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横贯京城的叶家二少,从来都是他欺压别人,何时会像现在,反被……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纵横花丛这么多年,竟然会沦落到有一天,被自己这几个不知道吃错什么药的混账手下给一起打趴在地上,然后……

    叶之飞已经欲哭无泪了,此时此刻,对于他来说简直和世界末日无疑。  .  . 他身上的气血凝滞在了一起,根本就无法动用武者的力量反抗。

    而这几名混账手下,却都一个个像凶猛的野兽一样,对着他丝毫不客气的“欺负”了起来。

    “啊!林烽,怎么会这样,那些人不是叶之飞的人么?为什么反而会对叶之飞做……做那种事情啊?”

    秦嫣然赶紧捂上了眼睛,缩在林烽的怀里,不敢看向那边。

    “嫣然,我估计,这是这位叶少和他的手下们的亲密互动。也许他们平时在家里就这么玩,再正常不过的了,今天他们只是忍不住在大街上突然就……就这样了而已。”

    面对秦嫣然的疑问,林烽憋着笑,一本正经地这么说道。

    “啊?这……这还叫正常?可是,我怎么听到那个叶之飞在……惨叫呢?”

    秦嫣然闭上眼睛不敢看,但是耳边却能够听到叶之飞那惨不忍睹的叫声。

    “嫣然,有时候哭不一定是伤心,也有可能是喜极而泣。所以,有些时候,这样的叫声,也不一定说明他不……不舒服呀?”

    林烽一脸恶趣味地说道,“尤其是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

    “哎呀!林烽,你……你说的都是什么呀!我不要听,我不要听。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明白……”

    原先的秦嫣然的的确确是一张白纸,什么都不知道,从小到大都只知道用功读书和听妈妈的话。

    可是最近几个月的时间里,秦嫣然的妈妈陈露萍知道了她和林烽的关系之后,便时不时在秦嫣然的耳边进行一些必要的教育。

    每一次,陈露萍都会将女儿秦嫣然说得面红耳赤,呼吸加快。每一次,陈露萍对女儿秦嫣然提出了一些警告和建议的时候,秦嫣然都会摇着头咬着嘴唇用力地摇头,表明自己才不会做那样的事情呢!

    而现在,林烽又一脸坏笑地这么说,却是让秦嫣然更加害羞起来,而且一想到今天晚上要和林烽住在同一间酒店,虽然不是一间房间,但是秦嫣然的小心脏也是扑腾扑腾地狂跳了起来。

    毕竟,这还是秦嫣然第一次和林烽独处这么长的时间,相当于说是要一起过夜了,心里面怎能不紧张?

    当然了,除了紧张之外,还会有一些激动和隐隐的期待。

    “啊!”

    现在已经晚上将近十点钟了,即便是夜生活丰富的京城,此时这边街道两旁却已经几乎没有什么行人了。

    叶之飞含着泪水被手下欺凌当中,觉得自己的整个人生都完蛋了。

    听到他的惨叫声,秦嫣然有些不忍心,问林烽道:“林烽,我们要不要……打个电话报警啊?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对劲。”

    “打电话?好呀!嫣然,你倒是提醒了我,不过,我们不是要打电话报警,而是要……嘿嘿……”

    林烽狡黠地笑了一声,却并没有继续往下说下去。

    “而是要什么?林烽,你要打电话给谁?”秦嫣然疑惑道。

    “嫣然,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林烽故意卖了一下关子,然后用手机上网找到了一些号码,立刻拨了过去。

    “喂!请问是《京华时报》么?我有新闻线索要提供呀!对对对……就是现在,清北大学后门往东大概五百米左右的距离,有人斗殴打架!而且好像性质比较特殊,你们快点派人过来看看吧!”

    打完了这个电话,林烽还没有完,又拨通了《青年早报》、《人民日报》等等一干京城报纸的爆料新闻热线,争当积极提供新闻线索的小标兵。

    而秦嫣然听到林烽打的这几个电话,便有些哭笑不得了,深刻地感受到了林烽那蔫坏蔫坏的样子。

    “林烽,你这也……也太坏了。你不但没有报警,反而喊来了记者。如果今天晚上的事情登报,那叶之飞的名声,和叶家的名声岂不是就臭了?”

    秦嫣然一下就看出了林烽的用意,笑眯眯地说道。

    “那我可不管,谁让这家伙敢对我林烽的女人下手?我便要让他知道知道我的厉害,我林烽的女人,任何人都动不得,只要有一丁点的心思,我就让他身败名裂,绝对比杀了他还痛苦。”

    林烽笑呵呵地说道,但是话语当中带着一股狠劲儿,不过这些话听在秦嫣然的耳中,却是充满着安全感。

    “林烽,你胡说什么?谁……谁是你的女人了?我才不是呢!”秦嫣然红扑扑的小脸靠在林烽的胸膛上,娇嗔道。

    “嫣然,我可没有说是你呀!你看看,这可是你自己承认的,我什么都没有说哦!”林烽坏笑道。

    “啊?林烽,你又占我的便宜!哼!”

    撅着小嘴,秦嫣然表面上装生气,但是脸上那微微幸福的笑容却是骗不了任何人。

    而林烽的爆料电话打出去不到五分钟,便不远处开来了一辆采访车,好嘛!竟然是中央电视台的,采访车上外面的标志是中央电视台《直击现场》的节目组。

    因为《直击现场》的节目组刚刚在附近的一处夜总会内现场直击了里面舞女们的违法活动。

    紧接着就他们接到了一名《人民日报》记者转过来的新闻消息,发现那一起“打架斗殴”事件就在附近,便又火速赶了过来。

    车门一打开,《直击现场》节目组的这些采编人员和记者摄像师们都惊呆了。堂堂天子脚下,一国之都,还是最高学府的五百米内,竟然出现而这么有伤风化的一幕?

    原先他们以为是一些醉汉的打架斗殴事件,便想着顺道报道一番,给个几分钟镜头便可以了。

    可是,现场这儿混乱和震惊三观的画面,却是让他们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要如何下手报道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