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张家的老宅还是当初林母张贵珠出生的时候,林烽的外公和外婆一点一点堆砌起来的砖瓦房,里面甚至连现代化的卫生间都没有,上厕所要蹲茅坑。

    这也是为什么上了初中之后,林烽很少回到外婆家来的缘故,因为这里真的是地地道道的农村,经济落后,农民们的生活水平很低,所以娱乐方式更加有限,赌博几乎成为了唯一的娱乐方式。

    因此,在墩徐镇的各个街道都有许多地下赌场,都是吸引着这些农民们将辛辛苦苦一年赚到的钱送到他们的手上。

    而且,这些赌场往往都是有后台的,许多要么是当地的小混混头子经营的,要么就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投资的。总之,他们不怕你欠账,就怕你不来玩。

    赌场就是这样,即便没有做什么手脚,依旧是十赌九输,更不用说现在各种现代化的设备这么多,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什么都不懂的农民进入这样的赌场当中,显然是口袋里有多少钱都要被掏的干干净净了。

    “秋萍,上次我是怎么交待你的?只要小亮一起赌博,你就立刻打电话跟我说的。”

    走到小舅的屋子里,林母看到里面之前买的彩电和冰箱什么的,都给人搬走了,就只剩下一个三岁多的娃儿在里面哭着。

    “林烽哥哥……呜呜呜……有坏人!坏人将我们家的冰箱和彩电都给搬走了,妮妮要看电视,要看光头强……”

    张贵亮三岁的女儿张晓妮坐在地上哭着鼻子,一看到林烽来了,便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哭道。

    “妮妮,你放心。那些坏人,哥哥会狠狠地教训他们的。”

    看到家徒四壁的小舅家,林烽的心里面有些内疚了起来,自己的确没有照顾到这些亲戚。虽然说这段时间有些太忙了,但是手头上的钱可是花十辈子都花不完的,却让自己家的亲戚过这样的苦日子。

    想起小时候小舅省吃俭用给自己买变形金刚模型当生日礼物的时候,林烽的眼眶就有些湿润了。虽然说小舅赌博是不对,但是他也是为了让家庭变得更好起来,像他这样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除了勤勤恳恳种田种瓜果之外,想要快速赚钱的办法就只有赌博了。

    “五十万呀!大姐,你……你让我们家怎么还啊?我也不知道贵亮是去赌博了,他还骗我说是和朋友一起出去找收购瓜果的商人呢!”

    林烽的小舅妈也是哭成了泪人,她也是一个勤勤恳恳的普通农妇,平常就是在家忙农活,每年都是靠着那么一点田地的收入来维持生活。也是近几年国家的政策好了,有利于农民,才会积攒起一些余钱来买了彩电和冰箱。

    可是现在,小舅被人蛊惑赌博,原本幸福小康的家庭却在一瞬之间就成为了悲剧。

    “放心!五十万而已,就算是五百万五千万,大姐我都出得起。但是,这个钱可不能白白让那些蛀虫们吃了。赌博是犯法的,而且他们这样坑害我们村里的人,我早就已经看不下去了。”

    正义感爆棚的林母,其实早些年就已经看不惯镇上的这些混混们开的赌场了。只是那个时候,她人微言轻,别说是去收拾那些赌场里面的混混了,就是从那里路过都要小心一些,不然都有可能被强拉进去赌几次。

    “现在我们家小烽和市长家女儿的关系可不浅,就他们这些地下赌场,只要小烽一个电话,保证就全部抓起来。”

    林母最大的依仗,便是秦嫣然的母亲陈露萍陈市长,在这芝安市当中,还有谁敢和市长叫板呢?

    “可……可是,大姐,贵亮还在他们手中。我也想过报警,可是……他们说过,只要我报警,即便他们被抓,第一时间也会先剁下贵亮的手指头。”

    方秋萍一脸恐惧地说道,“那些人可凶了,也都是不要命的,肯定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这倒是一个问题,那些王-八犊-子,根本就不是人养的。成天不务正业,就做违法乱起的勾当。”林母皱了皱眉头,然后就看向儿子林烽,问道,“小烽,那这下怎么办?你小舅在他们手上,这有些棘手。就算我们找来了警察,估计顶多拘留他们一段时间,到时候出来还是要找你小舅的麻烦。”

    “妈!小舅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这件事,暂时先不要报警。毕竟警察虽然能够查封这里的赌场,但是却治标不治本,必须要让这些人彻彻底底地知道厉害,也让村民们知道一下赌博的危害。赌博最大的源头便是那些想要靠取巧牟利的人,只要将赌场的非法行为和出老千的操作曝光出来,那么……这些人被抓出来之后,就算再放出来,也不会有人再去他们那赌博了。”

    其实在来的时候,林烽的心里面已经有了大概的构想。墩徐镇这边,甚至包括整个芝安市的各大乡镇,其实都是赌博泛滥,为什么芝安市的经济上不去,最根本的就是农民富裕不起来,他们一年到头赚的那些钱,大部分都进了这些地下赌场的口袋里。

    “曝光这些人出老千的手法?小烽,妈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而且……我们怎么曝光?他们那么多人,再说了……我们说出去,别人也不会相信呀!你要知道,那些赌鬼也都是鬼迷心窍,总觉得自己进去赌场就一定能赢钱一样。”

    林母刚刚来的时候气势汹汹,因为知道自己的小弟被欺负了,又有市长作为后盾,所以觉得没有什么可怕的。但是现在仔细地考虑一番,却是发现在这墩徐镇的地界,恐怕就算是市长来了也好不到哪儿去,这些混混们哪一个不是被拘留过甚至是判刑的?他们为了钱,有时候甚至连命都不要,究竟要怎么曝光这些赌场呢?林母却一点头绪都没有。

    “我们说出去没人相信,但是有一个人说出去,绝对能够说服老百姓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