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河前辈你看起来心情不错?遇上啥好事了?”宋书航降落到北河散人边上,笑着问道。同时,他双手轻轻一拍,核心小助手从‘核心世界’中踏出。它暂停对核心世界的规划更改,将‘龙络小助手’从黑龙世界送来的美食,转移出来。

    边上有数位田天岛的弟子急忙前来,从核心小助手的手中接过一道道美食和昆那女士牌美酒,将它们重新装盘,送上宴席。

    北河微微一笑,正准备回答宋书航的问题,身边的狂刀三浪抢答道:“老北河之前从羽柔子那里学到了‘将心魔具现化’的道法。整个的成员,就只有他一学就会。现在他正在培养自己的心魔,争取早日将它具现化出来。所以他现在心里正美着呢。”

    宋书航哈哈一笑:“原来是这个道法。”

    他低头望了眼自己的影子,黑皮羽柔子相当于是一个分身……而且比分身还好使。

    “其实我觉的,老北河之所以会一脸美滋滋的表情,不是因为他‘第一个学会了法术’,而是他马上就能见到自己老情人了,所以整个人都散发着春天的气息,眼睛都眯成一条缝。。”狂刀三浪边上,一位长相甜美清纯的女子,娇滴滴道。

    宋书航望了眼这位甜美清纯的女子,略一思索:“铜卦前辈?”

    前辈之前不还是少年模样吗?什么时候又换了个造型?

    “嘻嘻嘻。”铜卦双手指向自己脸颊,甜甜一笑:“怎么样,这个模样可爱吗?”

    宋书航:“……”

    说实话,是蛮可爱的。但只要想到这是铜卦前辈,宋书航就感觉爱不起来。

    “北河的老情人?老北河不是单身狗吗?”云中仙客疑惑凑过来问道。

    北河散人:“……”

    “这事我知道。”狂刀三浪哈哈一笑:“老北河的初恋就是他的心魔啊!那是一个金发款的,胸怀天下型的女子。不过最后,被老北河斩心魔证道了。老北河现在要将她重新培养出来吗?”

    狂刀三浪前辈这么一说,宋书航也回想起这事来当初北河散人和铜卦仙师在紫禁之巅大战时,铜卦仙师为了占据‘先机’,不择手段,易容成北河散人‘初恋’也就是他心魔的模样,试图给北河心理压力。

    没想到,这个所谓的初恋早就被北河散人自己切片,铜卦的下作手段没收到任何的效果。

    现在,北河散人要养心魔,并将心魔具现化出来,真的是想将自己的初恋给鼓捣出来?

    这么一想的话……羽柔子开发出来的这个道术,相当的可怕!

    因为诸天万界的修炼者,大部分的心魔,都和‘感情’有关。而和感情有关的心魔,大多又是理想型的异性或是至亲、挚友,

    如果这个道术被推广到诸天万界,那修真界未来的生育率,就有点堪忧。

    “北河,你真的要将那个金发心魔给培养出来?”灭凤公子抱着一个酒坛,凑了过来。灭凤公子似乎喝嗨了,他脸颊微红,张口就是醇香的酒味。

    北河散人微微一笑,他端起酒杯,和灭凤公子的酒坛轻轻一碰,然后将杯中美酒一口饮尽:“本来我还想保持点神秘,等心魔培育出来后再给大家介绍。”

    说罢,他伸手在自己酒杯中一点,有一小团灰色的雾气,在杯中凝聚起来。

    “就这是北河前辈正在培育的心魔?”宋书航好奇的凑了上去。

    边上有好几位道友,同样凑了过来。

    只是这心魔就是一小团灰色的雾气,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宋书航问道:“北河前辈要将它培育成什么模样?”

    “我准备将他培育成群里的某个人。”北河散人眯着眼睛,冷笑道:“等培育成功后,我便可以将它切片。而且可以切好几次,只要我不断的培养。”

    狂刀三浪:“……”

    云中仙客:“……”

    灭凤公子:“嗝~”

    “妙啊!”宋书航突然道。

    铜卦仙师:“???”

    “切片,妙啊。”宋书航对着北河前辈竖起大拇指:“北河前辈,哪天你想将它切片的时候,就告诉我。我们一起将它切片。到时候,《熏制心魔劫切片》正好可以尝试一下。”

    灭凤公子好奇问道:“熏制心魔?啥用?”

    “好吃,很脆。”宋书航回道。

    灭凤公子舔了舔嘴角:“听起来似乎很有意思,到时候叫上我。”

    铜卦仙师:“……”

    然后,他突然起身:“你们聊,我先走了,去吃点东西。”

    ************

    酒是个好东西,开心里你可以干它,不开心里你依旧可以干它。甚至一个人闷的时候,你还是可以干它。

    宋书航从昆那女士那交易过来的一批美酒,效果出类拔萃。

    单纯的从‘增强精神力’的强度来看,这酒的效果约为7品。不过,这酒其实是‘龙脉意志’出手酿制的,为的是让昆那女士的肉身,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承受‘龙络意志’的降临。所以这酒除了好喝外,还特别醉人。

    醉酒是件很头痛的事情,不过昆那女士这酒,醉了后才能更好的发挥它的神效。

    ‘九洲一号群’里的前辈,根本没想到宋书航弄来的仙酿酒劲这么大。

    这酒非常好喝,口感极佳。

    但是,大部分前辈仅喝了数杯,就喝高了。

    宴席的酒桌被推到边上,露出中间的空旷场地。

    东方六仙子赤足跃到场地中间,开始跳起《天魔舞》。

    ‘天魔舞’那恐怖的效果覆盖全场。

    好在东方六仙子还保持着一丝清醒,她没有使用《天魔舞》的攻击手法。否则,今天恐怕有不少成员的复活手段得派上用场。

    有舞又岂能没歌?

    造化法王迷迷糊糊的掏出吉它,开始弹奏起来。但由于状态不好,他喝不出声来,只能用吉它给东方六仙子伴奏。

    群里的成员又幸运的避过一劫。

    东方六仙子和造化法王调动了气氛。

    然后有人唱歌,有人打节拍,有人同样取出乐器伴唱,有人高声吟诗……各施所长。

    宋书航却非常冷静的端坐着。

    “咦?宋前辈你没醉?”黑皮羽柔子悄悄从影子中钻出来。

    “酒尚足,然而,有酒岂能没菜。”宋书航突然起身,哈哈大笑:“是时候露一手绝技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