了,在他们看来,张贵珠这一次绝对是要输的了。

    可是林母却十分自信,因为她百分百相信自己的儿子林烽,伸出手去,直接将两张底牌翻开,正好是一张黑桃k和一张黑桃a,这两张牌和桌面上的五张公共牌当中的黑桃10、黑桃j、黑桃q刚好组成了德州-扑克当中最大的牌型同花大顺10jqka。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