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洋和尚正盘腿坐在监狱的床上,凝气打座修炼。

    在普通人眼中看来,这洋和尚不过是身材高大点的歪果人。

    但赵不律怎么说也是开了第二窍眼窍的修士,在他看来,这洋和尚身体内的气血值已经浓郁到粘稠的程度。对方打座时,一呼一吸间周身都会气血翻腾。显然已经达到了修士一品的巅峰,只等一个契机就能跃龙门,将周身气血化为真气,进入二品修士的境界!

    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这位洋和尚的周身,有着厚实的功德金光。

    在赵不律眼中,洋和尚简直如同小太阳一样耀眼。

    身怀这么厚实的道德金光,可以说明这洋和尚是位有德的高僧!但这样的高僧,为什么会被关在监狱中?

    洋和尚感觉到有人被送入监狱,他缓缓睁开眼睛望向赵不律。

    “又有新人进来了?这次是犯了什么事的?”洋和尚出声问道。

    然后,赵不律便见到狱警一脸讨好之色道:“大师,这位是个抢劫犯,为了抢一个快递竟将人家的快递车都给毁了,还将快递员打成了重伤。实在是罪大恶极!”

    看到狱警一脸讨好之色时,赵不律心里就感觉到有点不对。

    “善哉善哉,这位犯人就交给贫僧好好渡化吧。”洋和尚双手合几,口宣佛号。说话间,他身上的道德金光更是如有生命一样活动起来。简直如同佛陀在世,让人无法直视。

    “那就拜托大师了。”狱警尊敬的关上监狱的大门。

    洋和尚当时是被当作地铁杀人事件的犯人,被关入监狱的。狱警们起初也不在意这么一个犯人,毕竟杀人犯他们见多了——但后来,过不了多久,上头突然神神秘秘的叫人好好善待这位洋和尚,好吃好喝的供着他。

    但是又没说要释放这位洋和尚,只是说让这位大师随意就好。

    随意就好?在监狱中竟然还随意?!

    然后……这位大师还真就在监狱中住下了。他在这座监给犯人讲解佛经、渡化罪犯,又常常会主动前往监狱中一些阴暗的地方渡化怨魂。

    这一个月下来,狱警们还真感觉监狱中那种阴森森的感觉都少了许多。另外,这位洋和尚身上的高僧气质越来越浓郁,一举一动都带着说不出的韵味。

    虽然不知道这位洋和尚大师的想法,不过狱警们都感觉,这位洋和尚大师或许在佛学上要有所突破了吧?

    ……

    ……

    狱警们走远后,洋和尚双手合几,对着赵不律行了个佛礼:“道友好。”

    赵不律能感应到他身上的气血之力,洋和尚自然也能看出赵不律的不同来。

    “大师您好。”赵不律一脸愁苦,感觉自己最近的人生简直是出悲剧。

    “道友不必惊恐,贫僧和你有缘。”洋和尚微微一笑:“只要再将你渡化,贫僧就能积攒足够的功德之力,去尝试冲击那道‘龙门’,鱼化为龙!你将是贫僧在这监狱中渡化的最后一个犯人!”

    他这一个月没离开监狱,就是为了渡化监狱中的怨魂、亡灵,顺便引渡一些罪孽深种的犯人。一个月时间里,他已经攒到了很多的功德之力。

    只要有足够的功德之力支持,再加上洋和尚本身已经浓郁到翻腾的气血,他晋升二品境界已经是水到渠成之事。

    赵不律苦笑道:“大师,我有自己的宗门。”

    “没事的,贫僧没有要你背叛自己宗门的意思。”洋和尚洒脱一笑,安慰道。

    赵不律听到这话后,顿时安心了很多。

    “贫僧只是想让你当和尚而已,放心吧,出家和你的宗门没关系的。”洋和尚双手合几:“来来来,择日不如撞日。等贫僧和你讲解这一卷佛门入门经文,就为你剃度如何?对了,你戒疤要不?毕竟你和贫僧有缘,买一送一,送你六点戒疤如何?贫僧以前可是求了老师很久,他都舍不得给贫僧点上的呢。后来一直到贫僧成功筑基后,他才很小气的给了贫僧四点戒疤,后面两点还是贫僧自己加上去的。帅不?”

    赵不律一想到自己光头、戒疤的模样,连死的心都有了。

    他真想逃离此地,但他望了眼自己被断去的双腿,双眼顿时空洞无神。

    哀大莫过于心死……

    ***************

    7月1日,周一。

    宋书航一大早起床,照例修炼《金刚基础拳法》,将自己积攒一夜的体力转化为气血之力,开始攒入第二窍眼窍。

    然后洗漱、更衣。

    今天他准备带白前辈去买手机、电脑,以及各种生活用品,顺便熟悉下附近。

    “再请一天假吧。”宋书航暗道,反正课堂上的知识他基本已经掌握,也不差那几个全勤的学分。

    这时,楼下传来电铃的声音。

    “谁?”宋书航抬出头向外望去——然后,他看到一条雪白的大狼人立而起,一只爪子在门铃上按着。

    他马上想到了昨天‘九洲一号群’中那位‘雪狼洞主’。

    是来送白前辈的合法**件的吗?

    宋书航下楼,迎向那只雪白大狼。

    “你好,你是宋书航吗?”雪白大狼发出清脆的童子声音。

    “你好,我就是。”宋书航打开大门。

    “我按主人的命令给你送一份东西,我主人就是雪狼洞主。”雪白大狼指了指自己脖子上挂着的一个小包,将它取下,递向宋书航。

    “谢谢,雪狼前辈昨天跟我提起过。”宋书航伸手接过小包,里面正是白真君前辈的**、户口本、护照、驾照之类东西。

    等等,驾照?

    宋书航掏出那证件一看,真是驾照。

    白真君前辈连汽车都没摸过吧,连驾照都给他搞定了,真的没问题?

    “那我就先离开了,有空的话,书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