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宋书航、苏氏阿十六、羽柔子的意识回归时,发现各人已经回归到自己的身体中。

    本来,正常情况下想离开‘迷雾梦境’,需要顺着原路返还,才能离开。不过因为‘儒家圣人之眼’的出现,宋书航等人的意识直接退出‘梦境’,节省了原路返回的过程。

    意识回归后,宋书航从床上一跃而起,第一时间摸向自己的肚子。

    还好,他的肚子没问题。

    他皱着眉头回忆起在‘迷雾世界’中发生的事情——足足半个时辰的‘分娩之痛’差点让他崩溃。

    “书航你还好吧?”苏氏阿十六问道。

    “宋前辈,你没事吧?”羽柔子同样望向宋书航的肚子。

    在从‘迷雾梦境’中退出之前,正好是宋书航‘分娩时间’即将结束的时候。羽柔子原本还在期待着,想知道宋前辈会不会真的‘生出’点什么东西来。

    宋书航摆了摆手:“没事,看样子梦境中的事情仅限于梦境,不会给身体带来影响。”

    正说话间,他突然感觉左手中似乎有东西。他一翻手,就看到一只黑色的眼睛紧紧贴在他的左手‘木牛剑客的爱心手套’之上。

    是儒家圣人的眼睛。

    这玩意也被宋书航从‘迷雾世界’中带出来了。

    “望天。”宋书航道。

    羽柔子眼睛一亮:“宋前辈,你还能使用它吗?对着我来1……”

    “不行!”宋书航一口否决。

    在没有彻底掌握‘儒家圣人之眼’的之前,宋书航绝对不会再使用这个功能。

    分娩之痛经历过一次就够了。

    说罢,他意念一动,试着将‘圣人之眼’转入到核心世界中去。

    圣人之眼并没有抗拒,被成功转入核心世界。

    羽柔子见状,嘟起嘴道:“那宋前辈,等你掌握它的使用方法后,再对着我用一次好不好?”

    “以后再说,以后再说。”宋书航连连摆手道。

    这时,苏氏阿十六出声:“我们的意识回归了,是白前辈解除了法术吗?”

    羽柔子道:“也可能是法术的时间到了,自动解除了?我们不知道在那个‘迷雾梦境’中呆了多久。”

    宋书航转头打量了下自己三人所在之处。

    三人被安置在一间类似宿舍的住处,床铺都是上下铺的。一共六张床,三人都被安置在下铺中。

    “我的上铺有人。”宋书航站起身来,往上铺望去。

    随后他看到白前辈的本体正盘膝而坐,依旧处于闭关状态。

    流星剑守护着白前辈本体,在‘看’到宋书航后,流星剑轻轻发出剑鸣声,算是和他打招呼。

    “白前辈的分身呢?”宋书航轻声问道。

    流星剑剑尖对准屋外,戳了戳。

    宋书航点了点头,对阿十六和羽柔子道:“走,我们出去看看。话说,造化仙子是不是也回归到‘造化前辈’那去了?”

    ……

    ……

    三人离开房间,向外走去。

    正巧,白前辈分身正迎面而来。

    “你们醒了呀。”白前辈分身道。

    宋书航道:“白前辈,豆豆的婚礼现在怎么样了?”

    “豆豆的婚礼现在变成黄山祭了。”白前辈分身道。

    羽柔子一惊:“豆豆不嫁了,改成黄山前辈嫁人了?”

    “为什么会想到黄山前辈嫁人?羽柔子,最近你的思维方式有点太跳跃。”宋书航道。

    “黄山祭是黄山真君这一脉传承的一种最高级别的祭典,参加‘黄山祭’的道友将获得各种好处。我本来以为你们还没有清醒,想过来将你们扛到祭典现场去。你们醒了的话再好不过,跟我来吧。”白前辈分身道。

    苏氏阿十六:“白前辈,你的本体不用带到祭典现场吗?”

    “我就等于是本体,放心吧,我得到的好处最后都会归于本体。”白前辈分身道。

    他带着宋书航三人,往‘黄山祭’的祭典现场行去。

    “对了,白前辈。我们的意识回归,是你解除了秘法吗?”宋书航随口问道。

    白前辈分身点了点头:“之前宋书航的身体恢复为‘逆鲸武士拳套’后,意识进入豆豆的肉身,结果你们四个意识全部昏迷不醒。我只好将豆豆的意识和你们切换回来,让豆豆的‘婚礼’能继续下去。”白前辈分身道。

    羽柔子:“那造化仙子的意识呢?回到造化前辈身中了吗?”

    “造化仙子的意识消失了。”白前辈分身道:“我将秘法解除时,豆豆的意识回归,你们的意识也回到自己的肉身中。但是造化仙子的意识却没有出现。你们在昏迷中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造化仙子的意识停留在了那个‘迷雾梦境’中?”宋书航下意识道。

    造化仙子在迷雾梦境中时,‘能量消耗殆尽’消失过一次,然后又以另一个人格的形式重新出现。

    或许在这个‘人格切换’的过程中,她被留在了迷雾梦境?

    “你们将事情的始末和我说一下。”白前辈分身一边走着一边道。

    宋书航连忙抢在羽柔子之前,将‘迷雾梦境’中发生的事情和白前辈分身描述了一遍。

    白前辈听完,沉思起来。

    “一会儿等‘黄山祭’结束后,‘圣人之眼’让我研究一下。说不定造化仙子的意识留在了圣人之眼中。”白前辈分身道。

    宋书航点了点头。

    ……

    ……

    黄山祭现场

    最外层是一圈透明的晶体包裹的结界,看上去就仿佛是用无数玻璃组成的多边形。

    “祭典正好要开始了,时间掐的正好。”白前辈分身道,他伸出手来对宋书航道:“你们拉着我的手,我带你们进入这个结界。”

    羽柔子道:“可是白前辈,我们有三个人。”

    “这种问题是小意思,看我的。”白前辈施展了三头六臂神通,正版的,和宋书航那个用凑成的三头六臂完全不同。

    然后,三头六臂状态的白前辈伸手拉住宋书航、羽柔子、苏氏阿十六,撞向那层透明的晶体结界。

    砰~

    下一刻,四个撞入结界之内。

    “白前辈回来了,时间正好。”北河散人的声音传来。

    荔枝仙子:“仪式正好开始,白前辈、书航、十六还有羽柔子,快点归队。”

    宋书航放眼望去,看到‘九洲一号群’的道友,还有一批黄山真君的好友,排成一个整齐的方块队伍。

    在场的都是前来为豆豆婚礼庆贺的道友,是黄山前辈真正意义上的好友。

    宋书航和白前辈来到北河散人的身后,排好队伍。

    苏氏阿十六和羽柔子则来到荔枝仙子的身后,排列整齐。

    “黄山祭到底是怎么回事?”宋书航好奇道。

    “是黄山前辈一脉传承最隆重的‘祭典仪式’,凡是参加祭典的道友都能获得莫大好处。不过具体上是什么效果,我也不知道。黄山前辈这也是第一次进行‘黄山祭’。”北河散人解释道。

    荔枝仙子:“反正先参加祭典就行啦。”

    说话间,一阵庄严的钟声响起,传遍整个‘透明晶体结界’。

    一共九声钟声,随后透明结界一阵变幻,从内部往外看,结界变成了七彩之色。

    随后,有一座高山的虚影出现在‘仪式’的正前方。

    是‘黄山’的虚影,被等比例缩小,投影在结界之内。

    随着黄山虚影的显现,有一层七彩的宝光降落,洒向参加仪式的所有道友身上。

    七彩宝光化为七彩仙甲和七彩仙裙,披在所有人身上。

    宋书航还七彩仙甲披在身上时,身体不由一阵轻松,神清气明。

    白前辈分身闭目感应片刻,解释道:“这仙甲和仙裙拥有着治愈之力,修士修炼时的一些暗伤,会得到治愈。”

    狂刀三浪:“咦?白前辈为什么你是仙甲?哦……对了,白前辈是男的,的确应该是身披仙甲。”

    白前辈分身:“……”

    狂刀三浪叹道:“可惜铜卦不在,若是他在场的话,这层宝光能主动分辨性别,说不定我们就能知道铜卦是雌是雄了。”

    九洲一号群道友闻言,不断点头。

    突然,一个声音在狂刀三浪的耳边响起。

    “铜卦?!”狂刀三浪眼睛一亮。

    北河散人:“什么?”

    “算黑卦的来了,就在祭典现场!”狂刀三浪道:“刚才他用传音入密的方式和我通话了。”

    荔枝仙子:“铜卦不是被抓去生娃娃了吗?”

    宋书航想起一件事:“差点就忘记了,上回和铜卦前辈聊天时,铜卦前辈说他最近得到了几天的假期,可以出来逛逛。看样子他利用假期出来参加豆豆的婚礼了。”

    “将他找出来,这里的人数不多,用排除法,一个个筛选,一定能将铜卦给找出来。”北河散人道。

    九洲一号群的成员个个双眼发亮,在祭典的人群中搜索起来。

    叮~叮~叮~

    正当这时,虚幻的黄山之上,响起悦耳的铃声。

    黄山真君身着宽大的道袍,出现在山脚下。他手中捧着一柄长剑,一步一步踏向虚幻的黄山。

    当他脚步落下的时候,虚幻的黄山就凝聚为‘实体’,让黄山真君能一步步登高。

    接着,又有两道身影现身。

    浮身仙子身着鹅黄色的长裙,手中抱着一**酒。

    在她身边是鹅黄色男装的豆豆,此时它人立而起,手中捧着一个杯子,里面是沸腾的鲜血。

    继豆豆和浮生仙子之后,是周离。

    周离一脸严肃,同样身着鹅黄色男装,他手中捧着一个大托盘,其上放着古剑、长弓、弯刀、长枪的枪头……一共十余种武器。

    随后又有一道道身影出现,全是黄山真君一脉的成员。他们和她们手中端着泉水、不知名的仙草、树枝、麦穗、宝石之类的各种物件。

    周离和其他黄山真君的下属,按男女分成两排,立于‘投影黄山’的山脚下。

    随后,豆豆和浮生仙子捧着酒**和装着鲜血的杯子,开始翩翩起舞。

    一只巨大的京巴和一位漂亮的妹子的双人舞。

    “美女和野兽,现场版。”羽柔子道。

    宋书航:“噗~”

    苏氏阿十六:“豆豆和浮生仙子的婚礼,其实是将它和浮生仙子聚集起来,主持这个仪式?”

    “或许‘黄山祭’这个仪式,一定要一对犬妖来施展?”造化法王捏着下巴问道——法王对于自己体内少了个‘造化仙子’的事,似乎并不在意。

    狂刀三浪:“当我看到豆豆和浮生仙子时,脑海中马上浮现一个三字的词。”

    “什么词?”七生符府主问道。

    狂刀三浪嘿嘿一笑,正欲开口。北河散人连忙阻止了他:“三浪快住嘴,别说出来,现在是‘黄山祭’的时间,你那词一说出来,就是在亵渎‘黄山祭’。在这种级别的‘祭典’上亵渎祭典的祭司,说不定会被诅咒的。”

    狂刀三浪抿了抿嘴唇,强忍住了作死的冲动。

    然后,他向北河散人道:“北河道友,现在请称呼我为四浪,我改名了。”

    北河散人:“……”

    祭典上。

    豆豆和浮生仙子配合默契,如果将豆豆的模样换为‘人形’的话,这绝对是一场经验的男女双人舞。

    两妖手中的酒**和杯子中,美酒和鲜血突然冲天而起,交缠在一起,往‘投影黄山’上射去。

    同一时间,周离等人手中所捧之物上,各有一道光华闪现,追随着酒**和鲜血而去。

    山巅之上,有雾气上腾,将黄山真君的身形笼罩。

    大约五息后,有劫云凝聚成型。

    黄山真君这是要渡劫了?

    “不是吧,黄山前辈作死吗?”宋书航道。

    在场这么多修士在,这时候要是引下天劫,谁也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异变。万一人群中有人也濒临渡劫,到时候天劫1+1+1的,集体吃药丸。

    这时,山巅上雾气越聚越大,笼罩整个结界。

    雾气又化为雨点,纷纷下落。

    “又下雨?”宋书航喃喃道。

    雨点落在每一位道友的身上,主动汇聚为一枚枚耀眼的晶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