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哈哈!这次虽然花了二十亿,但是能够买到一个进入秘境的名额。 到时候找到一株先天草,帮助我家老祖进入先天境界,也绝对是值得的。”

    “老夫这辈子包括祖上收集的那些古董家伙卖了,也才不过二十多亿出头的资产。今天也算是惊天一搏了,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如果再没有先天草的话,我的寿命也就只剩下十年不到的时间了。”

    ……

    在场这些花了重金买了进入秘境名额的武者和基因战士们,虽然有那么一丝丝心疼,但是只要看看身边那些懊悔没有出手买的其他人,顿时就心理平衡,甚至庆幸了起来。

    花小钱,搏的就是一个机会。

    尤其是对于这些凌驾在普通人之上的武者和基因战士来说,要赚更多的钱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能够寻找到先天草的机会,可不是每天都有的。

    “好了,各位顾客上帝们。这一次咱们的拍卖会圆满结束,没有拍到的咱也别泄气,说不定明年还有这么一次机会。到时候大家再来,我一定给大家优惠价……”

    电话查了一下,那些拍卖的钱全部都到站了,林烽的心情是大好,看看手机马上就十二点了,便拿出了玉佩钥匙对那些买了名额的人说道,“几位,可以先站过来,一会儿时间一到,我们就开启玉佩传送阵,进入天池秘境当中。”

    买了名额的十人志得意满地站了过来,而其他那些没有买到名额的人,又没办法从米国和倭国两个已经联合在一起的势力那讨得什么好,所以只能够放弃进入天池秘境的想法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抬头指着头顶上喊道:“快看,彼岸教……是彼岸教的人,白袍……天呐!是白衣大主教来了……”

    有人这么一嚷,顿时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抬头朝着天上看去。

    一朵白色的莲花,伴随着十几个黑色的小点,那白衣大主教和他的手下们,竟然从这么高的山上直接跳了下来,最后平平稳稳地落在了山谷的一处山丘上面,以一种威严又带着仁爱的眼神,看向了底下的这些武者和基因战士们,而他的那些手下们,每一个都手持利刃严正以待矗立在一旁。

    “世间污秽是一片苦海,众生们,追随我吧!我会带着你们逃离这世间苦海,到达彼岸的极乐之土。”

    一出场,那彼岸教的白衣大主教就跟自带立体声音响一样,带着一丝威严和仁爱的声音便在整个山谷当中响了起来。

    底下的这些武者和基因战士当中,有听说过彼岸教威名的,一个个都颤抖了起来。

    “果……果真是彼岸教的人,而且,竟然还出动了白衣大主教……”

    “这是白衣大主教,彼岸教的十二大主教之一……”

    ……

    米国势力这边,山姆看到彼岸教的白衣大主教都出现了,心顿时咯噔了一下:“完蛋了!白衣大主教来了,看样子,这回我们又要空手而归了。而且,按照彼岸教的尿性,能有命回去就不错了。”

    而手里面拿着一块鼠形玉佩的倭国上忍山本,一看到白衣大主教出现,心里面也知道大事不好。不过他可比米国的山姆滑头多了,知道白衣大主教出现必然不怀好意,所以立刻使了眼色,让实力最强的另外四名忍者迅速地回到自己的身边。

    然后,山本便暗暗地凑兜里面拿出了鼠形的玉佩,打算立刻催动玉佩的力量,带着他们五个人进入秘境当中,以逃脱彼岸教的白衣大主教。

    可就在这个时候,白衣大主教却是微微地一招手,一道白色的光芒敕的一下射中了山本刚拿出玉佩来的手臂。

    “啊!我的手……”

    山本痛苦地趴在地上嗷叫着,他的整个手臂都被那一道白色的光芒给射断了下来,而他手中拿着的那一块玉佩也滚落到了地面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了过去,尤其是看到山本那断手上拿着的玉佩,便都明白了过来。原来拥有玉佩的山本,是想要立刻开启玉佩的传送能力逃入秘境当中。可是却被白衣大主教发现了,从那么远的地方,一招几乎是在瞬间就断了山本的手臂。

    “小鬼子想跑了,啧啧……但是却被一下弄断了手臂。这个什么彼岸教的白衣大主教,怎么会这么恐怖?他甚至都没有走过来一步。”

    “完了!这一次,有这个白衣大主教在,我们这里的人,还能够活着离开么?”

    “天呐!这是什么功夫,一抬手一道白光就能要了人的手臂?这简直就不是人啊!”

    ……

    在场的武者和基因战士都被吓呆了,虽然他们都和倭国的山本没有什么交情,但是难免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惊诧。而且,他们也知道,这恐怕也是白衣大主教杀鸡给猴看的一招了。

    而那一块山本落到了地上的玉佩,明明就安然地躺在那,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拿到,但是周围的武者也好,基因战士也好,根本就没有人敢上前去捡。

    开什么玩笑,一伸手就是一道白光,可以要人命的,谁敢去捡这块玉佩,那就是不要命了。

    “苦海无涯,本主教是来带诸位脱离苦海,抵达彼岸。这位倭国的朋友,何必想要匆匆离开呢?”

    见震慑住了全场,白衣大主教十分满意,微微一招手使了个眼色,他手下的一名黑衣教徒,便嗖的一下从山丘上跳了下去,往那倭国山本倒地的地方走去,目的自然是为了捡那一块掉落的玉佩钥匙了。

    在场的那些武者和基因战士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那黑衣教徒走过来,根本不敢有什么动作,生怕稍微一个不慎,就惹的白衣大主教不悦大开杀戒。

    可就在那黑衣教徒走到玉佩面前,正要俯身将玉佩捡起来的时候,突然眼前好像吹过了一阵风,然后那一块鼠形玉佩就这么在他的面前眼睁睁地凭空消失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