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心……”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萧霓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身体就是本能地动了起来。 (.  . )

    “疯丫头,你还真的是疯了!我林烽用得着你来救么?还是舍命来救……”

    林烽既然敢这么激怒那彼岸教的白衣大教主,而且还点出了那一道白光是蛊虫断头虫,自然是有应对这断头虫的办法。不过,令林烽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之下,萧霓裳竟然想都不想地便跳了出来,整个人挡在了他的面前。

    “不知死活的女人,我的断头虫是你能挡得住的么?”

    看到萧霓裳挡在了林烽的面前,白衣大教主阴险地一笑。可是,下一秒钟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却是完全僵住了。因为他并没有如愿以偿地看到自己化作一道白光的断头虫将萧霓裳的手臂给咬下来,那一道白光反倒突然在空中拐了一个弯儿,然后直接就冲着白衣大教主手下的一名黑衣教徒射了过去。

    “啊!我的手臂,教主,救……救我……”

    没错,那一道白光的断头虫并没有伤害到萧霓裳分毫,也没有伤到林烽,而是在空中拐了个弯,将目标锁定在了白衣大教主手下的教徒身上。

    “怎……怎么会是?我的小宝贝们,错了!错了……给我回来!”

    白衣大教主也是愣住了,他训练这些断头虫,从小样自己的精血养到大,杀人无数,却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丝一毫的偏差。今天这样的状况,简直是前所未有,用他精血饲养的断头虫,怎么就突然不受控制了呢?

    没有办法,白衣大教主为了避免断头虫再祸害其他的教徒,赶紧用尽力量将那些断头虫给召唤了回来。

    “哟呵!小白呀!我看你养的这些断头虫的功夫好像还不够到家呀!还是说,你是假装对我下手,反而冲着自己的手下去的?啧啧……看来你这个人虽然穿着一身白,但是内心却是黑得不要不要的啊!”

    看到白衣大教主脸上铁青一片,连面具都挡不住,林烽便哈哈大笑了起来。而且他从白衣大教主一跳下来,就给他起了一个“小白”的名字,这样喊出口来,就好像是在叫自己家的小猫小狗一样,让白衣大教主听了恼怒非常,可是对林烽又没有丝毫的办法。

    “笑!你就尽管笑好了,等再过一两个小时,彼岸花香上携带的蛊毒深入你的体内之后,任凭你的实力再强大和神秘,也一样会变成行尸走肉,供我们彼岸教驱使。”

    白衣大教主李远成虽然在彼岸教的十二大主教当中实力是垫底的存在,但是他却是土生土长的华夏人,对于蛊毒的运用却是在十二大主教当中数一数二。这一次他不仅仅是带了一道白光就可杀人的断头虫来,甚至从昨天晚上便开始在沿途的山路上布置下去,那些犹如血海一样盛开的彼岸花的花香当中,便蕴含着一股奇特的蛊毒。

    这种蛊毒是润物细无声,中毒之后根本没有丝毫的征兆,需要潜伏五六个小时才会被激发。而这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沿路上来,闻到了散布出去的彼岸花香。只要时间一到,白衣大教主李远成命令手下将对应这种花香的蛊虫释放出去,蛊虫就会沿着花香的蛊毒,直接钻入人的脑髓当中,吃掉大脑,占据其中将人变成一具无比听话的傀儡。

    所以,这彼岸花香之毒,乃是白衣大教主最大的依仗,也是要控制这里所有武者和基因战士最大的手段。不过,现在白衣大教主却是有些失算了,彼岸花香之毒发作的时间还没有到,却碰到林烽这么一个逆天的存在。

    白衣大教主李远成最厉害的手段便是那一道白光杀人的断头虫了,刚刚明显是林烽用特殊的手段进行了干扰,让他的蛊虫失去了控制。所以现在,李远成对林烽有点无计可施去了,甚至于,他还没有真正和林烽交手,就对林烽那奇快无比的速度有所忌惮起来。

    不过,其实李远成有点过于担忧了,林烽是修真者,不管是身体素质还是速度,比起一般的后天大圆满武者都强大,但是却还做不到像刚才那样快到冲过去拿了玉佩又回来,所有人都发现不了的地步。

    实际上,林烽刚才是真的一动都没有动,他根本就没有自己出马去拿那一块玉佩。而是让自己兜里面的寻宝鼠萌萌去的,萌萌的速度也没有那么快,但是好在林烽给萌萌加了一个隐身术。这样一来,萌萌几乎是悠闲地蹦跶蹦跶过去,轻而易举地就从那倒霉的黑衣教徒眼皮底下将玉佩拿走的。

    周围所有的武者和基因战士们,看到白光被收回去的这一幕,全部也都纷纷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到林烽出手,但是现在只要是个人有眼睛都可以看得出来,就是这位神通广大的大圣用了手段的。

    比起那残忍可怕的白衣大教主,在场所有的武者和基因战士们,丝毫不觉得林烽有什么可怕的,甚至连刚刚林烽拍卖赚他们钱的画面,也让人觉得倍儿可爱。试想一下,这么一名神通广大修为高深的前辈高人,一点也没有靠着自己的强大实力抢夺他们的财物和宝贝,反倒连强买强卖都没有。

    甚至于,这位叫做“大圣”的前辈高人,还主动放下了架子,提供上好的售后服务,笑脸迎人,虽然卖的名额价格高了一点,拍卖的规则手段坑了一些,好歹这是买卖自由,一个愿买一个愿挨的呀!

    如此一想,在场的许多武者和基因战士们,就更加后悔刚才没有花钱拍卖大圣的名额。这可不仅是丧失了一个和这位前辈高人攀交情博好感的机会,更有可能失去了一个保命的机会呀!要知道,没有买大圣名额的人,倘若白衣大教主大开杀戒起来,大圣可不会保他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