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哪来的三十三种八品材料,这马圣蹄都是刚弄到手的,不信你可以出来问问我边上的前辈。”宋书航道。

    六修仙子瞪着眼睛,死死盯着宋书航:“这个可以有。”

    “这个真没有。”宋书航回道。

    六修仙子叹了口气:“你知道吗?一件件玄圣材料不断送进来,很扎心的。”

    以前都只有她们玄重派大锤小锤扎别人的心,扎的其他人死去活来,最后还要面带微笑付钱。

    而现在她被宋书航一件接一件的八品玄圣材料扎心的死去活来,每一锤都汗中带泪。她感觉自己肯定成了玄重派的耻辱。

    “那我接下来材料攒着,一口气多送些进来?”宋书航下意识道。

    六修仙子狠狠拍了下身边龟前辈的龟壳:“你手中果然还有八品玄圣材料!”

    龟前辈:“”它又不是桌子,拍的这么用力干啥?

    “不,我的意思是如果我还会得到八品玄圣材料,就攒着,一起送进来。过段时间,白前辈说要带我到宇宙中挖宝,或许我能挖到一些玄圣级的材料?”宋书航道。

    六修仙子抬头望天:“我突然想到一种蓝色的香菇。”

    宋书航:“啥?”

    六修仙子:“蓝瘦的香菇。”

    宋书航:“”

    此时,豆豆的婚轿正在快速返回原路。

    “我们一定是中计了。”周离皱着眉头思索道。

    他想起了独孤白周离怀疑之前的舞龙舞狮迎亲团,可能是独孤白那一伙人搞出的结果。

    宋书航好奇问道:“独孤白能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吗?”

    独孤白只是五品级的修为,有这么大的能量搞事?

    “之前,独孤白在我建的一个叫抓狗帮的群里聊着计划,就是半路劫持豆豆婚轿的计划。除了计划外,我听说他还有个计划b。抓狗帮里那群人,有很大的能量。其中有荔枝仙子门派的弟子,也有几位强大的散修,还有几个连我也无法摸清他们的来历。如果真是他们出手帮助独孤白的话,还真有搞大新闻的能力。”周离咬牙道。

    正说话间,周离的电话响了起来。

    他摸出电话一看,却是黄山真君打来的电话。

    周离皱起眉头,接通了电话。

    “周离,你们现在已经返回婚礼原路了吗?”黄山真君笑呵呵道。

    这回黄山真君的声音没有问题,信号正常。

    周离飞快问道:“真君?你知道我们会被坑到草原上去?”

    “呵呵呵,如果没有我的默许,他们又怎么能屏蔽掉我们的信号?然后截取、利用我的号码和你通话?”黄山真君道。

    周离:“”

    “劫婚的是独孤白,浮生仙子的弟子。放心吧,事情的发展,都还在我们的计划中。你现在带着豆豆返回原路,然后会有人带着你们前往婚礼现场。我会为豆豆安排和浮生仙子见一面的,无论结果如何,这场婚礼豆豆和浮生仙子是主角。”黄山真君道。

    “我明白了,我马上带着队伍回去的。”周离又问道:“真君,独孤白搞的迎亲队伍阵仗中,你是不是也插手了?”

    “我只是给了他一点小帮助,顺水推舟。”黄山真君笑道。

    周离嘴角抽搐。

    轰

    这时,电话中又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

    周离被吓了一跳:“真君,你那出什么事了?”

    “没事,只是我不远处,有一场大战正在展开。你们先到婚礼现场,有话到时候再说。”黄山真君道。

    另一边。

    独孤白和他一群铁哥们、铁姐们伪装的黄金高台婚轿,很顺利的抵达到了吠天营的总部。

    一路上平安无事,没发生任何意外。

    婚礼队伍缓缓进入吠天营中。

    一开始独孤白还担心吠天营里的犬修会察觉出异样,他心中还准备了好几套方案,以防不备。

    没想到他的这些方案都没有机会用上!

    吠天营的这些犬修压根没发觉异状,婚轿队伍被顺利送入到了洞房中。

    最终独孤白穿着红裙,头上遮着红盖头,被安排在浮生仙子大兄的城堡中。

    这里就是婚房了吧?

    坐在床沿上时,独孤白心跳开始加速。

    接下来,就等着师父浮生仙子出现了。

    等浮生仙子掀开红盖头,他就现出原形,给她一个惊喜。

    不过,总感觉少了点什么步骤?独孤白攥着拳头,感觉这次的婚礼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等下,交拜呢?!

    无论是以古代方式还是以现代方式进行婚礼,总得有个婚礼的仪式吧?

    要么夫妻拜堂,要么有神父啥的主持婚礼,为什么这个过程没了?

    正当独孤白思索间,一阵脚步声传来。

    脚步声轻盈,是女子的脚步?是师父来了!

    独孤白屏住呼吸,心跳越来越快。

    隔着红盖头,他看到了有一道身影站到他面前。

    那身影伸出手来,掀开了他的红盖头。

    金色的长发,一脸平静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

    是浮生仙子的大兄!

    卧艹,导演,这剧本不对啊。

    我师父浮生仙子呢?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的是师父的大兄?

    难道浮生仙子在打晕大兄的过程中,反被大兄打倒了?所以,参加婚礼的还是大兄?

    独孤白越想越不对,越想越不安。

    大兄淡定的望着眼前豆豆模样的独孤白,点了点头,然后他开始脱起身上的衣物。

    等下,等下,大兄这是想干啥?

    “时间不早了。”大兄平静道。

    不早了?什么不早了?

    结婚后要干什么?

    结婚后脱衣服

    该死的,是洞房!大兄这是想和豆豆洞房了?

    独孤白吓尿了。

    他大脑一片空白,说不出话来。

    剧情发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完全没想到婚礼男主是大兄这个场面时,他要如何去面对?

    此时大兄已经脱去了西装外衣,解去了领带。

    独孤白吓的瑟瑟发抖。

    冷静!冷静下来。这个时候我要怎么办?

    这个时候,如果不想贞操不保的话,最好的选择就是现出原形。

    只要大兄知道自己娶错了新娘,说不定就可以解开误会。

    但是,这个操作有个很危险的地方。

    大兄连豆豆都肯娶,说不定大兄的性取向有问题呢?

    不是独孤白自恋,他敢说自己长的比大多的仙子还要漂亮。

    万一万一大兄看上他,将错就错怎么办?

    但如果不现出原形,那就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以豆豆的身体和大兄完成洞房。

    这个选择同样可怕。

    就没有两全齐美之法吗?

    独孤白疯狂的转动脑海,但这个时候他以往灵光的脑子却想不出任何主意来。

    没办法了。

    既然如此,无法靠脑子解决的问题,就只有靠拳头来解决了!

    独孤白暗中攥紧拳头。

    就让大兄尝一尝他三十三兽先天一气功的威力吧。

    将大兄打晕后,他就可以解脱了。

    正当独孤白准备拼死一搏的时候,大兄淡定的解开自己的衬衣,露出里面一套贴身的防御盔甲。

    “怎么样,小伙子,刺激不?”大兄道。

    独孤白:“哈?”

    “差点就莫名其妙结婚了,差点就要莫名其妙洞房了,是不是感觉心跳加速,六神无主,刺激的不得了。之后又想拼死一搏,刺激度又上了一个档次?”大兄平静道。

    独孤白:“”

    “现出原形吧,浮生她不在这里。你的劫婚计划从一开始就已经失败了。”大兄平静道。

    独孤白猛的蹦起:“那我师父在哪?你们知道我要劫婚?你们知道我的计划b?可恶,你们安排我师父和豆豆见面了?”

    独孤白不傻,他马上想清了事情的起因后果。

    “不用这么紧张,年轻人就是这样浮躁。”大兄找了个座位坐下,又掏出一本厚厚的书籍,翻看起来。

    “你们这是包办婚姻,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恋爱自由!”独孤白咬牙道。

    大兄微微抬起头:“我什么时候给浮生包办过婚姻?从头到尾,都是我自己要给自己结个婚而已吧?和浮生有半毛钱关系?”

    独孤白顿时无言以对。

    但想了想后,他又反驳道:“我师父虽然不是包办婚姻,但是那位豆豆不是太可怜了吗?它的婚姻就是强制性的吧,我都打听过了。”

    “呵呵,你知道的不少嘛。”大兄翻了一页书籍,道:“但是,豆豆之所以会嫁人是因为它自己作死,这是来自于黄山真君的惩罚。自己作的死结的果,咬牙也要承受。这不是常识吗?”

    独孤白:“”

    大兄合上书籍,然后抬手看了看时间:“时间差不多了。”

    独孤白心中一凉,时间差不多?是豆豆和师父已经拜堂了?

    “好了,小伙子。好戏已经开局了,你身为三十三兽神宗的正统传人,接下来的好戏可不能少了你的份。”大兄站了起来,道。

    独孤白:“哈?”

    “这场婚礼,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引一些家伙出来。而现在,这场大戏的演员已经到齐了。”大兄平静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