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林烽?你……你怎么在这里?”

    朱鸿明一看到说这话的人是林烽,心中是又生气又无可奈何,而且看起来好像这林烽还是叶家二少的贵客,他就更加得罪不起了。

    不过这个时候,叶之飞也看出了林烽和朱鸿明之间似乎不对付,便主动表明了自己的立场,瞪了瞪林烽说道:“林同学,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讲。朱大厨的厨艺是整个京城乃至华夏国都有目共睹的,你有什么资格说他的厨艺比不上你的?”

    一听到叶之飞的这话,朱鸿明再看看包厢里坐在他和林烽中间漂亮的秦嫣然,心思也立刻活络了起来,大致猜出来了林烽和叶之飞的关系。

    于是乎,新仇加旧狠,朱鸿明心中便也想着趁着这个机会借刀杀人,让叶之飞好好教训一下林烽。

    “叶少,今天即便这林烽是你请来的贵客,有些话我也不得不说了。他其实就是一个欺世盗名之辈,一个黄口小儿而已,竟然还说我煮的菜不如他的好吃,这简直不是笑话么?”

    反正那天在英雄食府的比拼并没有公布出去,这里除了林烨根本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朱鸿明当然就舔着脸这么说道。

    不过,就算这里有其他人真的知道这事,朱鸿明为了自己的面子,也绝对不会正面承认自己输给了林烽的。

    “嫣然,你这个同学是怎么回事?连朱大厨都不放在眼里?年少轻狂,还一点礼貌都没有。看来你是没有在我们秦家长大,连我们秦家的家教都不知道咯?我们秦家的子弟,要洁身自好,怎么能和这种人交朋友呢?”

    这个时候,秦忠也趁机站了出来,表面上是在说秦嫣然,实际上的意思表露无遗,便是拐着弯说林烽一点教养都没有。

    “不是的,二伯,林烽说的是真的。这些菜,我几乎都在林烽家开的英雄食府当中吃过,的的确确都比朱大厨做的好吃。而且,只要是吃过林烽亲手做出的英雄鱼羹,再吃天底下其他的美食,都会觉得难吃极了的。”

    聪明伶俐的秦嫣然进包厢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二伯和堂哥的心思了。她已经在心里面把自己当做了林烽的女人,自然不论如何都会竭力站在林烽一边,维护林烽的。

    一听到二伯、堂哥和叶之飞以及这个朱鸿明,全部都把矛头指向林烽,围攻林烽,秦嫣然当然是着急了起来。

    “嫣然,不要紧的。”

    林烽却是摆了摆手,示意秦嫣然道,“相信在场的人当中,没有任何人比朱大厨更加了解美食了吧?那么,就请朱大厨凭着良心说说看,我和你做的菜,究竟谁的更好呢?”

    说着,林烽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轻轻拍了拍朱鸿明的身上,把一道真言咒打在了他的身上,笑着说道,“朱大厨可要想清楚了再说,要客观哦!实说实说才是好厨子!”

    “实话实说?我当然会实话实说的,叶少和他们两位都知道,我朱鸿明在京城美食界的地位不是吹的,足足可以到前五。真的是笑话,我做出的满汉全席,是整个华夏国内都最正宗的……”

    朱鸿明理所当然地这么说道,可是刚说到这里的时候,林烽的真言咒就起了效果,顿时他的话锋就是一转,不由自主地将实话都给说了出来,

    “可是和林烽做的宫廷佳肴比起来,我的满汉全席简直是难吃极了。尤其是上次在英雄食府比拼的时候,林烽做的英雄鱼羹和二十道宋廷御膳,简直是太好吃了。”

    “和林烽这一尊皓日比起来,我就是米粒之珠。尤其是上次吃过了林烽做的英雄鱼羹后,我整整一星期什么都吃不下去,半个月的时间几乎没有怎么下厨,冥思苦想,却根本无法复制出林烽做出的那种美味……”

    巴拉巴拉!

    刚刚还一脸恶相在对林烽满口喷粪的朱鸿明,瞬间就转换成为了一个林烽的死忠粉,不停地在吹捧着林烽的手艺有多么多么地高超。表露着他真实内心对林烽厨艺的佩服和羡慕。

    “朱大厨,你怎么……”

    在一旁看的叶之飞整个人都愣住了,他想不通为什么刚刚还和林烽势不两立的朱鸿明,会变脸变得这么快。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嫣然说的都是真的?林烽的厨艺果真有这么高超?连朱大厨都自愧不如甚远?”秦忠的脸色也不好看,本想着趁这个机会让林烽狠狠丢脸来着,结果朱鸿明的这些话反而将林烽衬托成为了横贯古今的绝顶大厨了。

    “呜呜……我今年已经六十多了,是半个身子入了黄土的人了。我从六七岁开始跟着师父打下手,本以为这辈子已经达到了厨艺这座山峰的巅峰。可是现在和林烽比起来,我这才知道,我还只不过是在山脚下而已,仰头看去,林烽就站在那无人可以比及的巅峰上……”

    说到真情流露,朱鸿明竟然痛哭流涕地上前来抓住林烽的手臂,苦苦哀求道:“林烽,我这把老骨头就求求你了,把你的那些绝学传给我吧!倘若能够做出跟你一样好吃的菜来,我就算是立刻暴毙身亡,也值得了……”

    真言咒下的朱鸿明不会因为面子和仇恨掩饰内心的想法,他说的这些话都是心里面的真实感受。所以不管是秦家父子俩还是叶之飞,包括那些餐厅的服务员们,看了也都不觉得朱鸿明是在做作演戏。

    “什么?看来那包厢里面那个叫林烽的,小小年纪真的是有那么高的厨艺呢!”

    “难怪人家会说出这样的话,连朱大厨都哭着要给人家当弟子呢!”

    “啧啧……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我今年都快三十岁了,还在酒店里当一个小小的服务员,可是那林烽看起来才不过二十岁,竟然就有如此卓绝的厨艺……”

    ……

    一时之间,方才所有嘲笑和讥讽过林烽自不量力吹大牛的人,此时都觉得脸上火辣辣一片,同时看向林烽的眼神都带着一种崇敬和羡慕的目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