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个盛传拥有先天草的秘境,每一年都吸引着许许多多的武者进入其中毛线。

    并且,能进入这个秘境当中的武者,必须是后天七层以下的,这就起到了一个筛选的机制。

    每一年能够进入秘境当中的武者是有限的,秘境内的环境有利于修炼和突破境界,各大世家和门派必然会派出自己门派内的天才和精英。

    “如此说来,包括之前秘境入口通道的筛选作用,一切地一切,岂不是都在挑选出身体资质比较好的武者么?这便难怪了,疯丫头是阴阳体质,在这些武者当中,恐怕是潜质最好的一个了。难怪会在第一时间进入通道之后,就被筛选传送了。”

    联系了掌握的这些零星的讯息,林烽可以十分肯定这一个天池秘境世界,完完全全就是一个骗局。根本就不是修真者废弃的药园,里面之所以会有这种先天草流落出来,唯一的可能性便是充当诱饵一样引外界越来越多资质非凡的武者进入秘境当中来探险。

    “这哪儿能叫做先天草,难怪外面的武者拿到这先天草,能晋升先天的机会依旧不是很大。里面蕴含的灵气太少了,根本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但是,如果是真正修炼到后天大圆满的武者,有些极有可能便是差这么一丝灵气的引导,这个时候灵气的作用便显然重要得多了。”

    这一株先天草,对林烽根本毫无用处,他轻轻地一口就吸干了上面的一丝灵气,化为了自己体内的元气,然后便将变成普通草药的先天草给捏碎了。

    “如果按照那些网络小说的尿性,这样一个遴选资质上佳武者的秘境,肯定是某种逆天传承或者宝物的传承之处。估计只有符合这个宝物的某种绝佳体质,才能够最后获得传承或者宝物的认可,所以……秘境内的宝物故意衍生出这种方式,不断吸引着外界的武者进入其中。就好像那些会吞食昆虫的植物一样,故意释放出某种香味充当诱饵……”

    到了这种时候,林烽便不再隐藏自己的灵识,为了尽快找到萧霓裳,他顷刻之间,便将自己的灵识覆盖了出去,在这偌大的山顶药园当中寻找着。

    而此时,白衣大教主和他手下的那些黑衣信徒也几乎全部都聚集在了药园当中,一边寻找着具有一定价值的先天草,一边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教主,我们所有人身上懈怠的蛊虫都准备就绪,随时都可以释放出来。”一名黑衣信徒回答道。

    “很好,现在我们就等吧!这一次,是这秘境当中老怪物最后的机会了,就算剩下的这些武者当中,没有最符合他的肉身,他也一定会选择其中最合适的一具开始夺舍。到时候,只要他一夺舍成功,无法再从肉身上逃离的时候,我们便将彼岸花蛊虫放出去。”

    白衣大教主有恃无恐,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当中。

    “可是,教主,我们并不知道,具体哪一个是那老怪物夺舍的对象啊?”黑衣信徒发出了疑问。

    “不用知道哪一个是,反正所有人都已经中了我们的彼岸花蛊毒。到时候,蛊虫一旦放出去,他不管附身在谁的身上,都无可避免要彻底地被我们的蛊虫吞噬脑子和记忆,成为我们最忠实的信徒,然后帮助我收复这圣蛊盖。”

    抬头看看这山顶上没有太阳的蓝天,白衣大教主微微笑着伸出手道,“哈哈!真想不到,天地之间真的有这么神奇的宝贝,内里自有乾坤,成为一个世界。而且,只要将蛊虫放在这圣蛊盖的世界内蓄养,成长的速度能快上十倍以上不止。”

    养蛊,从一开始便是将各种各样的毒虫,放在一个密闭的容器当中,让它们相互之间争斗和吞噬,最后剩下来的那一只,便是已经养成的蛊。

    修炼蛊虫的修士,从云南苗疆的一些少数民族,到东南亚的一些巫婆巫师,再到像彼岸教这样的神秘组织。衍生出了各种各样的方法,从全世界找到和培育了无数种不同的蛊虫,演化出更多的用法来。

    而养蛊的修士,都必须有一件本命的蛊器,也就是用来养蛊的那个容器,从第一次开始养蛊的时候,便在每天子时的时候用自己的精血浇灌。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最后养出来的蛊虫完全听从自己的命令。

    蛊器从最开始的陶瓦罐,到后来的瓷罐,再到后来的铁罐,以及加入了各种毒草药以增强蛊虫威力和生命力。甚至到了近代,有一些养蛊的修士不怕死,用一些放射性重金属元素制作蛊器用来养蛊,最终虽然使得养出来的蛊虫发生了更多的变异,威力变得更强,但是这一类养蛊的修士们,自己也被放射性残害,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了。

    白衣大教主之所以要一直戴着面具,便是因为他也曾在蛊器当中投放过一些放射性的元素金属入内,以至于他自己的脸部也被放射性烧伤,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然而,在所有修炼蛊虫的修士当中,都有过这么一个传说,有一件蛊器称作圣蛊盖,是天地之间第一的蛊器。圣蛊盖内自成空间,养出来的蛊虫每一只都强大无比,甚至,可以将一些野兽放入其中用养蛊的方式,养成可怕的妖兽,也就是蛊兽。

    但是,谁也没有真正见过这个圣蛊盖,只有在两百多年前,有一名叫做常鸿的养蛊修士,意外的在长白山的天池发现了这么一个圣蛊盖,然后他想要靠自己的能力收服这个圣蛊盖,试了好几次之后,都不成功还受到了圣蛊盖的反噬,所以最后还是放弃了,但是他却将这些事随身记录了在了家谱当中。

    不过,当常鸿年迈的时候不死心,在安排好家族的传承之后,便又回到了长白山天池拼死一试,最后了无音讯,没有人知道他是成功还是失败。但是,他发现圣蛊盖的这件事却一直记录在常家的族谱当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