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烽,你这是怎么了?我们不是来找张大发算账的么?怎么就要和他赌上了啊?妈知道你是想要替你小舅报仇,可是这样反而上了张大发的当啊!”

    连林母都看出了张大发是在故意用激将法,引他们母子俩入局和他赌博,急忙小声地劝林烽道,“要不今天我们就先把钱给他,将你小舅放出来再说,反正这几百万对我们也不多。 ”

    “是呀!小烽,救出你小舅是最要紧的啊!”小舅妈方秋萍也是紧张地说道。

    “林烽,你要我过来,不会就是为了看你和张大发赌博的吧?”

    天生对于赌博就十分反感的周芸,皱起了眉头说道,“赌博可是犯法的,哪怕你是为了救你小舅出来。”

    “好了!妈、小舅妈、芸姐,我既然敢这么答应张大发,心里面自然有主意。”

    林烽小声地笑道,然后轻轻地走上前去,靠近周芸。

    “喂!林烽,你要做什么?”

    周芸发现林烽朝着自己越靠越近,心里面不由得有些紧张了起来,两人的距离从一米到半米再到十公分,周芸都可以感受到林烽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紧张了起来。

    “不做什么,芸姐,你头顶上的这个蝴蝶结发卡太漂亮了。借我一用先……”

    和周芸面贴面了一下,林烽一只手轻轻地取下了周芸头顶上的红色蝴蝶结发卡,然后在周芸的耳边吹了口气,悄声道,“芸姐,你就放心好了,说好要给你的大新闻,绝对说话算话的。”

    “林烽,你……你可得小心一点,毕竟,这些人都是老赌徒了,又是在他们的地盘上。”周芸被林烽这一口气吹得有些意乱情迷,咬着薄唇,双颊通红地叮嘱林烽道。

    “怎么样?状元郎,敢不敢赌?敢赌就进场子……”

    张大发见林烽几人窃窃私语了一会儿,有些着急了,怕林烽临阵脱逃不敢赌了,便催促道。

    “有何不敢,来就来!”

    林烽大声应战道,然后拉着自己的母亲,往旁边的时候里面走去。

    “小烽啊!妈可什么都不会啊!你让我和他们赌,能……能行么?”进入了赌场里面,看到里面喧闹的一桌桌赌桌,一个个赌红了眼的村民和赌场彪悍的伙计,林母就有些怕了,说道。

    “妈,你只要会抓牌就够了,今天我们赢定了。”林烽笑着安慰母亲道。

    而此时,林烽和张大发的这一场赌局,在张大发授意之下,立刻被他手下的那些马仔传到了大街小巷去了。

    “快去市场口那边,听说我们墩徐镇出的文曲星状元郎来了,而且还和张大发要开赌呢!”

    “不是吧?他敢和张大发玩牌?我这两年和张大发玩牌从来就没有赢过。”

    “什么文曲星状元郎啊?你们到底说的是谁啊?”

    “这你都不知道?就是张贵珠的儿子林烽啊!今年的省满分状元,上了电视台的……”

    “原来是他呀!那得去看看,这可是文曲星下凡啊!”

    ……

    林烽如今在整个芝安市的名气都很大,更不用说是在母亲的娘家墩徐镇了,几乎家家户户都知道他的大名,甚至所有墩徐镇的学生家长们,都拿林烽作为正面榜样来激励自己家的孩子。林烽在无意当中,恐怕要成为墩徐镇从今以后每家每户父母口头当中对孩子们说的那个“别人家的孩子”了。

    张大发这么故意让马仔们将消息传递出去,引来更多村民的围观,目的其实就只有一个,他怕林烽一家输了以后反悔不认账,所以就想要让场面越壮观越好,越多人围观便越好,到时候林烽输了以后,想不认账也不行。

    当然了,张大发自认为就算是林烽想要反悔不认账,他也有一百种方法可以对付林烽。

    “大发哥,来了?今天要玩几把么?”

    “快快快……大发哥来了,里面的vip包间请……”

    ……

    因为这个赌场是有大发的一半股份在,所以赌场里面的这些伙计们见到张大发便立刻点头哈腰地招呼道。

    “不用!今天不在vip包厢玩,难得我们墩徐镇的文曲星来了,就在这大厅玩,去将最大的那一张赌桌搬过来,让大家也看看,文曲星的手气如何!”

    为了达到这场赌局人尽皆知,尽量更多人围观的效果,张大发没有选择在vip包间进行。

    “好嘞!大发哥,稍等片刻,我让那一桌的人马上滚蛋……”

    赌场的伙计对张大发的意思心领神会,立刻驱散了最大一张赌桌上的牌局,将那张赌桌给搬了过来。

    顷刻之间,赌场里的其他赌桌上的赌鬼们,几乎都注意到了这边的赌局,纷纷暂停自己手上的牌局,凑了过来看热闹。

    “大发哥又要出手了?啧啧……肯定是赢定了。”

    “在墩徐镇,没人可以赢大发哥的钱。”

    “状元郎文曲星又怎么样?不就是会读书么?书就是‘输’,还想要赢?做梦吧!”

    ……

    赌徒们大多都是没有什么文化,不会念书的,尤其是一些初中高中就辍学打工的,对林烽是又羡慕嫉妒又一脸酸溜溜地说着寒碜的话。

    “来吧!状元郎,你刚刚说……是你妈来和我赌?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选择自己和我赌,别到时候输了以后说不算。”张大发两手撑在了赌桌上,装作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说道。

    “不用!就我妈来便可以,对付你这样的小虾米,还用不着我出手。”

    林烽微微一笑,丝毫没有被对方的气势吓到。反而拍了拍自己母亲的后背,小声地说道:“妈!你就负责抓牌好了,我们肯定会赢的。”

    “既然如此,这里两百万的筹码,我们每人一百万筹码,就玩德-州-扑-克。谁先输光这些筹码就算输,我输了就放了你小舅,额外给你这一百万筹码的钱加上五万块补偿。而你们如果输了的话,想要赎回你小舅就必须给五百万,加上这筹码的一百万。”

    (昨天喝醉了,写的一章,当时写的时候就迷迷糊糊,觉得写的没有错误。结果今天中午起床一看,都是错别字和各种错误,急忙改了一下。所以如果大家昨天看到错误版本的章节,可以再回去刷新一下看看新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