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不是什么金银珠宝,也不是什么名利荣誉,人之所以有别于一般的动物,最重要的便是人类拥有其他动物无法比拟的感情。

    也许,罗卿卿送上的这早就已经过时的笔记本,对别人来说一点价值都没有,甚至拿去卖废品一块钱都卖不回来。但是对林烽来说,上面却拥有他和罗卿卿之间最最珍贵的记忆。那些青葱的岁月,那些一起长大的烦恼和快乐,是任何金钱和宝物都换不来的。

    这一刻,林烽内心最最柔软的那一面,无可抑制的释放了出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情动时。面对青梅竹马的邻家大姐姐罗卿卿,林烽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在这么多贵宾的关注之下,轻声地说道:“谢谢你,卿卿姐,你放心,我也会一辈子守护着你!让你也过上好日子的。”

    “傻瓜!臭小子,你怎么又哭鼻子了呢?以前不是跟你说过了么?男子汉是不能哭鼻子的,再哭鼻子,小心姐姐我将你的屁股打开花哦!”罗卿卿却是得意地笑了笑,说道,“还有哦!这里这么多人,你可别矫情了,多有损你这个小英雄的威武形象啊!”

    “嗯嗯嗯……卿卿姐,我是男子汉,我不会哭的!不过,还是谢谢你,帮我这么多宝贵的记忆都留着了……”林烽擦了擦泪痕说道。

    “臭小子,这也是我的记忆,知道么?姐姐现在把这最珍贵的东西都给了你,你要怎么补偿我呢?”罗卿卿坏笑了一声,说道。

    “你要怎么补偿,我就怎么补偿!”林烽坚定地说道。

    “行!这话可是你说的,姐姐我可等着咯!等我想好了再跟你说……”

    罗卿卿很满意地退到了一边去,因为毕竟这么多宾客都看着,等着宴会正式的开始,又不是私底下的场合,所以罗卿卿为了林烽考虑,也没有表现得过于亲密。

    而这个时候,坐在一旁看着的秦嫣然却是有些着急了,她又想要上前来,又害怕被这么多人看着。

    “妈妈,怎么办啊?她们两个都给林烽送了那么有意义的礼物,我……我还送么?”秦嫣然犹豫又为难地说道。

    “送呀!怕什么呢?小傻瓜,你这一份礼物不就是亲手画的么?为什么不敢给林烽啊?对于林烽来说,礼物可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都是要用心意衡量的呢!我们家嫣然作的画,好像还从来没有送过人吧!林烽这是赚了大便宜呢!”

    陈露萍笑嘻嘻地鼓励自己的女儿说道,“不信,你问问姥姥,你这幅画的水平可不低,价值连城呢!”

    “就是!就是……嫣然小宝贝,姥姥给你作证。林烽收到你这个礼物,也一定会很开心的。而且,以林烽的聪明才智,肯定能够猜得出来,你画这一幅画的用意的。”姥姥叶慧琴也是笑呵呵地鼓励林烽道。

    “那……好!我……我这就去……”

    正鼓起勇气要给林烽送画的秦嫣然才刚站起来,旁边一桌的张真却抢了先,和田云云手牵着手笑呵呵地凑了上来,朝着林烽打招呼叫道:“疯子!嘿嘿……今天的庆功宴,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你能猜猜看是什么吗?”

    张真如今也是心想事成,不仅抱得美人归,而且高考也考了不错的分数,可以和田云云上同一所大学,他家里的老爸老妈也根本想不到,自己家不争气的儿子竟然也能考得上一本重点的学校。

    而张真之所以有今天所有的一切,也都是归功于林烽的帮助,如果没有林烽那天给他的瘦身丹,不仅帮助他变瘦了,而且还变聪明了,记忆力爆棚,才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绩取得如此大的进步。

    因此今天,张真可是为林烽也精心准备了一份礼物,一见到林烽回来了,也迫不及待地拿了出来。

    “你能给我送什么好东西呀?估计……咦?”

    林烽用灵识一扫张真准备的礼品盒,脸上的表现现实惊讶,然后立刻便是充满着感动,不过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打开礼品盒,将里面一款限量版的变形金刚擎天柱的模型拿了出来。

    “哈哈!疯子,想不到吧?我会把这个送给你,我知道你其实一直都很想要的。虽然现在来说不值什么钱,但是好歹当年也是限量版的,我可是求了我爸几个月才给我买的。差一点还买不到了,记得当时百货商场里面,卖三百多块呢!这是最后一个了……”

    指着这个变形金刚的模型,张真笑呵呵地说道,记忆也瞬间被拉回到了六七年前,那个时候,还在读小学的张真和林烽便已经是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了。他们俩都酷爱变形金刚,也都会攒着自己的零花钱去收集一些变形金刚的贴纸和模型。

    那个时候变形金刚的模型还没有现在这么泛滥,大部分都是限量版本的模型,卖的也非常规。当时出了一款擎天柱的模型,张真和林烽都是酷爱,可是价格高达399,相当于当时林烽父亲工资的五分之一。林烽一直很想要,却是根本就没有勇气向家里开口。而张真则是磨了几个月才让老爸买了一个。

    当时的林烽就非常羡慕张真,虽然嘴上没有说,但是接下来的一两年时间里,都是盯着这一款变形金刚,心里面很想也拥有一件。这么多年过去了,年少时候对这一款变形金刚模型的渴望虽然已经退去,但是当年的那些记忆却依旧如新。

    林烽拿着擎天柱的模型,真的想不到,这件连自己都快忘记的愿望,张真竟然还记得。

    “好兄弟,够意思!连这么心爱的东西都肯送给我?”林烽轻轻地打了张真胸口一拳,感动地说道。

    “那有什么?其实我也是忘了这回事了,前几天琢磨着给你送什么礼物的时候,才想到了它。不知道为什么,疯子,一看到它就让我想起当年我们每天下午放学就到百货商店变形金刚模型专柜去看它的那几个月……”张真也忍不住含着泪光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