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喂!嫣然,好像是洪主任带着高考办的专家和记者们来了,我先下去开门,晚点再给你打电话吧!”

    听到了敲门声,林烽便挂了电话,匆匆跑下楼去开门。

    一开门,这可不得了,外面竟然挤满了人,带头的是一中的洪主任,他的身边是一名满头银发的专家,后面还跟着几名中年学者,其他的便是扛着**的摄像师,以及拿着话筒的女记者们。这个女记者林烽见过,便是刚刚腾讯新闻网上面的视频直播记者,林烽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在现实当中看到。

    一中的洪主任笑脸盈盈地上前来,向林烽介绍道:“林烽,可算是找到你家了。你看看,这些都是省高考办的专家,还有一些是电视台和媒体的记者,可都是来采访你的呢!”

    “洪主任,怎么……怎么这么多人?”

    林烽一愣,他以为只有几个人而已,却是没有想到,跟来的记者会这么多,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怎么招待这么多的人,毕竟平常家里面这些招待客人的事情都是母亲安排的。

    不过这个时候,外面又传来一阵喧闹声,原来是林烽的母亲张贵珠看到了新闻,心急火燎地也从英雄食府赶回了家里来,正好来给林烽救场。

    “让一让!让一让……让老娘进去呀!我可是林烽他妈……”

    林母费了老大劲儿从人群当中挤了进来之后,面对一中的洪主任还有各个学者媒体等,嘿嘿一乐,热情地说道:“各位,里面请!里面请……我们招呼不周!招呼不周……我是林烽的母亲,你们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来问我。林烽可是从小就遗传了我对文学的爱好,所以才能够写出这么好的满分作文来呢!”

    见到母亲来了,林烽也松一口气。不过,母亲还真的是不客气,一下子就将所有的功劳往自己身上揽了。

    “丁教授,这位便是林烽的母亲,走!我们先进去坐坐,一会儿有什么问题,再具体的问问吧!”

    洪主任很客气地带着那名银发的老教授走进了林家的客厅,其他的学者也紧随其后,媒体记者们便立刻分列两边,有的打聚光灯,有的拿话筒和**,俨然将林烽家的一楼客厅,变成了一个专业的采访室。

    “各位观众朋友们,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古文奇才林烽的家里,现在你从镜头当中看到的那名高高瘦瘦的帅小伙,便是写出《宫闺赋》的芝安市才子林烽了。正在忙活着给专家们端茶的便是林烽的母亲,据刚刚林烽的母亲交待,林烽的文学气息都是遗传自她……一会儿,我们将对林烽同学进行专访,同时会有华夏社科学汉语言研究所的博士生导师丁力教授和林烽进行学术上的交流……”

    挤进来的腾讯网女记者,已经对着摄像师的镜头,开始兴奋地介绍着一楼客厅的情况。无数的腾讯网用户们,通过现场直播,都看到了林烽。

    这一下,下面的评论就更是爆炸了!尤其是许多芝安市的高中生们,对林烽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不管他们之前是嫉妒林烽还是羡慕林烽,如今林烽为整个芝安市争光,都成为了整个芝安市的骄傲,值得他们每个人欢呼雀跃了起来。

    “林烽,真的是林烽!嘻嘻,刚刚我还担心他的作文没有满分,看来是我多虑了。不过林烽的这一首《宫闺赋》写得这么棒,的确是会引起轰动的。”

    坐在家里书房电脑前的秦嫣然,也是乐滋滋地看着电脑屏幕上对林烽家的现场采访,两眼简直都快要犯花痴了。

    “卧槽!是疯子,疯子竟然又上新闻了。而且还是现场直播,简直太牛了。不行,我也要过去蹭镜头,混个脸熟也好啊……”

    正在家玩游戏的张真,被同学打电话通知让他看腾讯网的新闻,一眼便看到了关于林烽的现场采访新闻,立刻也兴奋地关掉了电脑,往林烽的新家跑去,想要沾沾林烽的光上个新闻。

    而其他的芝安一中的学生们,不管是高三的考生,还是高一高二的学弟学妹们,都因为林烽而觉得无比的自豪。这么一个古文天才出现在了芝安一中,引发了这么大的社会新闻轰动,以后他们上大学在其他地区的同学们面前,也是一个谈论和骄傲的资本。

    现场直播新闻页面的点击,从开始到现在还不足一小时的时间,便已经突破了五十万的点击,羡慕的回帖更是已经破万了。不过这也是因为这个页面紧紧是在大闽网,也就是说受众用户几乎都是闽省的,对本国其他省份的影响力还有限,不过这已经算得上是大新闻了。

    在林烽家的客厅,七十三岁的社科院老教授丁力激动地坐在林烽的对面,略带苍老的声音,几乎是颤抖着问道:“林烽同学,这一首《宫闺赋》,真的是你写出来的?我真的很难相信,现在的学生当中,竟然还有人能够写出这么有古风文采的诗赋来。”

    “林烽,这位是来自国家社会科学研究院古汉语研究所的丁力教授,他本身是博士生导师,同时也在清北大学担任汉语言学院的院长。这一次我们闽省的高考语文卷批改组,他是特聘的顾问。你的这一篇《宫闺赋》的满分第一名,便是丁力教授钦点的。”

    在丁力教授问话的时候,洪主任便同时向林烽介绍了一下丁力教授的这些头衔和荣誉。可以说,丁力教授是在国内汉语言文学方面顶尖的专家,林烽的《宫闺赋》能够得到他的肯定和赞扬,这本身就已经是十分难得和值得骄傲的了。

    “丁老师,是的。这一篇《宫闺赋》的确是我在高考的考场上临时起意写的,我也很高兴,它能够得到您的认可和赞扬,这也是我的荣幸。”

    对于丁力这种白发苍苍还奋斗在第一线教学的老先生教授,林烽唯有谦逊地尊称对方为“丁老师”,才是对他最大的尊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