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这农村乡镇当中,消息闭塞,娱乐手段单一,所以即便林烽和林母现在走到大街上像大家说什么赌博有害,赌博都是出老千的话,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说服力。

    甚至于,因为这样,还会有一大堆地下赌场的混混们来找他们的麻烦。林母可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修真者,即便觉得林烽能打,顶多一个打几个,哪里是一群小混混的对手呢?

    不过,林烽却是考虑周到,他微微一笑,便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嘟嘟嘟……

    只响了几下,就立刻通了,电话那头一个很甜美的声音笑道:“呦!这不是我的贴身保镖的么?这些天,你都跑哪儿去了,不是说好了要贴身保护我的么?”

    没有错,这个甜美的声音便是芝安市电视台的美女记者周芸,今天她正好休假在家里,正无聊的时候,突然就接到了林烽打过来的电话。说起来,也有好几天没有见到林烽了,她的心里面怪想念的,没想到刚想到林烽,就接到了他打来的电话。

    “嘿嘿!芸姐,好久没见了。我是你的贴身保镖没错,只要你有危险的采访任务,保证随叫随到。”林烽嘿嘿一笑道。

    “少贫了,我可不敢驱使你这个满分状元郎。你可是我们芝安市的骄傲,我还听说,陈市长都拟把你推送到省里参与全国优秀青少年的评比呢!”周芸怪声怪气地说道,“说吧!今天打电话找我有什么事?”

    “哪儿有什么事,就是想你了呗!”林烽厚着脸皮套近乎道。

    “得了吧!林烽,每一次碰到你都没有什么好事,你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儿,就说吧!这次要我帮你什么忙?”经过几次的接触,周芸对林烽也比较了解,所以猜到了林烽肯定不会无缘无故打电话给自己。

    “好吧!芸姐不愧是我们芝安市电视台的金牌记者,不过刚才那话你倒是说错了,什么叫做碰到我就没有好事呢?前几次如果不是我这个贴身保镖在,你也没办法取得那么多重要的新闻线索,获得那么多有价值的画面和镜头呀!”

    林烽撇了撇嘴又说道,“这一次,算是再便宜你了。我这里可是有一个大新闻要送给你呢!”

    “嘻嘻!林烽,什么大新闻?我正瞅着这个月台里面的新闻节目有点太单调了呢!成天就是报道一些市政府的扶贫政策呢!”

    周芸一听到有新闻,两眼也放光,立刻追问道。

    “我现在墩徐镇,你方便过来一趟么?记住,带上你的那些偷拍设备。”林烽先卖了个关子,说道。

    “什么大新闻呀!还藏着掖着,得嘞!反正我今天也休息,就去看看!如果你敢让我白跑一趟,哼!我就要到你们英雄食府去白吃白喝一个月……”周芸笑着说道。

    “只要你来,一年都没问题!”

    林烽回答道,挂了电话之后,便对母亲说道,“妈!我已经叫市电视台的周记者来了。”

    “周记者?就是上次跟着你去报道黑心肉工厂的那个漂亮的周记者么?”

    一提到这个周记者,林母便瞬间有了印象,毕竟上一次林烽到那个黑心肉工厂当中去,实在是有些太过于惊险了。当时的画面当中,甚至看出那个黑心工厂的老板连枪都有。

    而且,周芸平常在芝安市电视台主持的一些节目,也大部分是为老百姓服务的,什么打假专项行动节目,什么揭秘街头骗术的节目等等,都是周芸精心策划的,实实在在帮助了许多芝安市的市民。

    因此,周芸虽然在其他地方没有什么知名度,但是在芝安市,也大大小小算是一个明星记者主持人了。尤其是农村乡镇的许多农民们,都将周芸当做自己的梦中情人。甚至有一些专门跑到电视台门口去等着看真人的。

    毕竟,那些电视上的明星和演员大部分都离得太遥远了,但是周芸却是实实在在生活在芝安市,算是一个很亲民的“小明星”了。

    所以,一提到周芸周记者会来,林母也瞬间将半个心放下了,笑着安慰自己的弟媳道:“秋萍,这下你放心。只要电视台的周记者来了,到时候把这个赌场曝光,看今后还有谁来这些赌场赌博?”

    “周记者?小烽还认识电视上的周记者?”小舅妈方秋萍听了也是一惊,毕竟以她这样农妇的想法,凡是能出现在电视里的主持人什么的,都是遥不可及的明星。

    “小舅妈,上次我去那个黑心肉厂不就是周记者跟拍的么?还有那次的高考访谈,也是周记者采访的呀!”

    林烽一提醒,方秋萍便想了起来,“那真的是太好了!小烽,亏了有你在,这下贵亮出来有希望了。”

    不一会儿,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墩徐镇的市场门口,这里正是整个墩徐镇最繁华的地方,也是赌场聚集最多的地方。

    一下车,看到这些聚集在市场附近的地下赌场,周芸便皱起了眉头,她虽然在芝安市好几年了,也下到过不少村镇当中,知道芝安市的赌博问题泛滥,但是却没有看到像墩徐镇这么明目张胆的。

    虽然周芸也因此像市政府公安局什么的打过报告,希望可以诊治一番,可是这些地下赌场就像是狗皮膏药一样,查了好几次,又死灰复燃,甚至于许多村民也帮着这些赌场的混混们躲避警察。一旦有警察来查的时候,有人在外面放哨,然后里面立刻将钱都收了起来,所有人都统一拿出象棋什么的,像一个很正常的棋牌室。

    扑了几次空之后,警察便再也不理会这些地下赌场了,因为他们知道,只要他们一出派出所出警,那边一个电话给放哨的人,根本就抓不到现行。

    赌博的危害很大,这几乎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但是却偏偏这个现象屡禁不止,一直是周芸这个正义感爆棚的记者最头疼的事情。今天在墩徐镇一下车,周芸就恨不得立刻冲到这些赌场里面去,怒斥这些开赌场的小混混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