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啊!我……我真不用……”

    高瑞没办法,被林烽这么强行推上了桥来。而且他也觉察到似乎林烽起了疑心,如果自己不上来的话,恐怕林烽和秦嫣然也不会上来。这样一来,赵爽的整个计划就泡汤了。所以咬了咬牙,高瑞便豁出去了,颤颤巍巍地走上了木桥之上。

    桥底下,赵爽手下一人见状,立刻说道:“爽哥,怎么办?高瑞也上去了,我们一会儿是弄还是不弄啊?这个高瑞,明知道我们要将桥弄塌的,怎么还找死的自己上去呢?”

    “别管他了,反正一会儿也是掉水里,又没有其他的事情。高瑞这么做恐怕是为了消除林烽的疑心,这个臭小子很不简单,恐怕他已经发现高瑞的不对劲了。”

    赵爽嘴角微微一翘,邪笑道,“不过到了清北大学,就是我们的地盘。大家注意了,等他们全部都走到了桥的正中央,再开始行动。”

    在桥上,高瑞快步走上了桥,想要快点从另一头下去,这样就可以避免在桥塌的时候,避免落入水中。可是偏偏,林烽却热情地拉住了他喊道:“高师兄,别走那么快嘛!来,用你的手机给我和嫣然拍一张照呗!”

    “是呀!高师兄,一会儿再找个人给我们三个也拍一张,做个纪念。真好,一进学校里,就能碰到你这么热情的师兄。以后在学校里,要多多关照我和林烽咯!”

    秦嫣然不知道其中的猫腻,笑嘻嘻地说道。

    “啊?拍照?那……好吧!”

    被林烽拉住,高瑞便知道自己是跑不掉了,只希望一会儿落水的时候,不要摔得太狠。

    “来!嫣然,我们俩就站在这个地方,靠着桥头拍一张。”

    轻轻揽住秦嫣然的小蛮腰,林烽嘴角冲着高瑞拿着的手机微微一笑,同时灵识时刻关注着桥底下的赵爽等人。

    “好了!他们都在桥上了,我数一二三,大家一起发力,将这最后的一块石板给弄掉。这样一来,桥就会朝着左边塌下去,我们就赶紧往右边跑出去。记得千万别往左边跑,不然就被桥身压住了。”

    赵爽瞅准时机,最后交待了一声,然后躲在桥下的四个人就一同准备发力。

    “一……二……三……推!”

    吱呀!

    当支撑着整座木桥的那最后一块石板被推开之后,整个木桥发出了一阵摇晃,然后整个朝着桥身就朝着左边倾倒了下去。

    “哎呀呀……啊!”

    早就等着这一刻的高瑞,在桥身刚开始晃动的时候,便猛地一下,朝着右边跳了下去。因为桥身是朝着左边倾倒,往右边跳无疑是最安全的。若是掉到了左边,便极有可能被桥身压伤。

    “啊!林烽,怎么办?桥塌了!”

    正被林烽搂住腰摆好pose准备拍照的秦嫣然,猛然觉得脚下的桥身在晃动,也吓了一跳,更是紧紧抓住了林烽。

    “嫣然,别怕,只要有我在,这桥就不会塌的。”

    抱紧了秦嫣然,林烽轻轻地用脚一踏这木桥,本来还摇摇晃晃的木桥,立刻就稳住了。

    “咦?好像真的没事了,林烽,我们快点走过去吧?不然一会儿又塌了怎么办?”

    桥身不晃了,秦嫣然便松了一口气,快步拉着林烽往桥的另一边走过去。

    而在桥下一直等着桥塌下去,然后好英雄救美的赵爽却是郁闷极了,看着那缺少固定支撑的木桥竟然还是岿然不动,眼见林烽和秦嫣然要从桥上过去了,立刻便急了。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这桥不塌?之前是哪个王(八)蛋跟我说的,只要抽掉了这几块石板,木桥必塌的?土木工程的基础课都学到狗身上去了么?”

    赵爽这正发脾气的时候,林烽和秦嫣然已经安然走到了桥的另一边。而就刚好在林烽和秦嫣然双脚落地的那一刻,林烽微微一笑,释放了自己的灵识控制,然后刚刚才稳住的木桥,却又马上摇晃了起来。

    不过,这一回木桥摇晃的方向却截然相反。本来按照力学原理来说,木桥左边缺少了支撑,必然是会往左边倾倒过去的。可是现在却偏偏违反常理地朝着右边倾倒了下来。

    “爽哥!桥倒了……要倒了……”

    一见木桥再次倾倒,赵爽手下的人赶紧叫道。

    “现在倒有什么用?那对狗男女都已经过去了……”

    赵爽才刚开口,便也意识到不对劲了,因为这桥正好是朝着他们躲在右边的这四个人倒了过来。

    “快跑!”

    “啊!”

    ……

    意识到要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轰!

    木桥整个倒塌了下来,将赵爽和其他三人都给压在了底下,还有那跳进水里以为逃过一难的高瑞,也被木桥给压住了。

    “好险啊!林烽,你快看,木桥又倒了。那边……压倒了好几个学生,我们赶紧打电话叫人吧!”

    秦嫣然一见木桥倒塌,也着急了,心地善良的她立刻拿起了手机拨打了120。

    “嫣然,你看看那个人,认出来他是谁了么?”

    林烽笑了笑,指着被木桥直接压在腿上的赵爽,问秦嫣然道。

    “他是……是赵爽,他怎么会这么巧在这里?而且还是在桥底下,林烽,按理说,这桥底下又不是观光的地方。而且刚好他们在桥底下的时候,桥就塌了,难道说……”

    冰雪聪明的秦嫣然,被林烽这么一提醒,哪里还明白不过来,“林烽,你的意思是,这桥是赵爽他们弄塌的?可是,为什么最后是反而将他们自己给压倒了?”

    “嫣然,不仅这桥是他们想办法弄塌的,其实从我们一进清北大学开始,那个高瑞就是赵爽的人,是他受了赵爽的吩咐,要带我们来这水木清华的荷花池木桥上的。你看那几块石板,就是他们在桥底下弄出来的,为的便是在我们上桥的时候,把木桥给弄塌。”

    林烽微微笑道,“不过他们的如意算盘没有打好,估计是上建筑学的时候打了瞌睡,最后桥塌下来反倒是将他们自己给压到了。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