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是什么?**香,不好……”

    尚还有一些清醒的萧霓裳,急忙从床上挣扎了起来,一边咳嗽一边想要去打开房间的窗户。

    而此时在门外的欧阳风听到里面的动静,便也急了,道:“大长老,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香无色无味,就算是人醒着也根本无法发觉么?为什么萧霓裳会被呛醒过来,难不成是**香过期了?”

    “**香哪儿有过期的,风少,我也不知道是哪儿出了差错。但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臭丫头醒了,我们趁着现在冲进去,该怎么做依旧怎么做。要不然错过今天的机会,极有可能就再难对她这么轻易地下手了。”

    欧阳友权一声低喝,便猛地朝着那门把手的位置一使劲儿,砰的一下,407的房间门便被从外面打了开来。

    “好,今天我欧阳风还就是要霸王硬上弓,抱得美人归咯!”

    门一开,欧阳风便迫不及待第一个冲了进去,正好看到迷迷糊糊依靠在窗台位置要开窗的萧霓裳,便呵呵一笑走上前去:“萧大小姐,真的是好巧啊!在这里也能碰得到你,怎么样?你这么晚还在窗台打开窗户,就不怕着凉么?看你这虚弱的样子,要不还是让我扶你到床上好好休息一下吧?”

    “欧阳风,原来是你。我早就应该想到,你既然知道我会来长白山秘境,就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看到欧阳风和他身边那两个后天后期的长老,萧霓裳的心就往下一咯噔,知道今天下午果然是没有躲开他们的搜寻,被他们找到了自己的住处。

    “姻缘!姻缘!还不都是可以制造出来的,神话故事里面,就连那些个被叫做书呆子的牛郎、董永、许仙什么的,不都是先耍了点手段,才抱得美人归的么?”

    一脸的邪笑,欧阳风有两名后天后期的长老保驾护航,加上萧霓裳现在中了一些**香神智已经开始有些不轻,他根本就有恃无恐地走上前去,“霓裳,你和我本来都已经水到渠成,两家定了姻亲的。今天在这里,不如就让我们将早晚要办的事情办了吧?嘎嘎……”

    说着,欧阳风有些等不及了,也不在乎这里还有两位长老在场,就朝着萧霓裳猛地一下扑了过去。

    “你……滚开!休想碰我……”

    残存一些清醒理智的萧霓裳猛地一掌拍向了欧阳风,欧阳风的修为是后天五层,本来是比萧霓裳的后天四层高一层的,自以为可以轻易地制伏萧霓裳。可是他怎么想得到,萧霓裳的修为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就晋升了两层,已经是后天六层了呢!

    于是乎,欧阳风也伸出一掌要去接招,却猛地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是萧霓裳那后天六层的力量,瞬间啪的一下把他打到了一边去。

    “风少!”

    大长老欧阳友权和五长老欧阳青阳同时叫了起来,他们本也以为萧霓裳这个丫头翻不起什么风浪来,却没想到萧霓裳中了**香之后竟然还这么厉害。

    “青阳,你去看看风少的情况。这个臭丫头就交给老夫好了,老夫要让她好好知道知道,我们欧阳家的威严是不可侵犯的。”

    欧阳友权怒目一瞪,两只手掌游动着,一股内力在他的手掌之间形成,然后猛地一踱步,朝着萧霓裳狠狠地袭来。

    “后天后期,波罗般罗掌?”

    萧霓裳本来就站不稳了,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内劲朝着自己袭来,登时便绝望了起来。欧阳友权使出的这一掌,是源自少林的波罗般罗掌,夹杂着武者的内力在其中,一掌之下,内劲甚至可以隔山打牛,根本就不是萧霓裳这后天六层的武者可以抵挡的。

    “放心吧!臭丫头,我不会让你死的。只会让你重伤,然后便任我们风少摆布玩弄了。”

    这一掌虽然厉害,但是欧阳友权并没有用尽全力,而且还避开了萧霓裳致命的部位。他的目的不是要杀萧霓裳,而是要将她控制住而已。

    “这回有大长老在,萧霓裳,你这个臭丫头,还不束手就擒?”

    被萧霓裳一掌打倒在地的欧阳风,并无大碍,看到欧阳友权出手,便觉得这回萧霓裳是插翅难逃了。

    可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当欧阳友权的波罗般罗掌正要触碰到萧霓裳身体的时候,突然从萧霓裳的身上爆发出了一阵强烈的光芒来。

    砰!

    欧阳友权整个人都被弹飞了出去,波罗般罗掌的力道有多大,反弹在他身上的力度就有多大。而萧霓裳手上的珍珠手链,也刚好碎了整整四颗。

    在这一瞬间,萧霓裳明白了过来,是林烽送给自己的珍珠手链起了效果,保住了自己一命。可是,就算这珍珠手链能抵挡欧阳友权的一招又怎么样呢?**香的效果已经开始慢慢显现,萧霓裳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身体四肢似乎都不受控制了。

    “是上古法器!大长老,那臭丫头的手腕上戴着的一串珍珠手链,竟然是上古护身法器,可以抵挡致命的伤害。我们不能力敌,不要攻击她,只要轻轻地将她手上的法器取下来就好。”

    见多识广的欧阳风,一看到那一阵护身的强光,便反应了过来,两只贼溜溜的眼睛瞬间锁定了萧霓裳手上的珍珠手链,反倒是一阵惊喜地说道。

    “哈哈!萧家还真的是财大气粗,这样宝贵的上古护身法器,就这么放在一个十**岁的小妮子身上,简直是浪费。好!看老夫将这护身法器取下来,风少,一会儿我和青阳就先撤出去了。这臭丫头你想怎么玩便怎么玩吧!”

    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欧阳友权也忍住一口被反弹的气血,重新站了起来,朝着晃晃悠悠的萧霓裳走了过去。

    “你……不要过来!我……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屈服的……”

    萧霓裳想要跑,但是脚已经不听使唤,而且视线也越来越模糊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