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是吧?老林,你不是说这次是你二弟特意盛情邀请我们回来的么?怎么就将他们儿子派出来接机,他们自己不过来?是故意给我们脸色看的么?摆什么谱啊!”

    一看到来接自己一家人的,只有林烽这么一个小屁孩,登时原先心情还不错的陈慧便怒了。

    “慧儿,你先别发火。兴许二哥和二嫂就在车上……”看到妻子发火了,林茂盛赶紧劝慰道。

    看到大伯林茂盛这么惧内,林烽摇了摇头,直接便说道:“大伯,我爸我妈没来,他们走不开,正在家里接待其他的亲戚。就让我先来接你们了。”

    “林茂盛,你看看……你这个二弟还有将你放在眼里么?说什么想要重修于好,兄弟之间血浓于血,我看未必吧?明明就是想要摆谱给我们看,亏我们还自己花了上万块的机票钱赶了回来。”

    林烽的这一句话,就更是火上浇油,让陈慧恼火不已,指着林茂盛就是骂道。

    而林茂盛不敢反驳自己的妻子,便将矛头都指到了林烽的头上来,瞪眼对他凶道:“小烽,你爸妈怎么能这样?我们一家远道而来,他们夫妻俩来接我们一趟都不行么?家里面的那些亲戚还能有我这个大哥重要?明明是他在电话里面好说歹说,我才勉为其难回来的。怎么?我一回来,他连来接我都不肯?”

    “老爸!我看他们一家根本就是毫无诚意,我们都千里迢迢赶过来了。算了,干脆也别去参加什么庆功宴了,不就是考了个满分么?有什么好值得炫耀和庆祝的啊!我们直接订机票回京城吧?”

    一旁的陈振义在学校里面的成绩不是很好,一直专心练武,所以他潜意识当中就很厌恶那些成绩好的学生。对于和自己同辈的林烽,他自然也会不自觉地比较起来。

    “儿子说得对,老林,我们就回去算了。这种没情没意还摆谱的亲戚,我们不认也罢!”陈慧也是斜着眼瞪着林烽,满不在乎地说道。

    而林烽通过这短短的会面,便看清了这一家人的嘴脸。和小姑那一家人差不多,都是自以为是京城来的富贵人家,觉得林家就是乡下人。而且,林烽观察到刚刚说话很难听的堂弟陈振义身上竟然有武者的血肉气息,凝目一观察,知道他只不过是一名后天一层的武者而已。

    本来按照林烽的脾气,像这样势利眼的亲戚,才懒得搭理,他们要回去便回去呗!不然弄得好像是自己家要求着他们来一样。可是林烽知道自己父亲的性情,也知道大伯林茂盛和父亲两人之间的芥蒂已经好些年了,是父亲心头的一个梗,如果不趁着这个机会让父亲和大伯化解了这个梗的话,恐怕以后更难有机会了。

    所以,林烽微微忍了一口气,并没有恶言相向,而是淡淡地说道:“大伯,我爸妈是走不开,而不是有意要怠慢你们。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在酒楼等了,你们有什么事情,先跟我回酒楼见到我爸妈再说吧?”

    林烽这话才刚说完,林茂盛还没有表态,陈慧便抢话叫道:“回什么回?拿什么回?就你一个小屁孩过来,难道要我们自己打车去的么?要知道,我们一家就算是出门旅游,从来都是有专车接送的,而且也都是豪车。像你们芝安市这么小的城市,出租车又脏又臭又小的,叫人怎么坐?”

    见陈慧开始挑刺找茬,林烽直接说道:“不会让你们打车的,我是开车过来的。”

    “开车?你能开什么好车过来啊?对了,你爸之前是开货车的,你该不会是开了一辆货车过来接我们一家的吧?哈哈……”

    陈慧还没有笑完,林烽便无奈地拿出了加长林肯的钥匙,指着停在远处路边的加长林肯,对她说道:“我开来的车,的确是和货车挺像的,都比较长。”

    “你开来的车?那一辆加长的林肯?怎么可能?你们家怎么买得起这么贵的车?”

    见林烽指着那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陈慧不相信地说道,“小屁孩,你别打肿脸充胖子了。你们家就算现在开饭店攥了点钱,能买一辆几十万的车就很不错了。还加长林肯呢!就算是在京城,有这个款的人都不多。”

    面对陈慧的质疑,林烽没有解释,而是丢下这一家人,直接转身走到路边,打开加长林肯的车门坐了进去,然后按了一下喇叭,冲着他们喊道:“你们上不上来?要是实在不想来的话,我给你们订回京城的机票算了。”

    林烽对他们说这话还是客气的了,其实也就是礼貌版本的“爱来来,不来滚”。

    “妈!是真的,林烽真的开了一辆加长林肯来接我们。哇塞!我们做过那么多的豪车,好像还没有做过加长林肯啊!听说里面不是座位,有沙发和酒柜,甚至还有电视可以看呢!”

    一看到那一辆加长林肯,陈振义毕竟还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兴奋地说道,迫不及待地想要坐上去感受一下。

    “是呀!陈慧,不管怎么样,林烽开了一辆这么好的车过来。也代表他们家对我们的重视,我们来都来了……上车吧?”

    林茂盛也非常意外,林烽竟然能开一辆这么好的车来,加上他也的确很想见到那些多年未见的兄弟姐妹们,便极力劝自己的妻子道。

    “你这个二弟难道真的发财了?连这种两百多万的豪车都买得起?哼!不过赚再多的钱,不还是土包子爆发富一个,走!我们就去看看,你们老林家现在到底是多有出息?”

    咽了一口气,陈慧也进了加长林肯的车厢。坐在真皮沙发上,边上是蔡老头仆人们专程准备好的一些精致的点心,陈慧一家人也对着加长林肯内部的奢华感到新奇。

    “妈!你快看这个……酒柜里都是红酒,快看这一**不就是你一直都舍不得喝的82年的拉菲么?我们家就剩下那么半**,你藏着跟什么宝贝一样,可是这酒柜里就有三**呢!另外的七**好像也是很名贵的红酒啊!”

    一坐到车里,陈振义便新奇地左顾右看,指着酒柜里的名贵红酒,兴奋地对自己的母亲陈慧喊道。

    “振义,坐好别乱动,你这么大声说话,很没有礼貌,不知道么?”

    陈慧看看酒柜里每一**都是自己就算是有钱都很难买到的珍藏版红酒,想起之前自己竟然还取笑林烽一家是乡下人开不起豪车,脸上便是火辣辣的一片。现在坐到了车里面,儿子兴奋的叫声,还有丈夫林茂盛不可思议的惊呼,反倒是让她觉得自己一家反倒是从乡下来的一样没有见过世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