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咕噜噜……

    如果说,刚刚只看到罗卿卿一个人的话,阿豹还有逃跑的侥幸。但是现在看到林烽这个阎王爷端坐在那,阿豹的心便是一沉,知道自己就算是跑也肯定跑不掉了。

    拿起桌上的酒杯,阿豹就放开了肚皮,赶紧咕噜噜往下喝酒。因为他已经看到林烽拿起手机开始计时,这个时候,多年练就的酒量发挥了效果,几乎是十秒钟不到,阿豹就喝下了一**啤酒。

    “哇塞!咱们豹哥就是叼!一**啤酒这么快就喝下去了……”

    有些刚上道的小弟,看到阿豹如此迅速地将一**啤酒干掉,立刻就拍起了马屁来。

    林烽扫了一眼这个小弟,然后便微微笑着从地上又开了一**啤酒放在了桌子上,对着阿豹说道:“哟呵!既然你的小弟说你这么叼,看来酒量很是厉害嘛!那就再加一**吧!”

    正在喝第二**的阿豹,听到这话,简直恨不得将刚刚说话的那个小弟给生吃了。罗卿卿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喷了,捂着肚子指着林烽道:“臭小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蔫坏蔫坏的了啊!”

    而那个小弟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缩了缩脖子,小声地问身边的前辈们:“那臭小子是什么人啊?竟然敢这么叫我们豹哥喝酒?”

    “混蛋!你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这可是我们芝安市的小英雄林烽。一个可以打你这样的怂包二十个,你他妈别说话了,刚刚就害得我们豹哥又要多喝一**酒。回去你等着吧!豹哥一定会好好教教你规矩的……”

    ……

    这些小混混们,眼看着自己的大哥被林烽这么逼着喝酒,却一个也不敢上前。因为他们都见识过林烽的厉害,尽管他们这么多人,上前去和不够林烽一只手教训的呢!

    而这个时候,不远处,猴子悠哉悠哉的带着一群小弟也过来了。难得今天阿豹请他过来喝酒,他的心情好极了,一路过来哼着小曲。远远地,猴子就看到大排档上,阿豹一个人拿着一**一**的啤酒猛灌,这就不高兴了,急忙一边上前来一边喊道:“豹哥!你丫的,我都还没有到,你自己就先喝上了?你喝就喝,用得着喝得这么猛么?”

    不过,猴子刚上前来说完这话,立刻就后悔了,没等阿豹回答转身就想要立刻逃走。因为,猴子看到了他这辈子都不想要再看到的人,这个人便是林烽。

    “哟!我说是谁呢?猴哥呀!今个儿也到西门来凑热闹了?快快……也坐下来一起喝吧?”

    砰砰砰……

    林烽又将这一打啤酒当中剩下的六**开了,摆了上来,说道:“一分钟,六**,怎么样?”

    “林烽小爷,我……我是真喝不了这么多啊!能不能,少一点……”

    猴子刚说出这话,旁边的阿豹就一口啤酒喷了出来,就剩下一**了,可是他怎么也喝不下去。

    “想要和我讨价还价么?”

    林烽一瞪眼,那猴子立刻就乖了,不敢再说一个不字,只得乖乖上前来,老老实实地和阿豹一样,猛地往自己肚子里灌酒。

    看着这两个小混混头目被林烽教训得像小学生一样乖,罗卿卿忍不住笑得手舞足蹈起来。

    呕……

    阿豹和猴子两人喝得吐得到处都是,林烽见罗卿卿也吃得差不多了,便拉起她的手说道:“卿卿姐,吃饱了,咱就回去吧!看着这些混蛋在也碍眼……”

    “恩!”

    罗卿卿羞涩地微微一点头,小手却是攥得很紧,似乎在下什么决心。

    而那些小混混们,见到林烽拉着罗卿卿离开,一个个都狠狠地松了一口气。可是,他们还没有高兴几秒钟,顿时一个个都觉得肚子一阵剧痛,躺在地上哎呦呦叫了起来。原来,是林烽故意用控水能力让他们体内的五脏六腑紊乱了起来,也算是给这些不务正业的混混们一个狠狠的教训,让他们至少一两个月下不来床。

    拉着罗卿卿跑到了大路上的林烽,却发现,在十字路口罗卿卿却是站着不动了,眨巴眨巴眼睛,带着一丝淡淡的酒气看着他。

    “怎么了?卿卿姐,我们要回金瓯小区的话,应该是往这边过去打车。”林烽奇怪地问道。

    “林烽,我……我现在还不想回去,要不……你跟我去一个地方吧!”

    罗卿卿神神秘秘地说道。

    “什么地方?卿卿姐,看你这故弄悬殊的样子。”林烽笑道。

    “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反过来,罗卿卿拉着林烽往另一边跑去,在夜色之下,小道,绿树,星光,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的时光,一切都是那样熟悉而又陌生了。

    当踏进这个熟悉的小院子,看着那一颗不知道多少年的大槐树,林烽依然忘却了时间的流逝,到处都是自己的身影,从小到大的,到处也都是罗卿卿的身影。

    没有错,罗卿卿带林烽去的地方便是他们一起从小到大的老房子那。站在老房子的院子里,虽然才离开这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却仿佛已经过了好久好久。

    记忆深处的情感,完全流露了出来。

    青梅竹马,欢声笑语。

    与子携手,相约白头!

    “卿卿姐,原来你是带回来这里啊!说来也是,我最近还经常梦到我们小时候坐在这台阶上一起说话聊天的场景呢……”

    看着这熟悉的一切,林烽指着大槐树上一个浅浅的痕迹说道,“这一颗大槐树,从我有记忆开始,就一直在这里。卿卿姐,你还记得么?我八岁那年,我说想要知道这颗大槐树有多少岁了,你立刻就拿起了锯子,说要把这大槐树锯下来数年轮,帮我看看这大槐树究竟多少岁了。还好当时被我爸给拦住了……”

    说到这件童年趣事,林烽忍不住自己边说就边笑了起来。可是,他却没有听到罗卿卿的笑声,反而在这个时候,罗卿卿却是咬着贝唇,鼓起了勇气从背后一把深情地将林烽给抱住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