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么?卿卿……你是说……苏紫萱来我们芝安市了?真的么?”

    一听到偶像苏紫萱来芝安市的消息,林母瞬间便将刚刚抱怨儿子林烽还不回家的事情一下忘在了脑后。

    “当然了!张姨,虽然苏紫萱带着帽子和墨镜……可是我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就是她!我们芝安市难得出一个大明星的,不知道这一次苏紫萱回我们芝安市,是不是打算在我们这里开演唱会呢……”

    见到了大明星苏紫萱,空姐罗卿卿显然也是十分兴奋,然后又朝着房间里面看了看,奇怪道,“咦?张姨,小烽呢?怎么没有看到这个臭小子……嘻嘻!要是大明星苏紫萱真的回芝安市开演唱会,我请你们一家去看……”

    “这个小兔崽子今天还没有回家,不知道是不是又跑网吧去玩了……什么演唱会的,别叫他,他连苏紫萱是谁恐怕都不知道……不过,卿卿啊!这演唱会的门票,肯定很贵的吧……”

    林母撇了撇嘴巴说道,别看林母已经四十出头,但是却还是很追求时髦的,自从听了苏紫萱的成名曲之后,便成为了苏紫萱的铁杆粉丝,而当知道苏紫萱就是从芝安市走出去的,就更加将苏紫萱当做自己的追星偶像了。

    不过,林母的追星方法并不像那些少男少女一样在家里挂满了明星的海报什么的,她顶多也就是在家里经常单曲循环苏紫萱的歌,嘴上时不时也会哼上几句。所以,林烽虽然可能在家里听过无数遍苏紫萱的歌,但是却根本就不知道这是谁唱的,更不知道苏紫萱是谁。

    “不贵的!张姨,到时候……我们也不用买前面的票,后面一点的,两三百块……”

    罗卿清笑嘻嘻地说道,“张姨你平时那么喜欢哼苏紫萱的歌儿,这次要是真的有演唱会……一定要去哦!”

    “两三百块……那也不便宜啊!不过……能看到苏紫萱,还能现场听歌……好像,也蛮划得来!行,要是真有演唱会的话,我一定要去……苏紫萱是我们芝安市出来的明星,怎么说回老家,我们也应该支持和欢迎她一下吧……”

    对于林母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对于年轻人那种花几百块钱去听一场演唱会的做法,根本就是不可理解的。但是,现在的林母,却觉得花两三百看苏紫萱的演唱会划得来,由此可知,林母对于苏紫萱这个玉女大明星偶像有多么狂热了。

    而此时的林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无意当中救的一个漂亮学姐,竟然是母亲的偶像,更不可能知道,自己家里面成天单曲循环的那首歌竟然就是苏紫萱的。

    “新华小区,b栋5号楼302,好嘞……前面马上就要到了……”

    一路从市中心的宏兴大酒店背着徐敏静沿着小弄走了大概十几分钟,林烽就看到了新华小区的标志了。

    刚刚徐敏静睡着之前,和他说的地址就是这里。因为夜已经慢慢深了,所以小区里面的人也不多,路灯幽幽暗暗的,林烽第一次来到新华小区,自然是好一阵摸索,才找到了b栋5号楼。

    背上的班主任老师徐敏静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一股淡淡地又熟悉的芬芳在林烽的耳边吹拂了过来,不禁让林烽感到心痒难耐,尤其是这样托着徐老师的屁股,背着她,更是让林烽感觉到,身体当中有一股火焰在燃烧着。

    不过,林烽一想到平时徐老师那板着脸严苛的表情,就又立刻收起了一些邪恶的小心思。心道,徐老师这么关心和信任自己,自己怎么能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呢?还是赶紧将徐老师安全地送进屋里吧!

    “徐老师……徐老师……已经到你家门口了……醒一醒……拿钥匙出来开门,我好送你进屋呀……”

    现在已经快要八点钟了,和平常比起来,算是很晚的了。林烽知道,家里的母亲见自己这么久还没有回家,肯定气急败坏了,甚至可能已经到周围自己常去的几个网吧或者游戏机厅找自己了。

    所以,林烽快步地背着徐敏静上了三楼,站在了302的房间门口,然后轻轻转头,轻声地想要将徐敏静给叫醒。

    可是,奇怪的是,林烽叫了好几声,背上的徐敏静都一点要醒过来的动静都没有,就这么趴在林烽的背上,侧着脸贴着林烽,很安心地睡着。

    “徐老师……到家了!醒一醒啊!把钥匙给我……我才能开门送你进去啊……”

    见徐敏静还没有醒,林烽又提高了一点声音,晃了晃她说道。林烽不敢叫得太大声,生怕惊动了隔壁的邻居,那样就更加不好解释了。

    不过,似乎徐敏静睡得很死,林烽叫了几次,都没有能够将徐敏静给叫醒。

    “怎么办?徐老师好像真的是累坏了吓坏了……睡得这么死……”

    干站在屋子门口,却不能进去的林烽,有些着急了,道,“干脆将徐老师先放下来,这样……落地了,她肯定就能醒过来了……”

    “徐老师,快快醒醒……到家了……你先自己站着一会……把钥匙给我……我开一下门……”

    林烽一边说着,一边托着徐敏静,打算把她先放下来,靠在墙边。但是,下一秒钟,林烽又悲催的发现,这个方法不行,因为他根本就没办法将徐敏静放下来。

    为什么呢?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当林烽想要将徐敏静靠边放下来的时候,却发现徐敏静的两只手牢牢地抱住了自己的脖子。同时,他还听到了徐敏静好像说梦话一样含糊不清地嘟囔声。

    “徐老师,你说什么?哎呀……原来是说梦话……可是,你这样将我脖子抱得紧紧的,我怎么放你下来拿钥匙啊……你屋子的钥匙到底放在那里啊?”

    林烽无奈地摇了摇头,明知道徐敏静睡死了听不到自己说话,还是发愁道。而就在这个时候,林烽感觉到背上的徐敏静好像晃动了一下身体,然后就听到了一阵钥匙串的响声,从徐敏静的腰间位置传了过来。

    同时,在林烽看不到的时候,背上的徐敏静将紧闭着的双眼,悄悄地眯开了一条小小的细缝,偷偷地观察着林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