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管怎么样,今天在芝安一中的毕业大会,让林烽的名声再次大噪。 而且,这也是秦嫣然、罗卿卿和李雨彤三个女孩的第一次正面交锋。

    总结的来说,便是秦嫣然和罗卿卿针锋相对,而李雨彤却是谦让地当和事老,为林烽巧妙地化解她们二人之间激化的矛盾。

    但是,这也并不是长久之计,类似今天这样的办法,可一可二不可三。等到了京城之后,林烽恐怕要面对的问题会更多,目前看来,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而接下去的几天,就变得平静多了。由于再过几天就要到大学去报道了,林父林母对林烽真的是颇为不舍,毕竟林烽从小到大都是在芝安市长大,从来就没有出过远门长住过,林母一方面害怕儿子林烽到了外地水土不服,另一方面也是挂念林烽,不想自己的宝贝儿子离得太远了。

    “衣服裤子都给你整理好了,小烽,到了新的学校,新的环境,一定要记得低调谦虚一点。不要以为自己考了一个满分状元,就可以嚣张跋扈看不起别人。那里可是清北大学,全国各地的状元有一半都在这所学校里面,你的这点成绩算不了什么,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悠着一点,知道么?”

    在林烽的卧室里,林母一边帮林烽重新收拾了一遍到清北大学的行李,一边反复啰嗦地说着一些叮嘱的话语。

    “知道了!知道了!妈,你的这些话已经说了好几天了,我的耳朵都快长出茧来了。而且,我只不过是去上大学而已,就不说寒暑假了,平时周末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飞回来看你们二老。反正东南航空公司就是咱家自己开的……”

    林烽嘿嘿笑道,其实在他的心里面,也是舍不得芝安市这一座山清水秀的小城市的。虽然它并不如大城市那般繁华,虽然它只是一个山沟沟里的县级市,但是这里却是生他养他的地方,在这一片水土之上,也有着他最亲的人。

    “小兔崽子,刚有点钱,就学会铺张浪费了?再说了,东南航空公司是人家蔡董开的,你只是蒙他的感谢,获赠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而已。我和你爸在芝安市有吃有喝,一切都挺好的,你别动不动就回来,一个小子怎么就和个姑娘一样恋家呢?”林母抿着嘴巴说道。

    “妈!这不是你刚刚说你会很想我的么?我才说要经常回来的……”林烽撇了撇嘴巴,心里面却嘀咕道,“这点机票的小钱,我存放在瑞士银行的那些钱,估计每天的利息都足够做一辈子的飞机了。”

    的确,林烽现在差不多可以说是全球有数的大富豪了,估计福布斯排行榜他可以进入前十了。不过,在全世界的财富面前,林烽的这点钱还是不够看的,毕竟许多经年累月发展的家族和势力,他们真正能够掌握的钱财究竟有多少,可能对于他们自己来说,都是一个迷。

    大家族大财阀的资产,往往都不会对外公开,甚至是一些族人也完全不知道大概的一个情况。福布斯排行榜自然也就不清楚那些家族和财阀集团的身家。

    不过,林烽并没有告诉自己的父母现在的自己拥上千亿的资产,这些钱他也另有他用。虽然他是一个可以不食人间烟火的修真者,但是在林烽的构想当中,还有一个立于全世界之巅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

    “好了!臭小子,你的这些衣服都整理在这个箱子里了,其他的被褥什么的,到了京城你自己再去买。后天要妈陪你去清北大学报道么?”林母收拾完林烽的行李之后,问道。

    “不需要啦!妈,我都多大了,还用得着你陪着去学校?我自己能搞定的,等你和爸有空了,再一起来京城玩……”林烽摆了摆手说道。

    “小兔崽子,翅膀硬了,现在可以自己飞了。”

    林母笑了笑,刚准备从林烽的屋子里出去,兜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小弟?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看到来电显示,林母发现是自己的小弟张贵亮打来的电话,便接通道,“喂!小亮,有什么事么?”

    “大姐!你一定要救救贵亮啊!”

    电话那头是张贵亮的老婆方秋萍的声音,带着一股绝望的哭腔,颤抖地喊道。

    “救贵亮?秋萍,你先别哭。快说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贵亮出事了?”

    听到这声音,林母也是目光一凝,急忙问道。

    “小舅出事了?”

    林烽闻言也立刻竖起耳朵关心了起来,毕竟小舅张贵亮从小都挺疼自己的,有什么好吃的都紧着自己。

    “钱!大姐,你……你能不能再借给我们家五十万……”方秋萍哭着说道。

    “什么?五十万!秋萍,上次不是给了你们二十万用来还赌债了么?你们要干什么,又要五十万?”

    一听到这话,林母的眉头便皱得更深了,厉声质问道,“是不是小亮又跑去赌博数钱欠下了高利贷?我上次是怎么跟你们说的,赌博赌博十赌九输,他不听我的话,你怎么也不会劝劝他呢?”

    “大姐,是我不对。本来经过上次的教训之后,贵亮就安安心心地在家种田种果树的。可是都怪我成天在家里说他没有出息不会赚钱,不能给我买好房子和好的生活。结果……结果贵亮一气之下就又跑去赌博了。

    我……我也是前天发现贵亮没有回家之后,才觉得不对劲,后来多方打听之下,才知道贵亮已经被赌场的人给扣下来了,欠下了五十万的高利贷。”

    方秋萍一边说就一边哭,抹着眼泪道,“赌场的人让贵亮打电话给我要钱,贵亮不想牵连我们,死都不打。最后赌场的人亲自跑到我家里来,威胁我说,再不给钱的话,就将贵亮的手指头一个一个地给砍下来。大姐,最后一次,求求你再救贵亮最后一次吧!这五十万,真的是救命钱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