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轰然一声!

    荷花池这边的木桥一倒,立刻就引起了学校保安的注意,还有许多的游客们也都纷纷朝着这边张望过来,想要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桥怎么就塌了呢?”

    清北大学校园内的保安队长刘圣隆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一边打电话叫救护车,一边斥责起来。十几个保安赶过来,费了很大劲儿才将那木桥给移开,把被压在木桥下的赵爽等四人给救了上来。

    “刘队长,是他们!就是那一对男女,是他们在桥上乱蹦乱跳,最后才导致木桥坍塌的。”

    被压在桥底下的赵爽,对林烽和秦嫣然更加怀恨在心,于是被救上来之后,便扯起了谎。在保安队长刘圣隆的面前,冤枉起林烽和秦嫣然来。

    作为清北校园内的一号人物,赵爽和这保安队长刘圣隆还是相对比较熟的,尤其是在刘圣隆靠过来的时候,赵爽从兜里面掏出几张百元大钞,递给刘圣隆,然后低声说道:“刘队长,想办法把这件事栽到那一对男女的身上,有的是你的好处。”

    正好这木桥坍塌下来,刘圣隆也必须找到具体的责任人,有赵爽他们几个异口同声说是林烽和秦嫣然的过错,刘圣隆便毫不客气地走到林烽和秦嫣然的跟前,威严地喊道:“你们两个,给我站住。有人举报说是你们两个将木桥给弄坏的,现在请你们跟我回保安室调查一番。必要的话,我们还有可能报警,告你们恶意毁坏清北大学的公共财物。”

    “林烽,怎么办?肯定是那赵爽和保安队长勾结在一起要冤枉我们。”

    一听到保安队长满口的瞎话,秦嫣然也慌了,毕竟这边比较偏僻,刚刚这里除了他们两个,便没有其他的游人。而且就算有其他游人当时看了过来,也只可能看到在桥上的林烽和秦嫣然,根本看不到躲在桥下的赵爽等人,无法证明林烽和秦嫣然的清白。

    “放心!嫣然,他们休想冤枉和陷害我们。”

    林烽把秦嫣然护在身后,朝着那保安队长刘圣隆道:“明明是赵爽他们几个站在桥底下恶意将木桥弄塌的,你反而冤枉我们?你倒是说说看,我们两人走在木桥上面,是怎么样才能将这木桥给弄塌的呢?”

    “你……反正,有人说是你们弄的,就必须跟我回去做详细的调查。不然的话,我可要报警了。等警察来了,你们就不是那么容易脱身的了。说不定,还要摊上刑事犯罪的官司,我们清北大学到处都是文化古迹,你们损坏文化古迹,说要坐牢都是小的了。”

    道理上说不服林烽,刘圣隆就如同平常敲诈其他不小心损坏清北大学内物品的游客一样,拿报警来威胁和恐吓林烽和秦嫣然。

    “报警?好呀!你报还是我报?我倒是要看看,警察来了之后会怎么判。”

    面对保安队长刘圣隆的恐吓威胁,林烽却是一点也不怕。这一下,那刘圣隆没招了,只能够使了个眼色,让自己的那些保安兄弟们都冲了上来,对林烽和秦嫣然恶狠狠地道:“我看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损坏了我们清北大学的文物,还有理了?弟兄们,把这两个人都给我抓到保安室去,一会儿再等警察过来处理他们。”

    正在底下接受包扎伤口的赵爽,看到这一幕,心里面狠狠地出了一口气,而且他也想好了,等一会儿林烽和秦嫣然都被抓到了保安室,害怕得不行的时候,自己就过去假装费了很大的劲儿把秦嫣然给带出来,如此一来,秦嫣然绝对会对他感激涕零。

    至于林烽就不用管他,正好还可以将这一次木桥被损坏的黑锅让他来背。

    可惜的是,赵爽还没有笑上几秒钟,突然从路边走过来一名花白头发的老教授,冲着那保安队长刘圣隆厉声呵斥道:“你们在做什么?”

    “丁……丁教授!我这正在抓两个恶意损坏我们清北大学木桥的游客,您看着木桥,修缮了这么多次都没有坏,却被这两个人给弄坏了。”刘圣隆一见到来人,便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说道。

    眼前走过来的老教授不是别人,正是当时到芝安市想要拉拢林烽来清北大学文学院的丁力。丁力不仅是清北大学的教授,曾经还担任过清北大学的副校长,现在也还是名誉校长,管理了清北大学校园内的各大事物十几年,几乎大大小小的保安和工作人员都认识他。

    即便是现在卸任了管理工作,但是丁力还是时不时有空就会在清北大学校园内转悠转悠,碰到有不合格的现象就会严厉斥责,将维护清北大学的声誉和形象当作己任。

    所以,方才听到木桥倒塌的声音后,正在附近的丁力便快步赶了过来,正好就看到了刘圣隆带着保安队员们要上前抓林烽和秦嫣然的画面。丁力一眼就认出了林烽来,再看看躺在地上在学校里劣迹斑斑的赵爽等人,瞬间便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刘队长,这位同学我认识,他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而且,你们也不看看,这一座木桥是怎么倒塌下来的?我主持过两次修缮这座木桥的工程,只有木桥下方的地盘不稳,才有可能导致木桥坍塌。”

    丁力走上前去,瞪了一眼赵爽等人,对刘圣隆说道,“我觉得,你应该去追究那些躲在桥底下心怀不轨的人,而不是来找这两位同学的麻烦。”

    说完,丁力就上前一脸抱歉地对林烽说道:“林烽,你怎么来清北大学也不跟我打一声招呼,老头子我也好去接你呀!”

    “丁老师,我就是和嫣然一起过来清北大学先看看,不用麻烦您老的。”

    林烽正打算好好教训一番这些不长眼的保安们,却没想到,在这里又碰到了熟人丁教授。而且看样子,丁教授在清北大学的地位还挺高,这些保安被他骂得一句话都不敢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