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疯丫头竟然真的是一个人来,现在这里聚集了如此多的武者和基因战士,她还真的是大胆。 按照现在这个架势来看,只要她亮出玉佩钥匙,至少就有一堆人赶着上前来抢了。”

    不同于以往的秘境开启,林烽知道这一次是各方势力都在争夺。而玉佩钥匙的总数是有限的,所以这一次来长白山这边的许多势力的武者和基因战士,他们都是没有玉佩钥匙的。为了进入长白山秘境,这些人最佳的手段办法,便是抢夺其他人手中的玉佩钥匙。

    所以说,这一次林烽到长白山来,才会看到不少后天后期的武者,这些人虽然不能进入秘境当中,但是却可以在秘境外面帮助己方势力抢夺玉佩钥匙。

    “还好,疯丫头将我给她的护身手链法器戴着。这个护身手链,至少可以帮助她抵挡好几次的致命危险。”

    林烽用灵识查看到萧霓裳的手链上的珍珠依旧完好,并没有使用过的痕迹,便知道萧霓裳一路上到长白山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明天正午才是天池秘境开启的精确时间,在这个时间段里,拥有玉佩钥匙的人只要走到指定的位置,便能够被传送到天池秘境当中。而在那之前,包括这小镇内,以及上山的两个坡的必经之路,都是截杀抢夺玉佩钥匙的最佳时机。”

    拥有无数前辈传承经验的林烽,设身处地的略微一想,便知道许多没有玉佩钥匙的势力会选取的下手时机。也就是明天早上到中午这一段时间,长白山的山脉注定是要被血水染红了。

    “萌萌,今天晚上睡个好觉,明个儿就跟着小爷我上山寻宝去。也不知道那个秘境当中,究竟有什么有宝贝,如果只是一两株普通的灵草,那可就真的是白走一趟了。”

    灵识观察到萧霓裳已经安然睡着了,林烽也就放下心来,稍微洗漱了一番,和寻宝鼠萌萌躺在床上,拿下了大圣面具,笑呵呵地说道,“等明天我继续戴着这个面具,再稍微改变一下声音和体型,估计疯丫头肯定认不出我来吧?”

    作为修真者,林烽想要稍微改变一下体型和声线还是很容易办到的。毕竟,哪怕是后天后期的武者,若是刻意修炼一些缩骨之类的功法,改变身形也不是什么难事。

    吱吱吱……

    长白山的空气,清新而自然,没有丝毫雾霾,还带着一丝淡淡地灵气。不管是林烽,还是寻宝鼠萌萌,都感觉到十分地舒适。经过一天的跋涉赶路,林烽也有些乏累了,便在自己的房间周围设置了一个防护阵法,然后放心地睡了过去。

    而此时,在另一个房间内,黑人布鲁尔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他是隶属于国际上一个非常著名的神秘组织“收割者”的成员,这一次他便是跟着在清北大学的那三人一起来华夏长白山脉这边秘境执行任务的。

    可是,布鲁尔没想到,那三个人去清北大学夺取常玉的玉佩钥匙竟然会死得如此蹊跷,以至于布鲁尔都不敢联系总部。因为,按照组织的规定,他们三人死了,而他布鲁尔还活着,即便不是他的失误,回到总部也一样会被秘密处死。

    于是乎,布鲁尔今天听闻到三人的死讯之后,便痛下决心,为了追求那一线生机而搭乘了前往长白山的航班。就是希望可以从长白山的秘境当中拿到组织想要的物品,将功补过,说不定还能活得一命。

    不过在碰到林烽这个强大得不可思议的神秘人之后,布鲁尔又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很显然,林烽的实力虽然还没有完全展现出来,却比他在组织里面见到的任何一位长官都更厉害得多。而且,了解到了林烽的性格和脾气之后,还有林烽那神奇的矿泉水,都让布鲁尔有一种想要狂热追随的热切冲动。

    “再回组织的话,我无疑是要变成被收割的庄稼。大圣,就是这个大圣,才是我的一线生机。”布鲁尔的脸上还戴着那猪八戒的面具,因为林烽没有让他摘下来,所以他不敢摘下来,他希望自己能够尽量让林烽有好感一些,说不定就会一直收下他这么一个忠心的手下了。

    抱着同样想法的,当然还有那肖氏两兄弟,他们在古剑门内是天之骄子,各个长老前辈都很器重他们。但是,他们依旧心比天高,希望有更高更大的舞台,追寻更加强大的前辈高人。

    无疑,林烽便是肖氏二兄弟眼中的理想人选,而且这也被他们视为自己的机遇。抱着对追寻林烽的光明未来无限的憧憬之下,两兄弟一晚上都兴奋得有些睡不着。

    凌晨一点半,通常是人最疲惫,睡得最深的时候。在407房间的门外,突然出现了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大长老,这**香就这么点燃之后,插进去么?”

    欧阳风捏着自己的鼻子,手里面拿着一支点燃的**香,试探性地从407房间的门缝底下给伸了进去。

    “对!风少,这**香的效果很好。只要五分钟的时间,除非那丫头已经达到了后天后期的修为,不然肯定会被迷晕不省人事。”

    披着一身乌黑的长袍,欧阳友权露出了满口的黄牙,笑着说道。

    无色无味的**烟就这么从门缝底下渗入房间里,正在熟睡的萧霓裳突然感觉到身体有些不适。如果她是普通的武者,哪怕是后天后期,在这**香的强力药效之下,也极有可能中招了。

    但是,欧阳风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萧霓裳并不是普通的武者,而是阴阳体质,并且还是已经完善后的阴阳体质。一闻到这无色无味的**烟,萧霓裳的身体便做出了排斥的反应,一阵剧烈地咳嗽让萧霓裳从梦境当中拉了回来。

    “咳咳咳……哪里来的烟,为什么我的头这么晕?”

    **烟无色无味,但是萧霓裳却被身体的本能唤醒了,随即朝着门口的方向看去,一眼便瞅见了门框下面燃着的那一根**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