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抬手的一瞬间,射出一道白光,就足足可以将一名相当于b级强者的上忍山本的手臂给斩断。彼岸教白衣大教主这样的实力,足以震慑住全场的武者和基因战士了。

    甚至于,比林烽刚刚出手一拳打爆那老毛子更加有威慑力,毕竟林烽的速度再快,也好歹可以解释的通,而那白衣大主教出手之间,却是处处透着诡异。让人根本没有办法防御,面对上他的攻击,似乎连躲开的机会都没有。

    也正是因为这样,那山本掉落下来的玉佩,别说周围那些武者了,就连山本手下的那些忍者们,也没有一个敢上前去捡玉佩。在所有人看来,在这种时候还敢打这一块玉佩主意的人,都是在找死。

    可是,偏偏当那白衣大主教手下的一名黑衣教徒上前来,俯身下去准备捡起玉佩的时候,玉佩却凭空突然消失了。

    “玉……玉佩去哪儿了?”

    那个黑衣教徒瞬间惊呆了,赶紧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玉佩消失的这个事实。而他周围的那些武者和基因战士们,见黑衣教徒一直弓着身子没有起来,也奇怪了起来,怎么捡一块玉佩要这么久么?

    他们也一样根本没有发现有什么人曾经来过这一边,然后拿走了玉佩。甚至于,站在山丘上的白衣大主教,同样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

    见黑衣教徒捡一个玉佩花了这么久还没有搞定,依旧弓着身子不知所措的样子,白衣大主教发火了,质问道:“我亲爱的信徒,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马上将那玉佩递上来与我呀!”

    “主……主教,不……不见了。那一块玉佩不见了……”

    仔仔细细看了一下眼前的这一片地面,黑衣教徒确定地上没有任何陷进去隐藏玉佩的坑之后,才颤颤巍巍地抬起头来,向白衣大主教汇报道。

    “不见了?这怎么可能?方才明明就落在地上,怎么可能不见了?”

    听到黑衣教徒莫名其妙的话语,白衣大主教登时就怒了,此时他刚杀鸡儆猴需要立威,而这个黑衣教徒却连捡一个玉佩这么小的事情都做不好,岂能不发火?

    “我也不知道,可是,主教,那一块玉佩,真的不见了。”

    此时此刻的黑衣教徒,心里面也是一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他也想不通,为什么前一秒还在眼前的玉佩,自己只是眨了一下眼睛,就瞬间不见了呢?难道说,真的见鬼了么?

    而周围那些武者和基因战士们也是莫名其妙了起来,他们和白衣大主教一样,也是瞪大了眼睛明明看到那一块玉佩就掉在了地上。在那黑衣教徒俯身下去遮挡住的时候都还在,这期间又没有任何人靠近这边,玉佩没有理由不见的。

    恐怕,唯一有可能的便是,这名黑衣教徒自己私藏了玉佩,然后谎称玉佩不见了。这应该是最有可能的推断了,不仅那些围观的武者和基因战士是这么想的,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这么推论,包括那白衣大主教。

    所以,当听到黑衣教徒口口声声说玉佩真的不见了之后,白衣大主教恼羞成怒,使了个眼神,于是乎又有两名黑衣教徒嗖的一下从山丘上跳了下来,然后其中一个一鞭子狠狠地甩在了方才那名拿玉佩的黑衣教徒的身上。

    啪啪啪……

    黑色鞭子,抽在身上,一条条的血痕,就算是旁边在看的人都觉得一阵疼。更不用说那名黑衣教徒了,他被打得皮开肉绽,身上的衣服也破裂了开来。于是乎,下来的另一名黑衣教徒便上前去直接伸手将他的衣服全部扒开,仔仔细细地查找了一番。

    捡玉佩的黑衣教徒,痛苦地在地上嚎叫着,身上已经光溜溜,他的衣服和所有物品都堆放在一旁经过了仔细地查找,依旧没有任何的发现。那失踪的玉佩,根本没有丝毫的踪影。

    “主教,我……我真的没有拿玉佩,它就是在我的眼前不知道怎么就不见了……”

    黑衣教徒身上一条条鞭痕,痛苦地喊着冤屈。但是白衣大主教似乎更宁愿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玉佩不可能自己找翅膀飞了,而且就算要飞了,也应该能够被看到。所以结论肯定是被这黑衣教徒藏起来了,既然不是藏在身上,便极有可能是吞到了肚子里。

    “本主教好意收留下你,愿意带你前往彼岸极乐之地脱离苦海。然后你却冥顽不灵,帮助那地狱的恶魔破坏我拯救人间的大业。难道你以为将玉佩吞入腹中之后,就可以破坏我们的大业了么?来人,将他的肚子给我剖开,一点一点地给我找……”

    白衣大主教一声令下,其他的几名黑衣教徒便一拥而上,直接将那捡玉佩的黑衣教徒开膛破肚,血水狂涌了出来,一点一点地掏出来,肠子和胃都翻遍了,可是却依旧没有找到那一块鼠形的玉佩。

    在场的这些武者和基因战士,有哪一个不是双手沾满鲜血的,他们有谁不是杀过人的?可是看到眼前这残忍的画面,有些还是忍不住吐了起来。同时,也更加对这白衣大主教惧怕了起来,这对自己人都这样,简直是惨无人道了。

    而此时虽然已经过了十二点,可以用玉佩进入秘境当中了,但是有了倭国的山姆作为前车之鉴,米国的山姆虽然手握着玉佩钥匙,却根本不敢轻举妄动。看到了黑衣教徒被开膛破肚之后,他甚至觉得这玉佩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拿着肯定会招惹到白衣大主教这个恐怖的家伙。

    “主教,还是没有……”一名黑衣教徒仔细搜查过后,惶恐地回答道。

    “怎么可能没有?是谁偷了?说……是谁偷拿了这一块鼠形的玉佩?说……”

    白衣大主教几乎是吼了出来,怒视着下方这八十多名武者和基因战士,他的吼声将下面这些人吓得够呛,纷纷赶紧分辩起来。

    “不是我们啊!”

    “我怎么可能拿……当时我站得距离那么远……”

    ……

    所有的武者和基因战士,都生怕惹上麻烦,赶紧撇清自己的嫌疑,也不管白衣大主教相不相信,只希望可以平安渡过,安全地下山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在所有人都在撇清嫌疑的时候,突然一阵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正是戴着大圣面具的林烽,手里面突然又拿出了一块玉佩,正是那块鼠形的玉佩,兴高采烈地又吆喝了起来:“好消息!好消息!本店……呸!是本人又侥幸捡到了一块玉佩钥匙,大圣拍卖会再度开启咯!之前两场拍卖没有抢到名额的朋友,我敢保证这回绝对绝对是最后的机会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