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既然已经确定这个大明星苏紫萱对自己没有什么好感,陈慧自然也就不给面子了,她主观的认为苏紫萱是林烽花钱请回来的,而自己又算是林烽的大伯母长辈,便故意这么酸溜溜地用刁难的态度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拿自己陈家的陈灵素来压苏紫萱,因为在陈慧所知道的自己陈家的子弟当中,恐怕也就只有陈灵素比得上苏紫萱了。

    可是,陈慧万万想不到的是,那个自己千方百计设法想要求见的陈灵素,也会刚好这么巧,就出现在芝安市这个小城市当中。而陈慧还从来没有见过陈灵素,甚至连陈灵素的照片都没有见过。因为以陈灵素之前脸上的情况,是不可能会拍照的。

    所以,当刚上车的陈灵素一脸听到陈慧的话,一脸惊讶地问陈慧是不是认识她的时候。陈灵素回头看了她一眼,是个不错的美人胚子,不过脸上怎么用轻纱遮着,不过她可以肯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眼前这个女孩,便觉得很奇怪地摇头说道:“小姐,我可不认识你,你可别乱认啊!”

    一听到陈慧摇头这么说,林烽便彻底地乐了,心道敢情这陈慧是京城陈家的人啊!而且,刚刚她拿着陈灵素和苏紫萱作比较,这么胡吹海吹了半天,敢情她连陈灵素本人都没有见过啊!

    对于陈慧这种不要脸的女人,林烽当然也不会跟她客气,直接戳破了她的话,不留情面地说道:“灵素,她好像不认识你耶!估计又是一个想要冒充你们京城陈家的。”

    林烽这么一说,车上的所有人顿时都知道了陈灵素的身份来。大伯林茂盛更是惊得张大了嘴巴,昨天晚上的时候,妻子陈慧可是狠狠地给他普及了一下他们陈家这种古武世家有多厉害,陈灵素的修为和天赋在家族当中的地位有多重。

    尤其是今天本来要想办法去接近讨好陈灵素的,却没想到在芝安市这个地方碰到了,而且陈灵素竟然也是作为今天林烽家邀请的贵宾来的。

    而苏紫萱和桃姐两人听了半天,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陈慧竟然连陈灵素都不认识,刚刚还在那吹嘘着陈灵素多么尊敬长辈,和她的关系多么多么地好。苏紫萱笑不露齿,对人待物还是比较给对方留面子的。可是桃姐却最看不惯这种趋炎附势的人的嘴脸,登时就笑了出来道:“这位大婶!哟哟哟……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不是说你和你们陈家的灵素姑娘关系很好的么?怎么转眼之间就不认识了呢?”

    “我……我怎么会不认得,灵素,你……你真的是灵素?”

    陈慧整个人却是完全吓傻了那种,在这种地方看到苏紫萱还情有可原,毕竟苏紫萱从小在芝安市长大,可是为什么自己陈家的大小姐陈灵素也会跑到芝安市来呢?陈慧完全不得要领,整个人都懵逼了。

    “你是我们陈家的长辈么?我怎么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你?”

    对于眼前的陈慧,陈灵素当然是丝毫印象都没有,毕竟她几乎时间都在天山派修炼,逢年过节回来也都是见一下嫡系的至亲长辈。像陈慧这一脉几乎八竿子都快要打不着了,陈灵素根本不可能见过。而且,从车上其他人的表现来看,陈灵素也看出来了,陈慧便是自己也很讨厌的那种势力的人,当然就更不会扯下脸来搭理她了。

    “慧儿,你……你呀!就别在这丢人现眼了,陈大小姐,你也别和慧儿计较。慧儿家这一脉算是陈家的支脉旁系,之前听说你回到京城来,一直想要找机会去拜访来着的。刚刚她说的那些没有礼貌的话,请你不要介意。还有苏大小姐,慧儿说的那些无礼的话,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这种尴尬的时候,大伯林茂盛便赶紧舔着脸出来救场,主动道歉说道。

    可是,偏偏陈慧被自己的丈夫这么说道,就沉不住气了,八婆泼妇的属性彻底地爆发了出来,对陈灵素和苏紫萱她不敢发火,便指着林茂盛破口大骂道:“还不是你这个没用的男人,不然我用得着这样么?你还有脸说我起来了啊!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就是啊!爸,你怎么能这么说妈呢?赶紧给妈道歉啊!”陈振义从小就向着自己的母亲,也不留情面地说道,“还不是老爸你没用,就知道……吃软饭……”

    面对妻子和儿子的这些话,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晚辈林烽还有这么多外人的面说的,林茂盛的脸上尴尬极了,心里面也非常地不好受。可是又能怎么办呢?这么多年来都是这么忍气吞声过来的,在陈家自己还像是个人么?别说是一家之主了,就是个仆人恐怕也没有自己这么没尊严了。

    “你这个八婆,在京城撒野还不过,都撒野撒到我们芝安市来了?”

    看到陈慧的爆发,大伯林茂盛的龟缩,林烽可是再也看不下去了,直接大手上前一抓,把那还在呱呱呱大骂的陈慧一把扯出了车厢。

    “林烽,你做什么?我可是你请来的客人,是你的长辈大伯母!”

    摔在了地上,陈慧的哎呦叫了一声,也朝着林烽大骂了起来。

    “对不起,我林烽没有你这样的大伯母,我的大伯母黄桂兰已经在酒店当中了。我爸只请了大伯一个人来,再说了,像你这样的人,请不要脏了我的车。”林烽冷冷地看了一眼陈慧,眼中一股能杀死人的光芒,陈慧便浑身一凛,吓得不敢乱动。

    “林烽,你对我妈做什么?小心我对你不客气了!”

    陈振义一见自己母亲被林烽摔下车,气急败坏地鼓起拳头,朝着林烽狠狠地揍来,在他看来,自己一个后天一层的武者,要教训林烽一个普通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可是,他刚出拳还没有靠近林烽,便被林烽一脚啪一下也踹飞了出去。

    “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回去再吃两年泥巴来。”林烽摇了摇头,说道。

    “林茂盛!你还是不是男人啊?他打了你老婆和孩子,你还龟缩在车里面做什么?有他们这么对客人的么?你快出来说说你这不孝的侄儿啊!”

    见连自己会古武的儿子都被林烽踹到在地上,陈慧气得像是一只被人踩了尾巴的母猫,朝着车里面的丈夫林茂盛叫了起来。

    “大伯,我再喊你一声大伯,是因为你和我爸毕竟是血缘关系。我爸只说请你来,这一对畜生母子,请恕我们家招待不了。”

    林烽笑着看向了车厢里面,他也想要看看,自己这个贪慕虚荣又能忍气吞声的大伯,还能忍下去么?他会做什么样的抉择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