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后悔莫及地徐敏静,面对一点一点逼上来的恶少唐文举,她的内心也一点一点地陷入了绝望的深渊当中。

    心中无比期待和期望着林烽能够来救自己,可是徐敏静自己也知道,林烽现在应该已经回家去了,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那么,现在这个情势无比紧急,漂亮的丝袜美腿老师徐敏静正面临恶少唐文举侵犯的时候,我们一向乐忠于当做好事不留名“活雷锋”的林烽同学,此时在哪里呢?

    宏兴大酒店的八楼保安监控室,林烽偷偷地避开了那些黑衣保安,悄悄地摸了上来。保安室当中还有两名值班的保安,林烽现在已经没有了隐身的效果,所以上前很干脆地一人一下,将他们给打晕了。

    “学校下课是五点,徐老师离开福禄巷那边的时候……大概是五点二十……面包车开到宏兴大酒店,至少也要二十分钟……那么……我只要察看五点四十分左右的酒店车库的监控录像,然后顺着监控录像去找……就一定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徐老师……”

    整个宏兴大酒店上百个房间,察看监控录像,是林烽想到的最快捷找到徐老师的办法。而且,林烽还有一点更重要的原因,便是要彻底地将宏兴大酒店监控录像的删除和关闭,这样他使用各种异能和能力的画面,就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

    否则的话,单单林烽的隐身符运用,如果是有心人察看监控录像,就会发现其中的端倪来。

    “五点四十分……地下车库的监控……找到了……四十三分的时候……那辆白色的面包车开了进来……”

    在保安室,林烽迅速地调出了监控录像,快进画面,找到了那一辆白色的面包车。果然,他看到上面两个黑衣保镖,抬着被麻绳绑着的徐老师,快速地走下了车,然后上了电梯。

    “果然是徐老师……上电梯了……电梯监控显示……他们去了……是六楼……没错!就是六楼……房间号是……走廊的监控……607……这个房间……”

    林烽又迅速地查看了一下之前607房间的监控录像,果然发现,这个天字号豪华包间,正是那个恶少唐文举开的。此时此刻,在这个房间里面,有唐文举和他的两个黑衣大汉保镖,以及被他们绑来的徐敏静。

    “不好!徐老师被他们绑进去……已经十几分钟了……”

    看了看时间,林烽知道耽搁得越久,徐老师就越危险。于是,林烽立刻一键将宏兴大酒店保安室的所有监控录像都格式化,并且关闭了监控闭路系统,然后抓起保安室里的备用钥匙,飞也似地朝着六楼的607天字号豪华包间跑去。

    “你……你不要过来……”

    徐敏静的身体紧紧地缩在了床的角落,两只手挡在胸前,竭力地想要保护自己。可是,恶少唐文举却是拿着一**写满了英文说明的药水,一脸邪恶地笑容说道:“徐老师……你怕什么?本少保证……喝了这个,一会儿让你********……”

    说着,唐文举便打开了**盖,自己先咕噜咕噜喝了半**,心里面已经迫不及待了。他喝下去的药水是印度进口的“快活水”,男的喝下去,可以百战不竭,女的喝下去,却是能风骚到欲罢不能。唐文举才将这“快活水”喝下去,顿时就感觉到从小腹当中涌现出来一股热流,整个人都血脉喷涌了起来。

    “你们两个……把她抓住……把这快活水给她灌下去……”

    身体的兴奋让唐文举更加放肆和狂妄起来,他一边脱着身上的外套,一边大声呼和着两个黑衣保镖,让他们将徐敏静的两只手臂抓住,按在了床上,然后他手里面拿着那一**快活水往徐敏静的嘴巴里面灌。

    “唔唔唔……我……不要喝……”

    徐敏静奋力地挣扎,可是她一个弱女子,哪里有力气反抗两个黑衣保镖,只能够不断地晃动脑袋,闭紧嘴巴。但是,却还是被恶少唐文举灌进去了不少的快活水。无力反抗,身不由己,徐敏静从来就没有碰到这样无助的时刻,她大声呼救着,两行清泪也从两颊滑落了下来。

    “叫啊!你叫啊……臭婊子……你越叫,本少就越兴奋……就越有征服感……本少要告诉你,这就是拒绝本少的下场。本少是个文明人……还真的就不喜欢霸王硬上弓,就等着药效发作……让你求着本少上你……哈哈……”

    恶少唐文举兴奋地叫嚣着,已经将上衣给脱光了,他的肩上脖子上甚至还有不少女人的吻痕。

    “我……我就算是……是死……也不会……不会让你得逞的……”

    徐敏静根本无法想象,自己在药效的作用下,主动屈服于唐文举淫威下的样子。所以,她宁愿选择死,也不愿意这样被糟蹋……

    “哼!想死……没门……你们两个把她抓好……不要让她有机会做小动作……一会儿,本少就要让她好好尝尝本少的厉害……嘎嘎嘎……”

    两个黑衣保镖,死死地将徐敏静给抓住,让她连寻死的机会都没有。此时此刻的徐敏静,真的是已经陷入了无边地绝望当中,是比死亡都更可怕的绝望,自己不仅要被糟蹋,甚至是基于药效主动去向唐文举求欢。

    “不……我不要变成这样……”

    徐敏静的内心在无奈地嘶吼着,而她越是这么痛苦无奈地呼喊,恶少唐文举看着心里面就越是痛快,之前追求徐敏静不得的那种不爽和憋屈,在此时彻底地释放了出来。

    就在徐敏静最绝望,恶少唐文举最猖狂兴奋和得意的时候,咔咔两声,房间门传来了钥匙入孔开门的声音。

    “本少不是说了么……不许任何人来打扰我……谁他妈这么不长眼?”

    听到声响,恶少唐文举转头一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学校里坏了他好事的林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