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豆豆:“汪~书航你@我干啥呢,我在群里被禁言了啊!”

    豆豆的声音是从楼上响起的,它叫声中有种‘负犬远吠’的感觉,充满着不甘要不是黄山大傻那神来之笔的禁言,现在它已经将一个爆炸的八卦抖出来了。

    但现在……这个八卦它已经准备永远埋藏在自己心里,有空就回忆一下自己一只狗乐呵,再也不告诉群里任何人了。

    霸宋:“我知道你被禁言了。但我知道你肯定在看群里的聊天记录,所以@一下你,你肯定也能看到。”

    黄山心好累好想退休:“……”

    楼上的豆豆感觉心好累有这个工夫,你还不如抬头叫我一句啊。打字不累吗?

    “去吗?豆豆。”宋书航再次输入道:“我马上就出发了,去的话就带你一程。不去的话你留着看家。”

    “废话,当然是去啦,等我。”豆豆叫道。

    黄山心好累好退休:“豆豆去看道友渡劫的时候注意安全,你自己也已经到了快渡劫的阶段,小心不要引下你的天劫。”

    黄山都没有听到豆豆的回答,就已经知道豆豆肯定是要跟着宋书航一起去的,在群里提醒道。

    “放心吧,黄山前辈。我老有经验了,绝对不会让豆豆过于靠近天劫区域的。”宋书航回复道。

    他可是被天劫之‘多人渡劫,大家成圣’模式搞过一次的男人,对这点肯定会更加防备,绝对不会让豆豆踏入渡劫范围。

    黄山心好累好想退休:“那豆豆就交给你了,书航小友。另外,别让豆豆玩太久,过几天它也要准备渡劫了,到时候让它早点回家。”

    宋书航:“好的,包在我身上,请黄山前辈放心。”

    豆豆看着电脑前的这段聊天记录,莫名其妙的一阵心塞。

    犹记得当年……它离家出走,和宋书航初次相遇后,那时候的黄山也拜托宋书航照顾、看住它。

    当时的豆豆很不屑的回复就凭这只菜鸟,怎么能看的住我?

    没想到现世报来的这么快。

    现在宋书航已经可以拍着胸膛回复黄山大包在我身上,请黄山前辈放心。

    豆豆的心里塞塞的,沉甸甸的。

    要不,还是和宋书航绝交吧。

    这货现在光站在那里不动,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豆豆就感觉这货在嘲讽它。

    ……

    ……

    楼下,宋书航伸手将九修凤凰刀、无形刀蛊、宝刀霸碎都接收过来。

    作为报酬,宋书航给每柄刀都施展了一发‘养刀术’。

    然后,宝刀霸碎上的天人被宋书航送入核心世界。

    豆豆下楼时,就看到九修凤凰刀在宋书航身边快乐的打转,无形刀蛊的身形若隐若现,显的很开心的样子。

    霸碎刀没有刀灵,它只是平静的浮在宋书航的身边,显的比较沉默。

    “你的刀嗑药了?”豆豆道。

    宋书航微微一笑:“这是来自于一位超级前辈的《养刀术》,学会后能让刀和主人更加亲密,同时还能对刀进行强化,终有一天能培育出一柄神刀来。”

    “我只听过《养剑术》。”豆豆道:“而且,据我所知《养剑术》也不会像你的这套功法,能让刀像嗑了药一样开心。”

    宋书航捏着下巴:“《养刀术》应该就是《养剑术》改进过来的。话说回来,这件事情我应该问下苏氏阿七前辈才对。”

    上次入梦的时候,他一直在想着能不能从那位疑是苏氏阿七前辈的‘苏显’身上,学到‘天刀葬星海’绝招。但又纠结着万一学会‘天刀葬星海’后,他能不能用的问题不是苏家人,使用这一刀话,说不定会被苏氏追杀的吧?

    但后来,他根本没机会接触‘天刀葬星海’,反而是学了《三千刀经》和《养刀术》。

    现在,他的《养刀术》就仿佛手滑一样,用的特别溜。

    得想办法确认一下,苏氏阿七前辈的名字是不是叫‘苏显’。

    “问阿七什么事?”豆豆问道。

    宋书航:“嗯,我在想,阿七前辈的俗家名,叫什么?”

    “不知道。”豆豆道:“大家加群后,都叫道号的,谁还用真名?除非像你当初那样,连个道号都没有,所以大家都叫你的真名。至于后来……你的道号太多了,大家感觉叫你的道号很麻烦,于是也习惯了叫你真名。”

    宋书航:“……”

    我道号多真是对不起大家了。

    “而且,除非是很亲近的人,否则修士们一般不喜欢告诉别人真名。毕竟有‘巫术’或是‘诅咒’之类的东西在。你以后和修真界其它人交流时,最好也只报道号,以防万一。”豆豆继续道。

    宋书航默默点头。

    “还有……天河苏氏比较奇怪。反正他们家族中,真正的天才人物继承了‘数字’道号后,就会抛弃真名。这个抛弃似乎是个仪式来着。所以,你就算问苏氏阿七他本来的真名叫什么,恐怕他自己也不知道。”豆豆又补充道。

    宋书航继续默默点头:“豆豆你懂得真多。”

    也就是说,阿十六也没有真名?天河苏氏的规则还真是蛮奇怪的。

    “必须的。”豆豆昂首挺胸:“别浪费赶时间了,我们出发吧。我们怎么走?”

    “开仙舟过去?”宋书航提议道。

    “不开了,昨天开了一天你的机甲仙舟,感觉没劲。”豆豆挥了挥爪子道。

    宋书航:“那就只有御刀飞行过去,或者乘坐我的‘虾龙神行战车’去?”

    “这个妙,你的虾龙神行战车可以,我之前就想开一次了。”豆豆兴奋道。

    ……

    ……

    片刻后。

    虾龙神行战车浮空而起,金灿灿的虾龙拉着战车,在空中奔驰起来。

    豆豆像人一样坐着,它双爬挥动着缰绳,开心的叫道:“皮皮虾let's_go!”

    “它不是皮皮虾,是虾龙。”宋书航蹲在战车中,他的膝盖上放着九修凤凰刀和赤霄剑。

    九修凤凰刀不断的向宋书航发送‘要来一发《养刀术》’的信息,它暂时不想回去。

    赤霄剑前辈是单纯的不想回去,想多留在外面放风一段时间只要功德蛇美人不将它吞回去,它就不准备回去了。

    “不都是虾嘛,一样的。”豆豆很嗨的样子。

    “一个是虾,一个是龙。”宋书航为自己的本命法器打抱不平虾龙不是龙虾,是两个不同的物种。

    “别在意这些细节啦,狗活着只要开心就好。”豆豆道。

    宋书航:“……”

    虾龙神行战车,很快就抵达到了h市位置。

    宋书航的另一件本命法器‘乌贼暴君双刀’就在虚空中飘浮着。

    抵达渡劫区域后,宋书航将乌贼暴君双刀收了回来,奖励了它们一发‘养刀术’,再将它们收回体内。

    虾龙神行战车同样回归。

    宋书航带着豆豆,平稳的浮坐在虚空高处。在这个位置,渡劫的道友不会注意到他,豆豆也不会被天劫的气息引动。

    这个距离就不会影响那位道友渡劫渡劫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受到外界干扰比较好。

    在不清楚渡劫的是哪位道友的前提下,宋书航一举一动都是带着善意的。

    豆豆缩小化,蹲在宋书航的肩膀上。

    两人看着天劫之雷轰落,看着下方渡劫大阵中,有六根柱子的虚影卷动,将天劫一**挡下。

    地面上有‘劫火’升腾,渡劫大阵中又有水气滋润,将劫火平息。

    五品天劫中,又有剧毒的‘水劫’落下,六根柱子上的神像撑起,化出一只布袋,将所有的剧毒水劫全部吸收。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条不紊。

    “这家伙实力不错,而且他的渡劫大阵摆的很稳。如果不出意外,前面几波天劫难不倒他。”豆豆道。

    “这才是渡劫的真正姿势啊。”宋书航心中感叹道。

    真正的修士,就是应该要这样渡劫才对。

    摆下庞大的渡劫之阵,寻好灵地,设定好各种法器,然后有节奏的对抗天劫。

    他前几次,毫无准备,渡劫就是对着天劫正面怼的方式,扔到修真界教科书中,都是妥妥的反面材料。

    “不过,如今天劫变异。接下来的现代化天劫或是出现,不知它能不能挡住。”豆豆出声道。

    豆豆看的很认真,毕竟它不久后也要渡五品天劫,它现在是将自己代入到了这个‘渡劫修士’的角色中,进行思索、推演渡劫。

    正说话间,天劫已经改变形态,进入‘现代化天劫’模式。

    虚空中,天劫凝聚为‘巴雷特重狙’的形态,而且是十倍放大版的。

    宋书航:“天劫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砰!

    天劫开火了。

    以点破面,下方渡劫修士的六根柱子形成的防御,被一口气击破。

    就连包裹着整个渡劫场的幻阵,也被短时间破开。

    不过,那位渡劫修士还有很多后手。

    六柱形的防御被破时,他身边又浮起一面面白骨盾墙,挡下了天劫的攻击。

    同时,六柱构成的防御、幻阵又借助‘渡劫阵法’下埋的灵石、邪气之力,飞快修复。

    “哟!”天空中,宋书航和豆豆的眼睛齐齐一亮。

    “这不是当时强行带我装逼带我飞的安知魔君嘛!”

    “这不是当时突然用力撞我,被我追着咬了半天的家伙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