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嫣然,我的作文题目叫做《宫闺赋》。 有满分作文出来了?我这就去开电脑看看!”

    回了秦嫣然的短信之后,林烽便也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家里装了宽带wifi之后,林烽便不需要再用手机分享网络出来了。

    果然,如同秦嫣然所说的,刚刚登上qq之后,今天腾讯大闽网的弹窗广告就是高考满分作文。林烽饶有兴趣地点进去看了看,发现这一次高考的满分作文还真不少。

    第一篇《女人的王国》,是一篇虚构的小小说,文中虚构了一个类似西游记里面的女儿国,讲述的是完全又女人组成的国家。充满了讽刺的意味,最终揭示出来的意义,一方面肯定女性的地位,另一方面也批评了那些盲目的女权主义者,可以说是颇具有批判性的理性结论。

    “寓教于乐,虚构了一个女人的王国,这一篇作文挺好玩的,而且短短八百字,就能够写出这么丰富的内容。得满分,的确不为过……”

    林烽并没有马上拉下去看其他的满分作文,而是一篇篇的看过去。尤其是这第一篇贴出来的满分作文,就挺好玩的,这种讽刺性的小小说运用在作文当中,却是别有一番趣味。

    看到的第二篇,是一篇议论文,题目叫做《女权解放是社会进步地必然结果》。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一篇满分作文的时候,林烽的脑子里就不由得想到了秦嫣然。这篇议论文是从女权解放这个现象上反推出社会思想地进步,指明这是思想进步地必然结果。

    论证和论据都有理有据,一步步站得住阵脚,而且还引用了一些新文化运动时期反封建的例子,最后再强调了一遍,女权解放和社会进步的必然关系。

    “不用说!这篇议论文绝对是嫣然的了,这个语气和用词习惯,八成是她没跑了。”

    秦嫣然的作文,几乎每一次考试之后,都成为全校的典范被传阅的。林烽看了三年秦嫣然的各种作文,自然能够一眼认出来,这一篇议论文和秦嫣然的风格很像。虽然不能保证就是她,但是也猜得**不离十了。

    “嘿嘿!嫣然也拿了一个满分作文,如果再加上我的,岂不是我们芝安一中这一次,就能拿到两个满分作文了?”

    对于自己的《宫闺赋》,林烽是十分有信心的,他继续往下看去,第三篇的满分作文,竟然又是一则小小说,这也激发了林烽的兴趣来。

    第三篇小小说满分作文叫做《谁说女子不如男?》,竟然别开生面也写了一篇小小说来,讲述的是一个叫做蔷薇的女孩,出生在重男轻女的封建乡村当中,从小就被家里的长辈们看不起,干最重的活,不让读书。

    但是后来,这个叫做蔷薇的女孩,却凭借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考上了重点中学,重点大学,最后甚至成为了一家上市公司的女ceo,彻底地让所有因为她是女孩而看不起她的人,大吃一惊。

    小小说地最后,是在蔷薇的公司上市的画面,面对记者地采访提问她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么优秀时,她只回答了一句话“谁说女子不如男?”。

    “这一篇小小说的立意很不错,内容也是挺好玩的。难得的能够用这么短的篇幅,概括了这个叫蔷薇的女孩奋斗的一生。全文上下没有一丝一毫议论的话语,全部都是正常的叙述,但是全部的点睛之笔都在女孩那最后一句的反问‘谁说女子不如男’上。的确是精妙,足够被一些小小说选刊摘录其中了。”

    看完了这一篇小小说,林烽的脑海当中不由得就想起了萧霓裳来,觉得小小说故事当中的那个叫做蔷薇的女孩,似乎就是萧霓裳的翻版,那个永远不服输,那个倔强又桀骜不屈的女孩,永远嚷着的不就是这么一句“谁说女子不如男”么?

    “这一篇小小说,该不会是疯丫头写的吧?她成天打打杀杀的,文采能有这么好?我才不相信,肯定是错觉!错觉……”

    晃了晃脑袋,林烽将萧霓裳的身影从脑子里驱除,然后继续往下看其他的高考满分作文。不过,紧接下去看的几篇作文,却是不如前面几篇那么有趣了,而且,算是中规中矩的一些议论文典范,阐述了一下自己的观点。

    一直拉倒最后,足足九篇高考满分作文,林烽看到底之后,也都没有看到自己的《宫闺赋》。

    “卧槽!竟然没有我的《宫闺赋》?这不科学,连后面那几篇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议论文都得了满分,不可能我这一篇《宫闺赋》不是满分呀?”

    这个结果让林烽颇为郁闷,心里面不由得也有些怀疑了起来,“难道说,是我的这一篇《宫闺赋》写离题了?还是说……我用文赋的古言题材,让改卷老师反感?或者违反了高考语文作文的规定?不可能呀!作文题目只说诗歌除外,并没有说不准写文言文呀?”

    林烽想不通,抓了抓头发,想起前两年好像有个高考的考生用甲骨文写作文,被判了零分,暗道自己这个不会也被判零分吧?可是,之前也有写文言文得到满分的先例啊!凭什么别人得了满分,自己也是文言文,就得零分呢?

    正当林烽觉得十分想不通的时候,突然,林烽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本市的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林烽犹豫了一下,接通了电话,问道:“喂!请问找谁?”

    “喂!是林烽同学么?我一中教导处的洪主任啊!你们家的地址怎么变了啊?今天省高考办的专家老师专程下来,带着一些记者要来采访你的啊!怎么到你家的地址,周围的邻居却说你搬家了呢?”

    电话那一头,是一中新上任的教导主任洪田新,林烽听了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奇怪道:“洪老师,我家刚搬到了金瓯小区来了。高考办的专家老师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