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只见在浩瀚的古幽投影中,有两道身影并肩而行,特别显眼。

    明明在那个浩瀚无比的古幽投影中,这两道身影只有指甲盖那么大。但他们的存在,就会将人们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吸引过去。

    这就是所谓的‘天生就是人们目光的焦点’吧。

    投影画面中,这两道俊美的身影,在古幽中缓缓行走。每走出一段距离后,两人就会停顿下来。

    然后,他们各自摘下一根长发。

    两条长发揉在一起后,被白前辈two插入古幽的地面。

    白前辈two又伸手在两根长发上一点。

    轰隆隆~

    长发如同树木发芽生长一般,眨眼间就化为一根通天柱。

    白前辈微微点头,看上去很满意的样子。

    接着,两位白前辈又继续往古幽深处行去。

    他们每一步踏出的距离,都标准无比。

    宋书航一脸疑惑,两位白前辈在干嘛?

    话说回来,两位白前辈一开始不是说买个橘子,去去就回来吗?怎么最后跑到古幽世界里去了?

    如果昨天,自己和仓鼠邪魔真的在原地等着白前辈回来,天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果然,说‘我马上就回来’都是骗人的。

    “我主在那里,霸宋号,我们也过去!”仓鼠邪魔大叫道。

    宋书航:“……”

    问题是,我们去的了吗?

    轰!

    虚空中,天罚神雷继续狠狠劈落。

    那火焰、黑雾组成的女子,高高举起自己的长枪,狠狠一掷:“名音嘎破!”

    长枪如标枪一样怒射出去,刺入云霄。

    这气势,仿佛要将劫云都击爆。

    “赤霄剑前辈,我们要不要插一手?”宋书航道。

    趁着她在应付天罚的时候,要不要在后面捅她一刀?

    说话音,他缓缓解散了黑雾模式。

    “如果你想被卷入天罚的话,我不反对。”赤霄剑前辈道。

    天罚和天劫在某些方面很相似,同样会波及旁人,谁敢插手,谁就会受到波及。

    哗~~

    虚空中,那柄暴射出去的‘因果枪’怒扎到天罚的劫云之中。

    天罚的劫云,竟然被射爆。

    虽然劫云很快又凝聚恢复……

    就在劫云处于恢复的期间,那火焰和黑雾组成的女子,猛的向宋书航掠来。

    “还想对付我?或者,是想将我也卷入天罚?”宋书航心中浮现好几个念头。

    他念头刚动,对面那火焰女子突然消失于原地。

    空间力量。

    下一刻,她精确的出现在宋书航身后,一把将他攥住。

    还没等宋书航反应过来,她伸手一甩,将宋书航扔到了一个空间门中。

    紧接着,她身形再次消失,闪现到那个浩瀚的‘古幽空间’之中。

    随着她的消失,虚空中的‘天罚之云’消失不见。

    “不~~”老族长捂着胸口,大叫起来。

    珍贵的混血种,战斗力强到夸张,甚至说不定已经触及到‘圣者’领域的天才,却在他龙血部落被邪灵抓走了。

    老族长一口气喘不过来,昏了过去。

    “书航先生!”昆那女士焦急道。

    怎么办,书航先生被抓走了。

    她下意识的拍着虾龙神行战车,想着驱动战车。

    “别叫了,我还没死呢。”这时,宋书航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她的耳边。

    她一转过头来,便发现一团黑色的烟雾从‘虾龙神行战车’的底下滑了上来。

    这团黑色的烟雾汇聚,最终凝聚为宋书航的模样。

    在他的身上,还披着一条神奇的被单——这条被单仿佛有掩盖气息的力量,披着它时,昆那几乎感应不到宋书航的气息。

    “嘶,我的腰。”宋书航望向自己的腰部。

    那里,有一个枪孔,肌肉都被烧焦,血肉模糊。而且,这伤口还无法恢复,仿佛带着诅咒。

    惨烈的痛苦从腰部传来,如海啸一样摧残着宋书航的意识。

    除了腰部外,宋书航的背部也有一道长长的口子,是最后被滑了一枪的伤口。

    宋书航激活‘逆鲸武士拳套’上的治愈术,落在伤口上。

    但伤口完全没有愈合的迹象。

    “别浪费力气了,这种等级的伤口上,带着法则的力量。除非你死掉复活一次……不对,这种等级的伤口,甚至复活后都可能带到新的身体上。还是等你的那两位白前辈从‘古幽’回来后,再让他们想想办法吧。”赤霄剑出声道。

    宋书航皱着眉头:“要死了,老痛了,快到我的极限了。”

    “很痛?”赤霄剑好奇道。

    “痛的要命,痛苦让我面目扭曲。”宋书航咬牙道。

    赤霄剑前辈:“但我从你的表情上来看,感觉不出你有多痛来。除了眉头皱着外,并没有面目扭曲。啧,你对痛楚的忍耐力还真够强的。太痛的话,你就先昏迷过去?等那两个‘白’从古幽回来,我再叫醒你?”

    “书航先生,你刚才不是被抓走了吗?难道……是幻术?”昆那女士忍不住问道。

    刚才,所有的人都看到,宋书航被那位火焰凝聚的女子抓走了。现在宋书航还在这里,那被抓走的是谁?

    “是我的一尊分身。”宋书航叹了口气。

    分身这东西,就是这么有用。

    他的分身和本体是一模一样的,完全没有区别。

    之前,他解除‘烟雾形态’的时候,就悄悄的将分身给抛了出来,让他留在空中。而他的真身,在赤霄剑前辈的掩护下,悄悄的遁到了‘虾龙神行战车’的下方。

    接着,就如大家所看到的。

    那尊火焰凝聚的女子在最后一刹那,将宋书航的分身给抓走,遁回到了古幽世界。

    在确定她离开后,宋书航才披着‘被单’悄悄的出来。

    “分身术?”昆那女士点了点头。

    宋书航抬头,望了眼四周:“余下的这点邪兽和邪灵,龙血族分部落应该能处理吧?”

    为了让那位火焰凝聚的女子能现身,在场近八成的邪兽和邪灵都被献祭。

    现在留下的只有二成左右的数量,而且都是一些级别较低的品种。

    在没有‘魔禁领域’干扰下,龙血族的分部落完全可以独自解决这些邪兽和邪灵。

    “他们完全可以处理。”昆那女士点头道。

    “可惜了,我本来还想狩猎点‘黑龙灵石’,那等下次。赤霄剑前辈,我们前往天外。我还能锁定‘祖巫的赐福’坐标,我们赶过去。”宋书航道。

    赤霄剑:“你的身体撑的住?”

    “问题不大,虽然这种痛苦接近我忍耐的极限。但只要给我一点时间,我就能适应它。”宋书航自信道。

    在剑法、法术这些项目上,他没多少信心。但对于痛苦的忍耐和适应方面,他还是很有自信的。

    赤霄剑:“……”

    “昆那女士,接下来我要去的地方,可能比较危险。你留在龙血族分部,替我照顾一下小音竹好吗?”宋书航望向昆那女士,道。

    昆那女士望了眼怀中的小女孩,点了点头:“那祝书航先生一路顺利。”

    “承你吉言。”宋书航哈哈一笑。

    他站起身来,驱动‘虾龙神行战车’,准备将昆那女士送到龙血族分部落里去。

    但他刚一起身时,意识中突然有一种剧痛共享过来。

    来自‘分身’那边传来的剧痛。

    还有来自分身背锅后的完整记忆。

    记忆是在一个黑暗的封闭空间中,边上有空间符文的禁锢,为了防止宋书航的分身通过空间力量逃跑。

    接着,那火焰的女子就伸手按在宋书航分身的身上,双眼中透露出一种‘快乐’的神情。

    接着,从她身上有漆黑的火焰,灌入到宋书航的分身体内。

    “和我,合为一体吧!我等这一天太久太久了。”她口中念着糟糕的台词。

    下一刻,分身发出惨叫……爆炸了。

    分身爆炸前看到的最后一幕,是那位火焰凝聚的女子,一脸栩栩如生的懵逼表情。

    痛痛痛。

    腰部痛、背部痛,还有来自分身共享过来的剧痛。

    剧痛等级,终于超出了宋书航能忍耐的极限。

    他双眼一翻,晕倒在地。

    ‘等这一天太久太久了?明明之前还要扎穿我腰子让我死的模样,将我的分身抓走后,又要和我合体,还仿佛等了我很久的样子?我们之间很熟吗?’

    宋书航可以肯定,自己和这位火焰组成的女子之间,肯定没有任何的关系。

    而且,如果她真的和自己有关系,那之前的‘鉴定秘法’中,肯定会有一点的提示。

    她,会不会是认错人了?

    会不会是自己身上的某些特征,让她产生了误会?

    宋书航发现自己现在的内心戏特别多,昏迷之前的刹那,内心中竟然还涌过了这么多的念头。

    随着最后一个念头的结束,宋书航的意识也陷入到了黑暗中。

    “书航先生,书航先生!”昆那女士出声叫道。

    “没事,只是痛苦比较大,晕死过去了。休息会儿就能醒来。”赤霄剑出声道。

    **********

    黑龙世界虚空中。

    那些钢铁怪鱼群,温柔的卷着宋书航的钢铁化身和那尊十臂雕像,卷着它们进入到虚空深处。

    在那里,有一个由乱七八糟钢铁组成的巢穴。

    巢穴中存着各种各样的能量。

    就像蜜蜂采集花蜜一样,这些钢铁怪物采集能量后,会将它们存储起来。

    钢铁化身被带到了巢穴前。

    随后,有一个微弱的信号,和它进行连接:“你好。”

    “你也好,霸霸号向你问候。”钢铁化身道。

    “请问,你是一位公主吗?”那个声音,又轻声道。

    霸霸号:“不,我是霸霸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