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啊?大圣,你……你在哪里?为什么,我可以听到你的声音?”

    耳边突然传来了林烽的声音,布鲁尔也是一阵惊讶,然后连忙往周围看去,但是除了之前那几名武者和基因战士以外,并没有看到林烽的人影。

    “我就在你不远的地方,你不用找我,我可以看得到的。你按照我的吩咐,沿着小路往回走,你自身土属性的,所以你走一个极数九之后,立刻蹲下来,从地上捧起一抔土来……”

    此时的林烽还在入口外面,他从追踪阵当中感受到布鲁尔遇到了困局,便立刻提醒传音提醒他道。

    “这是什么办法?不过,既然是大圣的吩咐我照着办便是。”

    见识过几次林烽的手段,布鲁尔对于林烽是毫不质疑,林烽叫他怎么办他就怎么办。于是乎,在那几名一筹莫展的武者和基因战士的目视之下,布鲁尔从悬崖口转身,大步走了九步之后,便突然蹲了下来,从地上捧了一抔土在手中。

    “喂!老八,你快看……那黑脸猪在做什么?他……他从地上捧了一抔土起来,哈哈……真的是疯了。”

    一名武者发现了布鲁尔的奇怪举动,便开口笑了起来,觉得布鲁尔一定是看到没有路发了疯。

    “不对!你看他一举一动都很有章法,走……我们继续追上前去看看,他可是跟在大圣身边的人,说不定这就是出去的办法。”

    能进入到这里面的武者,都是老江湖了,虽然觉得布鲁尔的做法怪异了一些,但是却让他们起了疑心,忍不住要跟上去查看一番。

    “大圣,不好……那些人跟了上来,我还要继续做下去么?”

    布鲁尔往后看到那些人跟了上来,便小声地问林烽道。

    “没关系,就让他们学吧!这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学去的办法,紧接着,布鲁尔你看到右手边的一条小溪了么?将你手中的那一抔土撒到小溪里。”

    按照林烽的吩咐,布鲁尔用土克水,当他刚将这一抔土撒入小溪当中后,那小溪当中的潺潺流水竟然戛然而止。明明这一小剖土根本不可能对整条小溪起到什么作用,但是却偏偏可以将整条小溪给拦截住了。

    “起作用了!大圣,真的起作用了,小溪的水都被拦截住了,而且……开始往另一个方向流过去了……”

    布鲁尔瞪大了眼睛,一脸惊喜地叫道,他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事情。而且,还是他自己亲手做到的,简直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同样瞪大了眼睛惊叹不已的,还有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几名武者和基因战士们,他们也满脸不可思议地愣住了。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个黑脸猪丢了一抔土下去,整个小溪的流向就被改变了?”

    “蹊跷!实在是太蹊跷了,而且,说不定,这就是找到先天草的关键所在。”

    这些武者也都是明白人,看到这一幕之后,就更加坚定了要跟紧布鲁尔的想法了。

    “布鲁尔,看到小溪的流向了么?快,跟着它走……”

    林烽微微一笑,继续命令道。

    “林烽,你在笑什么?我们什么时候进去呀?”见越来越多的武者走了进去,萧霓裳有些待不住了,“要是再不进去的话,先天草可就被他们采光了。”

    “疯丫头,你放心。进入里面之后,想要找到先天草,可没有那么容易。”

    虽然没有亲自进入山林当中,但是林烽通过追踪符,已经完完全全知道了里面是怎么一回事了。就拿布鲁尔所在的开门来说,这一路上虽然没有什么危险,但却是死路一条,因为开门设置了一个小五行阵法,只能够破除掉这个小五行阵法之后,才能够找到出路。

    林烽正是看透了这一点之后,才这么指挥着布鲁尔,让他一步步破解这个小五行阵法。因为布鲁尔自身是土系基因战士,所以他是土属性,土克水,正好能克住那一路上来的唯一一条小溪。

    土克了水,改变了小溪的流向,那么现在小溪的流向,便是下一步出口的地方。

    按照林烽的吩咐,布鲁尔跟着小溪流向往前走,越往前就越是觉得温度再往上升,好像走在火炉旁边一样。

    呼呼……

    布鲁尔一个不留神,身边的地下突然便冒出了一道火焰,差点没有将他变成了烤乳猪。

    不过,这一道地火,立刻就被那流过来的小溪给灭掉了,地上形成了一块岩浆石头,透露出了一股高温来。

    “灭掉了水和火两个元素之后,这个小五行阵法应该破开了。布鲁尔,你现在往左手边走九步,再往东南方向走九步,然后叫一声‘开’,应该便可以走出这里了。”

    心里面预估了一下,林烽给布鲁尔下发了下一步的指示道。

    果然,布鲁尔如实行动,当他刚喊出一声“开”之后,眼前顿时便出现了一道旋风之门来,嗖的一下将布鲁尔给卷入了其中。

    “老八,快看……那个黑脸猪进去了,突然来了一股风一卷,他整个人就没了。”

    “怎么回事?他到底是怎么离开的?快……我们也依样画葫芦试试看……”

    ……

    布鲁尔安然离开了这个开门所在的山路,进入了山顶附近,而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些武者和基因战士,却立刻学着布鲁尔的方法操作。但是很可惜,他们当中并没有人是土属性,这个方法对他们无效。

    而就在布鲁尔第一个进入了山顶时,整个秘境的虚空当中,那个沉睡的声音发出了一声惊疑:“咦?没想到,过去了这么多年,竟然还有人懂得五行阵法?而且,竟然还是一个昆仑奴?”

    在中国古代,浑身漆黑的黑人被称作昆仑奴,是最下等的用来交易买卖的奴隶。那个声音感受到了布鲁尔破开小五行阵法离开困境之后,便立刻注意到了他,然后便又叹息了一声:“可惜了,资质太差,当不得我的夺舍之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