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次的直播访谈,省卫视一套直播,虽然采访的通知比较仓促,但是之后的几天在省一套、教育频道都有重播,网络上的点击量也过百万了。

    连闽省的教育局厅长和一名主管教育文化方面的副省长也看了,对于林烽最后所说的那一番话也十分地认可,甚至还因此调整了一番闽省的教育方针和对贫困生、残疾人考生的扶助政策。

    同时,省电视台也因此专门在一套每周六的黄金时间,开了一挡《助你上学》的社会类节目,通过林烽的启发,征集一些社会上的爱心企业,对有困难的青少年学生进行一定的帮助。

    距离访谈过去了好几天,林烽从网络和新闻上看到了因为自己那一番话带来的一些改变,心里面也是十分地宽慰。至于那名在访谈当中大放厥词的林副局长,没过两天便丢了乌纱帽,市长陈露萍查出了他种种受贿行贿的证据,彻底地将他移交到纪检委去处理了。

    六月份很快就要过去了,林烽家的英雄食府生意蒸蒸日上,因为林烽这个满分状元的名人效益,甚至连一些外省的家长也慕名带着自己的孩子过来品尝一番美食佳肴。加上芝安市本来便是著名的旅游景区,紧挨着国家风景名胜世界双遗的武夷山,自然也就大大提升了一下芝安市的旅游知名度和游客数量了。

    和之前比起来,林父林母不在成天愁眉苦脸为生计奔波,尤其是林母,每天都是容光焕发滋滋润润的。儿子林烽考了满分状元,这几****正筹备着要在英雄食府给自己儿子举办一个热热闹闹的庆功宴。

    “小烽,你的庆功宴就订在后天29号,刚好那个时候中小学也放假了。京城的大伯和小姑他们也可以带着孩子们回来,你也通知一下你的那些朋友……对了,还有秦嫣然和陈市长一家,知道么?就在我们英雄食府吃。”

    今天一大早,定下了庆功宴日期的林母便向林烽吩咐下去了。

    “大伯和小姑他们也会来么?他们不是和我们家几乎都没有什么来往了么?我记得他们已经有三四年没有回芝安市了吧?”

    林烽听到母亲说到大伯和小姑两家人,便十分不悦地皱起了眉头来。他的大伯林茂盛抛弃妻子,入赘到京城的一个豪门家族当了上门女婿,和林烽家这边都闹僵了,更看不上林烽家这个穷亲戚,最后甚至几乎都没有回芝安市来,和这边都断了来往。

    至于林烽的小姑一家人,小姑林宝仪从前是最疼林烽的,但是由于她也嫁了一个京城家族旁系子弟,加上又是在京城,便也很少回芝安市来。特别是林烽的小姑父,极力反对妻子和这些穷亲戚们来往。加上林父林母的自尊心也强,知道不能去“高攀”人家,所以他们没有主动联系芝安市这边,林父林母也从来不会主动联系他们。

    但是现在,林家在芝安市也算是小有名气了,虽然表面上只有一个英雄食府酒楼的产业,也看不出有多少钱。但是林父林母知道,自己的儿子可是东南航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身价过百亿。所以当然就有了自信,敢主动打电话邀请两名亲戚来参加自己儿子的高考庆功宴了。

    当然了,这其中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林母的虚荣心在作祟。从前这些亲戚都看不上自己家,现在便要让他们都知道知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自己家有个宝贝儿子林烽,现在也今时不同往日了。

    “我们终归是一家人,血浓于水。这么多年没用看到大哥和小妹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一家人聚聚。再说了,小烽,你马上就要到京城去上大学了。你大伯的家族在京城也算是有些势力的,到时候也好叫你大伯多多关照你一番,免得你人生地不熟闯了祸吃亏。”

    林父也点头说道,林家兄弟三人,他是家中排行第二,还有个弟弟林长通在隔壁市跑建材的生意,日子也还不错。之前也就算是林胜利一家生活最不好了,但是现在却是大变样。

    “让大伯照顾我?爸,恐怕大伯从来就没有觉得有我这个侄子吧?当初他贪慕虚荣抛弃妻子最后入赘京城豪门,将爷爷硬生生地给气死了,你不是说已经不当他是兄弟了么?奶奶也是因为这件事而伤心过度去世的。还有原先的大伯母,一个人回娘家忍受各种白眼,好不容易才将我仙儿姐带大。”

    听到父亲的话,林烽却是忍不住笑了笑,暗道就算自己到了京城人生地不熟,凭借自己修真者的能力,还用得着那个大伯来照顾么?再说了,就算自己有什么事情搞不定的话,疯丫头的萧家在京城是五大古武世家,还用得着大伯入赘的那个家族来照拂自己么?

    “好了!小烽,爸也知道你大伯许多事做得不对。但是这么多年都已经过去了,我想你大伯也知道错了。我们毕竟是兄弟,这里也毕竟是他长大的地方,爸也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和你大伯冰释前嫌。”

    林父一向就是这么憨厚老实,虽然他一直生大哥林茂盛的气,恨他气死了父亲,害死了母亲。可是,这些事也过去将近十年了,林父心里面也开始渐渐释怀了。于是他便想要通过这一次给自己办庆功宴的机会,邀请大哥一家回来,重续兄弟之间的情谊。

    “算了!爸,随便你了。反正我是对大伯没有什么好感,如果他这些年来有所改变,我也可以勉强叫他一声大伯。但如果他还是那副样子,觉得是我们家要高攀他们……那可别怪我给他什么面子了。”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即便是亲兄弟之间也会有许多的间隙。尤其还是贫富差距比较大的时候,有钱的亲戚总是会觉得高人一等,林烽从小可对那个“荣华富贵”的大伯没有什么好印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