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啊呀呀呀痛。”烟雾化的宋书航身体回归,发出一串惨叫。

    鉴定的代价支付出去后……宋书航强行打断了鉴定秘法。

    如此一来,鉴定失败。

    很好,就是这样……宋书航忍着剧痛,暗道。

    如果鉴定成功,反而不妙。

    这位神秘前辈压根不想暴露自身的信息和来历,如果被宋书航不小心鉴定出了些信息,说不定最后,这位前辈只得选择杀人灭口了。

    宋书航也不要这位前辈的身份和信息他只是要鉴定秘法支付的代价剧痛。

    那么,和我一起享受世间极致美妙的痛苦吧,前辈!宋书航的身形聚拢后,恢复为人类形态,望向少年的位置。

    在这种程度的剧痛之下,他已经要支撑不住了,不知道这位前辈状态如何?

    对面。

    砰

    少年炸了,血肉横飞,画面极度血腥,需要打码。

    宋书航:“……”

    怎么会这样?

    鉴定秘法鉴定出去后,按理说应该只会将痛苦共享给这位神秘前辈吧,为什么他炸了?这和赌约的内容不符吧?

    正思索间,那些血肉、骨头如同时光倒流一样,飞快的恢复,重新化为少年模样。

    “咝”少年再也无法保持自己的微笑,他不断的倒抽冷气。

    他同步感受到了鉴定秘法的剧痛,这种剧痛,直接作用在灵魂上,无法防御,只能咬牙硬撑。

    不过,赌约仪式还没有给出结果。

    无论是宋书航和少年,都还在咬牙坚持,没有哭。

    在这个赌约仪式的法则下,宋书航和少年,只要是哭出来,无论是在烟雾模式还是粉身碎骨的状态下,一有眼水流出,就会被判定为失败。

    “你这是什么自残功法?端是可怕。”少年咬牙道。

    宋书航不经大脑思索就回道:“大姨妈奥秘。”

    秘法的真正名字,自然不能告诉这位神秘前辈,免得引起前辈猜忌。况且,他也没有鉴定出任何信息来。

    说完后,宋书航抱着巨大的肚子,缓缓的蹲下身来,再选择了一个科学的角度侧躺下来,这样就不会压到大肚子。

    最终,他蜷缩成一团,咬牙颤抖,嘴唇发紫。不过,宋书航早有准备。他从自己的手串法器中掏出一条白色手帕,颤抖着将它折叠起来,塞入口中,咬紧牙关。承受着精神上那如海浪一波又一波涌上的剧痛加十月怀孕分娩之苦。

    “啊啊啊啊”赌约仪式外,造化仙子捉住机会,发出宋氏四声惨叫法。

    功德蛇美人的尾尖在地上用力一拍,她迟了半步,没掐好点。

    不愧是她一生的对手造化仙子。

    对面,少年也学着宋书航的模样,缓缓的侧躺下来,咬牙颤抖。

    “你还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吧。”少年一边颤抖着,一边道。

    宋书航:“唔唔唔唔”

    黑皮羽柔子眨了眨眼睛,翻译道:“宋前辈在说,前辈您有什么招也尽管用出来,不用怜惜他。”

    “呵呵,看样子你到极限了。那么,给我输吧。”少年颤抖着伸手对准宋书航:“在最后,你相信来世吗?”

    “这个以前不信,现在却是信了。”宋书航道。

    修士界的大佬,很多拥有转世投胎的秘法,只要不是身死道消,就有机会重新来过。甚至魔门夺舍的功法也不少。

    “不……其实这诸天万界,已经没有来世了。绝望吧断绝来世的奥义。”少年颤抖着伸手,对着宋书航一拍。

    宋书航只感觉身上微微一凉,然后……啥感觉也没有。

    反倒是少年自己,突然面色发青,浑身涌上阵阵寒意这是法术失败的反噬。片刻后,这种法术失败的反噬也同步到宋书航身上。

    宋书航感觉浑身发寒,不过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宋书航:“唔唔唔?”

    “别吵,我想一个人静静。”少年咬牙道。

    功德蛇美人眼睛一亮:“静静是谁?”

    “……”少年抬头望天,差点被气哭。

    “前辈,你刚才的法术是什么?作用在我身上的时候是不是失败了?”宋书航吐出口中的香帕,颤抖着问道。

    刚才前辈施展在他身上的法术,让他很在意。

    因为那个功法的名字比较牛逼断绝来世的奥义,听起来就跟断子绝孙似的。

    “你真的相信来世吗?”少年抬头道:“相信来世的话,承受这个法术,你就会看到自己的来世被一个个抹去的绝望幻觉。”

    宋书航颤抖着:“我真信啊。”

    “那你认为自己会有来生不?”少年脸色发青,再次问道。

    宋书航想了想,声音哆嗦着道:“我不知道,其实……我修行才半年多,对来生还没个概念。我感觉,先一路修炼下去,如果可以的话,我和大多数道友一样,都希望自己能在修行路上走的更远,最好能走到长生者那一步……虽然理想和梦想化,但身为修士总得有个目标。另外我总感觉,如果我失败了的话,应该只有身死道消一条路。”

    因为修炼时间尚短,所以他根本还没有考虑过来生那么久远的事情。就像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很难让他去想象自己老迈即将要死是什么心情一样。

    又因为他每次花式怼天劫大佬,总感觉在修行一途上,他一旦失败就别想有卷土重来的机会,只会死路一条。

    一边说着,一边宋书航身体抖的更厉害了,他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

    “你的觉悟还真不低。”少年嘴角抽搐。

    半晌后。

    少年突然察觉了一个小问题:“你刚才说你修炼了多久?”

    “半年多了,前辈。”宋书航诚实回道,不行了,灵魂上的痛苦一**涌来,眼眶中的泪水要忍不住出来了。

    “呵呵呵,你以为这样可以刺激到我吗?太天真了。”少年挣扎着坐起来,他伸手在自己眉心第三只眼睛一点:“来吧,在我的第三只眼睛下,一切真实都将无所遁形。”

    第三只眼睛上,有一道光芒落在宋书航身上。

    又半晌后。

    “扎心了,霸宋小友。”少的缓缓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