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赌博不管是对国家对社会对家庭,危害都是无穷大的。 可是为什么,这些农民们就是执迷不悟呢?”

    看到进进出出这些地下赌场的农民和村妇,周芸的心可以说是绞痛的。因为她在芝安市这几年的采访当中,接到了许多因为赌博家破人亡的案例。可是,她只是一个普通的记者,除了像公安部门呼吁整治这些赌场之外,根本给不了他们太多的帮助。

    赌博之风屡禁不止,是芝安市一个非常严重的顽疾。以至于,连周芸这么富有正义感的记者,也都已经快要放弃对这一块的报道和揭发了,因为根本就没有多少作用。

    “林烽,我已经到墩徐镇市场口这边了。你在哪里?我找你去。”

    站在市场门口,周芸打电话告诉林烽自己到了。

    “芸姐,你在市场那边等着,我们马上就过去。”

    接到了周芸的电话,林烽微微一笑,对母亲道,“走吧!妈,芸姐已经到了,咱们一起过去。刚好那些地下赌场都在市场口附近。”

    “那感情好,小烽,你打算和周记者怎么曝光那些地下赌场的?”林母问道。

    “保密!等到了赌场里面,妈,你就知道了。跟我走,砸他们的场子去!”

    林烽笑着说道,走了大概五六分钟,便到了墩徐镇的市场。

    现在虽然是农忙的时节,但是却有许许多多的农民进进出出各个地下赌场的人入口,甚至有一些农民都是刚刚从田里回来,身上还沾着泥巴就迫不及待地拿着钱一头钻进了赌场当中。

    周芸就刚好站在了这几个赌场交汇的地方,浑身都是不舒服,听到和看到的,都是农民深陷这赌博游戏当中画面。

    “哈哈……老子今天运气好,赢了一千多。来来来,请客!请客,大家要吃什么随便拿!”

    一名二十岁出头的青年拿着一手毛爷爷,笑哈哈地走到市场口的小卖部,十分大方地招呼周围的那些认识的人喝饮料吃零食。小卖部的老板乐呵呵地和他打着招呼,一脸笑容地道:“水生,运气不错啊!又赢钱了!”

    “水生,今天运气不错呀!啧啧,我今天手气不好,输了好几百呢!好几天的活儿又白干了。等我明天卖橘子的两千块收回来,再去翻本。希望能像你一样倒赢钱……”

    一四十多岁的农民老伯,看到这叫水生的青年赢了一千多,满脸地羡慕说道。

    “吃吃吃,大家别跟我客气,这是一百块,老板!大家吃的都算我的,多了就不用找,少了不够再补。今天手气这么旺,不多玩两把,有些可惜了。哈哈!就要趁胜追击,再玩几把十三张去……”

    赢了一千多块的水生美滋滋地,他出来兜了一圈之后,又忍不住拿着手上的这些钱,钻进了另一家赌场去了。

    可是不到两分钟,水生就哭丧着脸出来了,皱着眉头,跑到小卖部的门口,有些怯生生地询问道,“老板!刚刚……刚刚找的钱呢?”

    “没了!还差三十五块呢!我正要找你拿呢……”小卖部的老板摊了摊手说道。

    “我哪儿有,刚刚太衰了,本来还赢几百块的,结果一冲动,一把押光了。”

    水生一脸懊恼地说道,然后咬咬牙对小卖部老板道,“老板,你借我五百块,让我去翻本,一会儿如果赢了,多还你一百。”

    “去去去……我这小本生意,哪儿有钱借给你。你要借钱,干嘛不去大发哥那?大发哥就是专门干这个的。”

    一听到水生不仅输光了,还要来问自己借钱,那小卖部的老板便立刻摆出了臭脸来,指着另一端的一个店面门口说道。

    “大发哥那?不不不……我才不去呢!他那里的钱我有命借,可没有命还。算了,我还是回家喝西北风吧!”

    水声看了看另一边的店面,赶紧摇头道。那大发哥就是这一片专门弄高利贷的几个头目之一,手底下的马仔都不是好对付的,听说其中有一个手里面还有人命呢!但凡是欠了大发哥钱的,几乎没有敢赖账的,唯一的一个赖账的就被大发哥砍掉了双腿。

    虽然因为这样,大发哥的一个手下被判了几年的刑,但是这也让大发哥在这一带的名声更加确立了起来。

    “也对,贵亮前两天不就是问大发哥借了二十万去翻本,然后听说今天已经连本带利涨到了五十万了。哎!我估计,贵亮这一笔钱绝对是还不上了,到时候若不是卖老婆孩子,就要断手断脚了。”

    小卖部的老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而且说这话的时候,他微微缩起了自己的右手,如果有人心细的话,就能发现这小卖部老板的右手小指头是断的。他当初也是一个资深的赌徒,同样也是借了高利贷翻本最后输光了,还不起钱,就被人砍了一个手指头。

    因此,后来这小卖部的老板就痛定思痛,坚决不再碰赌博了。反而是在这赌场周围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小卖部,倒也赚了不少钱。可是周围那些烂赌徒们,却是让他每一次都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过去,也时时刻刻在心里面警示着。

    “贵亮怕什么?上一次欠了二十万不是马上就还了么?他现在能耐了,有一个状元郎的外甥,芝安市的那个英雄食府你听过没有?现在是我们市里最出名的酒店了,区区五十万,只要他求求他大姐贵珠,肯定会给他的。”水生有些羡慕地说道,“如果我有这么一个厉害的大姐,肯定也去找大发哥借钱翻本了。”

    “贵珠?水生,你快看看……是不是前面那个,我前两年见过一次。”小卖部老板眼尖,立刻就指着往这边走过来的林烽一行人,说道。

    “对对对……就是她,走在她旁边的肯定是她的儿子林烽了。我们芝安市的状元郎啊!前几天我还在电视上看到的,估计今天他们就是带钱来赎人的,贵亮还真他妈走运,有一个这么疼他的大姐。”水神也转头盯了过去,更加羡慕地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